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狂风暴雨

第一百五十一章 狂风暴雨

  不知道为什么,在杨晟掀开斗篷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跳陡然很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悬而又悬的心情,感觉那斗篷之下,几乎和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有必然的联系!

  那对如今的我来说,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自然是想找到师父,共享天伦...

  我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那个斗篷人的,为什么会这样?黑色的斗篷被一拉扯之下,飘飞起来,像一面张扬的大旗,我的心也跟着飞舞,当斗篷落下以后,一个身影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风霜满面且憔悴的样子,重要的是他的眼神空洞,没有任何的焦点,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那症状就像..我带着失望的心情叹息了一声,但心里还是浮现出某个想法,那症状就像魂魄不完整。

  可是杨晟给我们看这样一个人做什么?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也还没来得及问杨晟什么,就听见在我的身后响起了撕心裂肺的一个声音,他是纯粹在发泄般的呐喊,就是单纯的一个‘啊’字音,夹杂了很多说不清楚的情绪。

  我甚至都没有回头,就知道这个声音是肖承乾发出来的。

  “承乾,你....”我回头,看见的一张双眼通红,激动的不成样子的脸,此刻的肖承乾甚至无视我的问题,只是全身颤抖着,一步一步的超着那个人走去。

  然后他很快就在我们目瞪口呆的情况下,走过了我的身边,然后速度越来越快,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在这平整的岩石之上,他竟然跌倒了几次,甚至最后一次跌倒,他都懒得站起来了,好像是怕耽误时间,他干脆就连滚带爬的冲了过去。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的心再次跳动起来,‘噗通’‘噗通’...仿佛天地间都只剩下了我的心跳之声,我联想到了一件事情,看着状若疯狂的肖承乾,我不敢开口问他,我发现在这一瞬间我丧失了所有的勇气。

  我几乎站立不稳,却在这个时候,一个身体靠在了我身边,是承心哥,他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而是脸色严肃的对我说到:“承一,我站不稳,靠一下。”

  承心哥的心思何其的敏捷,恐怕他在我之前就想到了一个可能,而承真啜泣的声音也在我的身后响起,女孩子比较不容易控制情绪,恐怕此时也想到了什么。

  至于承愿,反应可能慢一些,她问承真:“姐,你哭什么?”可是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她的声音也变成了哭腔,这丫头终于联想到了某种可能。

  我的拳头捏得紧紧的,我仿佛自己都能感觉自己的骨头与骨头的碰撞,我想到了很多可能,我没办法平复自己的心情,捏紧的拳头是我如此情绪唯一的发泄口。

  承清哥仰天叹息了一声,李师叔没有踏上昆仑之路,他估计也想到了很多,一向淡定的他望着天空的时候,两行泪水从眼眶滑落。

  没有任何征兆的,两个老者在肖承乾接近那个陌生人的时候,挡在了肖承乾的面前,这个时候优雅的肖大少哪里还有半分优雅,他激动到甚至连说话也不会了,盯着那两个老者,喉咙里竟然发出暴怒的,犹如野兽般的咽呜声,眼神中竟然有一点儿疯狂。

  那眼神简直是要生吞了别人的眼神,如果那两个老者再挡下去的话。

  如果肖承乾要拼命...我默默的朝前走了一步,表明了我的态度,这个斗篷下的陌生人对于我们来说,太过重要了。

  “让他过去。”杨晟的声音冷冷淡淡的,可是在其中我还是听出了一丝掌控大局的得意。

  而杨晟的命令显然是不容抗拒的,那两个老者让开了身体,肖承乾终于冲过了最后的阻碍,几乎是爬着过去的,然后一把抱住了那个呆滞的老者的腿...他抬起头想明显是想说点儿什么,可是话到口中却变成了‘呜呜’的声音,那是哭泣的声音。

  接着,肖承乾干脆就抱着那个老者的大腿嚎号大哭起来,像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又像是压抑了几十年的情绪,在这一刻要全部的发泄完毕。

  两拨儿人都沉默着,细雨阵阵,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肖承乾在风中不停的咽呜声...我的眼睛也感觉发热,看着杨晟,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不知道为什么,勇气还是难以聚起....

  肖承乾这样的哭泣大概继续了两分钟,才慢慢的收声,他站起来,双手搭在那个呆滞老者的肩膀上,深吸了一口气,才对着那个老者说到:“大表哥,你真的是我大表哥吗?”

  那个老者就像没听见似的,对肖承乾的问话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连眼神都没有落在肖承乾的脸上,依旧空洞的盯着前方,双眼没有聚焦....

  肖承乾的脸色有些微微变了,但他还是堆砌起勉强的笑容,然后盯着那个老者认真的说到:“大表哥,我是承乾啊,你不记得我了?虽然你和我年纪相差了快四十岁,但从小我最粘你啊...我们关系很好的,你比我爸妈还疼我啊,你....”

  那个大表哥对肖承乾的问话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而我看见肖承乾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不对劲儿了,我再也不能淡定,这样下去,肖承乾必然会伤了心神,如果胸中那个郁结之气不吐出来,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承心哥是医字脉,显然比我更快的看出问题,在我准备行动的时候,他已经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于此同时,肖承乾已经快克制不住了,他放下了搭在老者肩膀上的手,又流露出了那种野兽般的目光,然后一步一步走向杨晟,咬牙切齿的说到:“你对我大表哥做了什么?啊,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杨晟仿佛是看不起肖承乾一般的,根本就不理会肖承乾的问话,他的脸是对着我的,我估计在那墨镜之后的眼神也是落在了我的脸上。

  而肖承乾显然受不了杨晟这样的态度,已经情绪失控的他,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下,忽然就朝着杨晟冲了过去,看样子是要动手,这种激动之下,他甚至忘了他是道家人,只是凭借着人类的本能,像世俗一般的动手。

  守在杨晟身旁的两个老者动身了,如果肖承乾冲过去,后果一定很不好,也在这时,承心哥赶到了,他一把拉住了疯狂的肖承乾,不待肖承乾反应过来,就用特殊的手法在肖承乾的后背拍了几下。

  ‘哇’的一声,肖承乾吐出了一口鲜血...其实那是胸中的那股翻腾的郁结之气被吐了出来,虽然有些伤身,但休养一下总是会好,否则那气息冲入脑子里,就说不好发生什么了。

  “你冷静一点儿。”承心哥扶起了肖承乾。

  吐了一口鲜血的肖承乾总算好了一些,情绪相对也冷静了一些,他知道我们不会害他,他也终于想起了在他的身后还有我们这样一群伙伴站着。

  但肖承乾的脸色依旧难看,他任由承心哥扶着,然后看着我,在我的目光之中肖承乾脸色苍白,嘴唇都在颤抖,这样持续了十几秒,肖承乾才用沙哑的声音,开口对我说到:“承一..还记得吗?我们..我们这一脉跟随着你师父,也失踪了一些人..几乎顶梁柱一般的上一辈都失踪了..由于我们是以家族的形式传承,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承一呐,我是抱着希望去寻找的,这和我在组织里的地位也许有关,但更多的是失去亲人的痛苦驱使我那么做的。”

  细雨中,我静静的听肖承乾诉说着,他原本就有一种阴柔的俊美,有些偏女性化的长相,如今看起来更是凄楚不已。

  而他始终也没有说到重点,可我的心却一点一点的证实着某件事情,那激动的情绪也快要将我淹没,我勉强的维持着。

  “承一啊...大表哥也是当年失踪的人之一,可是...可是他这么变成了这样?”说完这话,肖承乾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再一次的望着天空,痛苦的大叫了一声,仿佛此刻只能用最激烈的情绪才能发泄心中的各种情绪。

  而我终于忍不住倒退了两步,扶着肖承乾的承心哥几乎也是同样的动作,虽然早已经有了猜测,但此刻事情一旦证实,我们还是被这种情绪的狂风暴雨包围了。

  跟师父一起失踪的人,出现了?为什么是杨晟找到的?

  我终于想起来要问杨晟什么?但我应该问什么?

  “陈承一,那你现在说,我有没有资格带走这具尸体?”一直在冷眼‘看戏’的杨晟也终于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