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已经开始的交锋

第一百四十九章 已经开始的交锋

  “我该是带你去蓬莱的指引者..因为五处残魂的遗留地只有我知道,好在我已经告诉你了,找到全部李的残魂,就可..以去到蓬莱,咳咳咳...如果以后见到你,告诉他,帕泰尔的力量比他想象的强,所以..所以我没能..没能..陪你们一路..去...蓬莱..”这就是强尼大爷在说完他的遗愿以后,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以后,他就去了。

  我抱着强尼大爷的尸体,其实很想告诉他,我想你应该不会对没有陪我们去蓬莱这件事情感觉歉意,我想你肯定和我一样,也只是有些遗憾难过,不能再多陪我们走一程,再过几天像在蓬莱号上的日子,悠闲的早晨,谈笑的下午,各式各样的酒,开怀舒爽的笑...你也是多想过几天那样的日子吧?很温暖的日子!

  想到这里,我就非常的难过...人的一生快乐总是很短暂,就如你安静流淌而过的童年,那被风吹起的月光映照在三人身上的夜晚...就如在蓬莱号上的每一天...可是,快乐是会在回忆里凝结成永恒的吧,那是强大的力量,在痛苦的时候想起来,就能构成人生的希望和追求,因为还想追寻这样的快乐,也就压过了当时的痛苦。

  每个人的快乐都会是这样强大的力量,不能被忽略的心灵力量。

  永远记得它,这是师父对我说过的话,如果忘记了怎么快乐,就是心灵输掉的开始,人可以输给各式各样的事情,但一颗心永远不能输。

  所以,强尼大爷,我一定会永远记得你,记得我们经历过的快乐的每一天。

  你也是,到了灵魂的归处,在进入轮回的时候,请记得我们笑过的每一天。

  想到这里,我放下了强尼大爷的尸体,然后擦干眼泪站了起来,回头是我的伙伴们,我对着每一双泪眼,给了一个安慰的笑容,也仅仅只能这样了,我们的一路上,从来不缺忽然的变化,和跌宕起伏的任何事情...接着,我就皱起了眉头,对肖承乾说到:“承乾,用雷诀吧。”

  肖承乾也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天际的远处,然后点了点头,只是说了一句:“承一,我相信你的任何判断。”

  说完这句话以后,肖承乾后退了几大步,我们自动的散开,等待着肖承乾施展雷诀。

  风吹过我的脸颊,吹乱了我的头发,我双手插袋,望着天空静静的等待着...刚开始因为太过悲伤根本没有注意啊,但愿现在不算晚。

  大家站在我的身后,都和我一起等待着,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擦干了眼泪,又要迎接一次新的未知的事情,在天际的远处,那个黑点已经由远及近,能清楚的看见是一架直升机了....其实不用看也知道,那直升机特有的轰鸣声。

  “承一,为什么要那么快的动用雷诀?”承心哥上前了几步,站在了我的身旁。

  “在战斗的时候,就感觉到心里的不安了,这一刻更加的明显。消灭昆仑残魂,是我们最终的目的,这个机会也是强尼大爷用生命换来的,在变故发生之前,我不想这一切白费。大部分的残魂都已经被我们打散,但愿承乾普通的雷诀可以消灭掉这这里最后被封印的昆仑残魂。”我给承心哥解释了一句。

  “你以为来人会是谁?”承真也站到了我的身旁,强尼大爷去世以后,明显我再次成为大家的主心骨,我必须首当其冲的背负更多,包括一些判断猜测大家也非常的依赖我,或者说依赖我的灵觉。

  “我不能肯定来者是谁,这么强烈的不安...加上直升机,我会想到一件往事,一个人,那不是怎么愉快的回忆。或者,等一下承乾施展完雷诀,我应该问问当年他们是怎么把直升机开到荒村,然后在水底取得紫色植物的。”说完,我抿着嘴唇,皱着眉头,心里莫名的在沉重中夹杂着一丝沉痛,话已至此,那么了解我一切的师兄妹恐怕已经明白我在说什么事,说哪个人了。

  是的,杨晟以及关于我和他在荒村的往事。

  岁月让人成长,当年在荒村,也是我和肖承乾的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的我差点用出雷诀,被肖承乾的师长打断,那个时候肖承乾还不忿我为什么能用出雷诀,而如今的他使出雷诀却再也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甚至很快!

  乌云很快就在我们头顶的上空聚集,在这个时候,直升机离我们还有一定的距离,虽然它在不停的靠近,不停的下降。

  雨水点点的落下...直升机已经能够看得非常清楚了...但在这时,闪电也已经划过...

  ‘轰’,第一道落雷终于落下,打在了置放在岩石之上的纸人身上,纸人破碎,却能看见在纸张覆盖的竹篾上,包裹着一层淡淡的紫光..感觉是在挣扎,却被牢牢的吸附,金色雷电过处...它们就变得微弱了一些。

  我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虽然普通雷电的效果不是很强烈,但是昆仑残魂已经很弱,毕竟只是从帕泰尔灵魂中脱离的非常小的一部分被融合的昆仑残魂,按照肖承乾功力对雷诀的支撑,完全可以彻底的消灭它。

  雷电一道接着一道的落下,只要成功的发动了雷诀,落雷的速度是相当快的。

  我忽然很想笑,于是也就任由自己微笑了,然后看着那架直升机停留在湖面之上,原来是水陆两用的,考虑的真是周全,笑容挂在我的脸上,因为我已经从直升机开着的舱门里,看见了几个老熟人,看着他们难看的表情我就很开心。

  雪山一脉,鱼跃龙门大会,四大势力,最是拔尖的年青一代吗?来了好几个啊,我说的老熟人就是其中的三个,张寒,郑明依,还有颜辰宁....张寒依然是站在一众年轻人的身前,还是那副大将气度,郑明依的样子还是那副痞子加暴躁的样子,至于颜辰宁随时都装着优雅贵族样...唯一相同的不过难看的脸色罢了。

  他们应该看见了已经慢慢踱步到岩石边缘的我的笑容,在电闪雷鸣,大雨纷纷之中,脸上更加的难看,冲动而暴力的郑明依好像开口喝骂了一句我什么,因为直升机的轰鸣我也听不见,但是看见他被张寒看了一眼,就安静了下来。

  站在机舱门口的一共是五人,除了我认识的三人,其他两个人我并不认识,感觉那两个人很低调陌生,虽然站在张寒的身后,对他却没有什么恭敬的意思,而张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对我冷笑了一下,难看的脸色也变得平静了一些,然后带着这些年青一代转身走回了机舱,过了一小会儿,一艘小船从直升机的机舱里被扔出来,扔在了深潭的水面上。

  接着,那年轻一辈的五个人跳上了小船,后面还跟着两个老者,除了他们,就是一个穿着风衣,带着压得低低的帽子,带着口罩和墨镜,显得异常神秘的人,另外他拉着一个更加神秘的,全身包裹在斗篷之内的人。

  其他人出现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在意,可是看见那个身影的时候,我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同时又感到窒息,像是被什么东西握紧了一样。

  即便是这副打扮啊,可是....从这个身影上来看,我还是能认出这是杨晟。

  在长白山天池底下的秘密洞穴,到现在,应该是我们第二次正面对决了吧?他简直像一只灵敏的猎犬,哪里有关于昆仑遗祸的存在,哪里基本上就有他的身影。

  相比于其他人,杨晟显得非常低调,就默默的双手抱胸,坐在船尾,但我能感觉到那些人对他的恭敬与顾忌,我没有说话,目光只是落在了杨晟身上,他抢走了多少东西,这次...我看了一眼肖承乾,雷诀已经进行到了最后,而那层紫色的光芒淡薄的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当年我之所以会被打断,是因为雷电未落,但当雷电落下,就算是神仙也不能打断,这是对老天爷的挑战,你好比你能把老天爷要落下的雷电堵住吗?如果你有那个逆天的本事,那也不至于打断一个雷诀了。

  但这些人显然没有那个本事!

  他们无力回天的,昆仑之魂被毁灭是不可逆转的命运了。

  无声的交锋,就这样开始了....他们一群人对上我们一群人...那艘小船很快就驶到了岩石之上,而那架直升机也开始重新缓缓的升空了。

  他们开始爬上岩石..我们也没有阻止,那很幼稚!

  既然已经来了,剩下的,不就是面对吗?

(今天两更,第一更为大家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