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谈判以及筹码(上)

第一百五十二章 谈判以及筹码(上)

  面对杨晟的问题,我又一次发现我输了,每一次好像都会被他用各式各样的方式压制,然后让他达到自己的目的,唯一让我安慰的只是,在他赶来之前,我提前销毁了昆仑之魂,这算是一个小小的胜利吗?

  我此刻的情绪不能平静,显然不适合和杨晟谈话,在细雨中,我对杨晟说到:“你给我们半个小时时间,然后我们再谈吧。”

  “你以为你有资格?”杨晟的手指向了那个老者,也就是肖承乾的大表哥。

  我沉默了一会儿,情绪的激动显然还没有完全的消磨我的智慧,我说到:”你我的情谊全消,我不认为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带他来打击一下我们,你用不着那么费事,你完全可以直接杀了我们。你也有事要和我谈吧?”

  “不杀你们,完全是因为他。”杨晟的手指向了夏尔马,然后慢慢的说到:“他的家族在印度修者圈子里也有一定的地位,加上那个已经死了的老头儿,影响更大!否则你以为你在印度会安全?”

  杨晟的言下之意就是,沃尔马和强尼大爷庇佑了我们在印度的安全,否则我们早就死了,也是在暗示我,是因为沃尔马和强尼大爷在印度修者圈子里的影响够大,所以他由于忌讳一些东西,不能在这里动手。

  杨晟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否则也不会成为一个被国家都看重的少年天才,而他的智慧稍许用在别的地方也同样的出色,就比如说谈判之类的交锋...以前的他因为太过沉迷于他的研究,以至于连生活也不能自理。

  如今那么多年过去,看来他也变了,变得很会谈话,一下子把主动权全部握在了手里,显得他根本毫无顾忌,只是因为在别人的地盘上才不杀我,而他带来了大表哥,相反我必须要求着他。

  我真的就快要相信他所说的了,毕竟不论是沃尔马的家族,还是强尼大爷的家族在印度这个相对独立的修者圈子里,是真的有这样的影响。

  可是荒村的往事不停的浮现在我脑海,那时,他也是那么的真实,甚至在分别的时候,是那样的真情流露,但他到底还是骗了我,那个直升机下,离去的背影,几乎是我一生的阴影,只因为那是我人生中经历的第一次背叛,是如此的刻骨铭心。

  所以,我本能的不想去相信他,这样的情绪之下,我很快就发现了谈话中的一个漏洞,那就是既然只是因为制约不想动手,又何必跟我废话?又何必做出这一幕?又何必句句话都在暗示着要我求他?

  因为他知道,我必然会问这是怎么回事儿?他...只不过不想我看出他的目的。

  想到了这一层,我的心稍安了一些,我对杨晟说到:“我必须要半个小时的时间,另外你带走那具尸体,我想你不会介意我们带走他吧?”我指的是肖承乾的大表哥,我也是在试探杨晟。

  我说出了这句话之后,肖承乾一下子激动起来,显然他很想带走自己亲人的,失踪了那么久,他不会甘心只是那么见一见的。

  杨晟沉默了,以他的聪明不会不知道我已经猜测到了什么,他也许是在想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这是人之常情,我完全可以等他。

  刚才的激动已经开始平静了,毕竟我是主心骨,面对交锋,我就算强迫自己也必须冷静,而在这等待杨晟的过程中,各种不利的情绪消失的越来越快。

  “好。”杨晟最终吐露的就只有这一个字,然后不再言语了,相反的,那些年轻一辈纷纷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弄不清楚杨晟为什么会这样答应我,可是他们好像非常害怕杨晟,一个个露出不忿的神情,却终究不敢去质疑杨晟。

  大表哥被已经冷静的肖承乾警惕的牵了过来,而整个过程中,大表哥就像完全没有意识一般,只是任由肖承乾牵着走,半点情绪都没有表露。

  我看得出来肖承乾很难过,在牵回大表哥以后,他整个人都有些失魂落魄,我走过去拍了拍肖承乾的肩膀,对肖承乾说到:“你冷静一些,既然人回来了,那就来日方长!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很多人要找,你懂吗?你不能倒下,每一个伙伴兄弟都是那么重要,我们不能失去你,同样,你永远也不会失去我们。”

  我的话显然让肖承乾有些动容,他感动的望着我,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把刚才拣起的斗篷批在了大表哥的身上,以免雨淋湿了他,然后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了大表哥的身旁,看起来比之前好了太多。

  然后我走到了承心哥的面前,对承心哥说到:“让大家都坐下来,想办法平复大家的情绪。”

  “那你又要做什么?”承心哥问我。

  “我觉得静心口诀不够,我要想个办法让自己完全的冷静下来,才能和杨晟谈话。”我认真的说到。

  说完以后,我就开始发神经了,我无视任何人的目光,开始在这岩石之上做起各种极耗体力的运动,什么俯卧撑,深蹲,仰卧起坐....在做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心中默念着静心口诀。

  我没说的是,因为之前和帕泰尔的交锋,我的灵魂力耗尽,一直都很想沉睡,不是三番五次的刺激,我真的就睡着了,但我现在需要一个真正的可遇而不可求的深度睡眠,所以才这样的折磨自己。

  在众人莫名其妙的目光下,我疯狂的运动了十几分钟,然后忍着疲劳对承心哥说到:“滋养的药丸,给我一颗。”

  承心哥非常疑惑的递给了我一颗药丸,我接过了以后,一下子就塞进了嘴里,药丸还没有化开,我就已经一下子扑到在了岩石上,迷迷糊糊的说着:“谁都不要打扰我,时间一到叫我。”

  深度的睡眠在整个睡眠的过程中恐怕能有一个小时都是幸运的事情了,而深度的睡眠恰恰又是恢复人各种能力的最好办法,甚至能带来很多正面的情绪,进入深度睡眠的时间长,人起床以后精神状态就好,心情也愉悦,情绪也平静,如果进入深度睡眠的时间少,哪怕就是一个人睡了十几个小时,情况都会相反。

  深度睡眠甚至也是道家人孜孜不倦的追求,按照理论,能随时进入深度睡眠的人,一天只需要睡眠两个小时就够了,而且比那种睡了很长时间的人精神都要充沛,办事效率都要高,这简直是变相的在延长生命,道家人怎么会不追求?

  我为了绝对的冷静,和大脑的能够快速的运转,应付杨晟,我故意这样的刺激自己,就是为了能够在极大的倦意下,进入真正的深度睡眠,这绝对是一个可行的方式,只是过程不可复制,毕竟这一天的经历是如此的跌宕起伏。

  一趴在岩石上我就睡着了,简直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当承心哥叫醒我时,我甚至以为我睡了起码几个小时,伙伴们好心给我盖上的外套打湿了,我就将就的用来擦了一把脸,整个人就完全的清醒了。

  在清醒的瞬间我就知道,我刚才的一番折腾,是真正的让我进入了深度睡眠,因为如此的疲惫,竟然也恢复了很多,大脑也感觉运转的灵活的多了,而杨晟要做什么,我竟然想到了一些线索。

  他一定是想通过我寻找昆仑遗祸,他不知道从哪里的消息渠道,知道了我和昆仑遗祸息息相关!

  这样想着,我就像握住了一张最好的底牌,面对杨晟时,心中也踏实了。

  我慢慢的走向了杨晟,在距离他有五米远的地方停下了,然后说到:“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消息渠道是什么?”

  “没想到你为了和我谈话,竟然还进入了深度的睡眠,脑子是好用了一些。可是到底还是一些低级的玩意儿,太过不可复制,偶然性也太大,对人类没有任何的帮助,不是吗?陈承一。”杨晟显然不可能回答我的问题,转而谈到了其它。

  “不要和我扯你那变态的科学,你如今连见人都不可以了,你认为你是成功的吗?”我的嘴角带起一丝冷笑,很明显我一点儿也不想掩饰对杨晟嘲讽的态度。

  “呵,走在前端的人,自然与众不同,但当大家都一样时,那自然也就不存在问题了。”杨晟说的非常淡定,我的内心却感觉到了一丝恐怖的意味。

  我想我已经不能和这个人扯淡下去了,他的话让我仿佛看到了末日...我只能选择抛出底牌和他直接的对话了。

(今天的更新完毕,推荐一本小说《阴阳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