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五十章 震撼性的转折

第一百五十章 震撼性的转折

  现实的事情总是非常的戏剧性,到他们登上岩石的那一刻,肖承乾的雷诀正好也施展完毕,最后一道落雷落下,纸人里封印的昆仑残魂已经不知道何时,彻底的消失干净了。

  岩石之上显得有些狼藉,帕泰尔的尸体,破烂的纸人,雷电落下的焦痕,破烂的棺木,已经燃烧殆尽的火堆...还有‘安睡’在我们身后的强尼大爷...

  加上落雷之后,免不了的细雨纷纷,两拨儿人就在这样的岩石之上对峙了。

  没有人开口,彼此之间的气氛是沉默且僵硬的,凝滞的连风都不会从我们相对的中间吹过,只是卷起了我们彼此的衣角。

  我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这应该说是我面对杨晟的第一次‘胜利’,因为从荒村到长白山,他都顺利的抢走了昆仑遗祸,而这一次他注定是要扑空。

  “你的笑容很讨厌。”开口的是张寒,他的神情淡定,语气平静,明明是很挑衅的话语,在他这样气质的人说出来,反而像是一件笃定且平常的事情。

  “是吗?”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笑得更加灿烂,说到:“反正我也没要求你喜欢。”

  “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张寒明知故问的样子。

  “我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那就要问你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我认为两件事情有必然联系,你觉得呢?”我收起了笑容,但神色也很平静,语气和他同样淡定,面对这种心机深沉的家伙,最好也就是这样,让他什么也看不出来,猜不出来。

  张寒沉默了,而肖大少在我身后,偷偷对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我稍许有一些得意,看来说话犀利的不止是承心哥,原来我也可以啊,想到这里我又笑了。

  “陈承一,我说过,你的笑容真的很讨厌。”原本沉默的张寒看见我再次笑了,微微皱眉,打破了沉默,仿佛他是真的很讨厌我的笑容。

  “不要废话,如果你们是想抢什么东西,抱歉,你们注定会一无所获!如果你们是追杀我追到了这里,那就拼命吧,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拼命,你说呢?手下败将?”说这话的时候,我双手插袋,歪着脑袋,死死的盯着张寒一行人,脸上的表情却学着郑明依,一副痞子的样子。

  摆明了就是,如果你生气,我就会好开心的。

  但是我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张寒,我的目光看似在盯着张寒,实际上却是暗暗的注意着那两个至始至终沉默的老者,还有就是他——杨晟,我心底对他压抑着不知道究竟是仇恨,沉痛,惋惜,悲哀的那一种情绪,可是我厌恶这样的情绪。

  至于另外一个裹在斗篷里的人,我始终对他的存在没有任何危机感,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恶意,反而忽略了。

  “你!”果然一提手下败将四个字,张寒的脸色就陡然变了,变得异常的阴沉,眼神也变得异常的阴狠,可他毕竟还是张寒,那个备受推崇的四大势力年轻一辈第一人,他只是失态了那么一小会儿,想说什么也只是说出了个你字,就闭口不言了,脸色再次恢复了平静。

  这份心机简直不是这个年纪的男人会有的,我自叹同样的情况,我不会做的比他好,因为骨子里我比他冲动。

  “打败你的陈承一,和我想象很接近。”年轻一辈的来人一共有五个,这一次开口的是两个陌生人中的一个,这个人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平常的身材,平常的长相,连穿着也很平常,如果硬要说有什么能让人记住的,就是他的胡子好像蛮重,所以他刮过的下巴,青色儿很重,远远看去就像青了半张脸。

  我不认识他,貌似肖大少对他也有些陌生的样子,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为我介绍这个人是谁,只是皱紧了眉头在沉思。

  至于另外一个陌生人,在这个青下巴的人说完话以后,只是冷哼了一声,然后冷漠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说,打败张寒不稀奇,而他才是我的对手一般。

  这个人相比于青下巴,有非常明显的特征,那就是他的脸上有三道伤口,像是凶猛动物的抓痕,贯穿了整个脸,不过这不让他显得难看,即便他的五官很平常,但是却异常的硬朗,这抓痕倒是和他本人的气质异常的相配。

  发现我在看他的脸,这个冷哼的人朝我看了过来,眼神中倒没有什么仇恨,只有那种浓浓的战意,他忽然指着脸上的伤痕对我说到:“陈承一,听说你们有几大妖魂,你们依靠妖魂,而我却是杀妖的!这脸上的抓痕,是妖怪给我留下,你相信吗?”

  说完这话,他忽然恶狠狠的朝我笑了一下,即便是在雨中,他的那一口白牙也异常的耀眼,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他的犬齿比别人长一些,是僵尸吗?完全不像!

  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的对话,我所能应对的也是平静以对,在这种对峙中,大战过后的我们并没有任何的优势,冲动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不要废话了,老站在这里摆什么造型,真以为是华山论剑啊?要做什么直接一点儿,我摆POSS摆累了。”沉默了许久的承心哥伸了一个懒腰,终于说话了,开口依旧犀利,比起光棍精神来,在嘴上,他比我强一百倍。

  做什么?那帮年轻人反而没有话说了,那两个老者也异常的沉默,仿佛这里没有他们说话的余地。

  而在这时,一直站在后方的杨晟忽然朝前走了两步,而他的地位和威严在这个时候也就完全的体会了出来,他朝前走了两步,所有的人都让开了一条道路,这些年轻人哪个不是家世显赫,传承悠久,心高气傲,桀骜不驯的?对于杨晟却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放肆和不满,反倒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恭敬。

  杨晟就这样默默的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于此同时,他仍然带着那个披着斗篷的人。

  我和杨晟终于再一次这样面对了。

  我可以面对其他任何人沉住气,可是面对杨晟,我的心情始终难以平静,我老是会想起静宜嫂子,想起那一年的荒村,在风中轻轻的挽着耳边被风吹得散乱的头发,这样的她的身影。

  凄清中,带着异样的坚韧...她是蒲草,可磐石到如今证明真的无法转移,她的坚韧她的守候到底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而这个男人,我封闭的农村生活外,第一个外乡的男性朋友...我对他曾经何尝不是充满了信任?还有投入了满腔的友情?我曾经以为我会仗剑江湖,而他会是陪伴我的那一个,可以两肋插刀的那一个...

  所以,我没能保持平静,也无法沉默,开口说到:“杨晟,你又何必装神秘?变成了什么怪物,已经是不可以掩盖的事实了,难道你还羞于见人?”

  杨晟戴着墨镜和口罩,他沉默,我也看不出他神色的变化,倒是一直跟着他的两位老者,听见我这样的话,示威般的朝前迈了一步。

  可我不在乎,望着杨晟,嘴角带着冷笑说到:“曾经收到过一封这样的信,信上有人大概这样说,再一次面对我,大概就不会心软了,而是会生死相对的情况。他也的确这样做了,在长白山的天池之下,这一次应该也是一样吗?如果是为了追杀我而来,那么就请动手吧。”

  说完这话,我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身体里剩下的力量也在快速的集中,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但是杨晟只是轻轻的转了一下头,环顾了一下岩石之上的一切,然后用一个类似于麦克风的东西,抵住了喉部,然后他那已经完全变声,嘶哑难听的陌生声音就从那个东西里传出来:“那具尸体我还有点儿用,带上它吧。”

  他的话音刚落,那两个老者就上前去,眼看就要拿走帕泰尔的尸体,我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面对在意的人和事,到底改不了骨子里的那份冲动,不禁冲上前去两步,目光冷了下来,沉声说到:“凭什么?”

  那两个老者冰冷的看了我一眼,只是径直朝着尸体走去,而我大怒,就要动手,我身后的伙伴自然也会响应我的一切。

  但杨晟什么也没说,只是朝着我这边走了两步,当然带着披着斗篷的人,他也没做什么过激的动作,只是一把扯开了那个斗篷人的斗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