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五章 惊悚

第二十五章 惊悚

  那一声冷笑让我全身冰冷,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我仿佛嗅到了一个埋葬很多年的秘密的味道,已经走入了一个漩涡,而漩涡里充满了某种让人畏惧的未知。

  请神术在这一瞬间完成了,沟通到的鬼卒意志开始四散飘去,开始为我所请的请求行动,暂时镇住这些普通的人们。

  立竿见影般的,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原本混乱的场面,群魔乱舞一般的人,一下子都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有的人在扭送老人的过程中斗篷已经被揭开,眼神停留在惊恐的一刻。

  我松了一口气,心中也闪过一丝内疚,既然请到的是鬼卒,这样类似于迷惑的‘催眠镇压’,一定是充满了某种恐惧的,以后也说不定会给这里的人留下心理的阴影,可是在这种时刻,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上天也会原谅我想要救出那几个小孩的心情。

  这样想着,我掀开了一直盖在头上的黑色斗篷的帽子,深秋的夜,莫名的寒风吹起,我一步一步的朝着高台走去。

  刚才那个发出了奇特的类似于尸吼的黑衣人就这样一直看着我,看着我一步一步走向高台,没有任何的言语,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像一个木头人一般,倒是其他几个黑衣人紧张的围在了他的身边。

  他好像是很镇定,对于我瞬间压制住了所有人的事,也没有丝毫的动作,敏感的从他冰冷的气息中,我也感觉不到他对这件事情的丝毫在意...却像是静静的等待着我送上门一般的感觉。

  我的心情有些乱,看着高台上那些‘恐怖’的祭品,火盆中跃动的火光,越发的觉得那个高台就是一个恐怖的所在,心里也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尸吼是一个道家人到如今也不能破解的谜题啊。”记忆中的竹林小筑,师父拿着一本描述各种妖魔鬼怪的典籍,在给年幼的我讲解。

  “为什么是不能破解的谜题啊?”

  “因为僵尸本身就是灵魂残缺的,甚至有极少僵尸因为某种异变,连灵魂都没有,就能光凭起尸。可是一旦它们起尸,然后活跃了一定的时候,沾染了人血,成为了真正成型的僵尸,它们的吼叫就对人类有着极强的压制作用,一只成型的僵尸,哪怕是在深山老林里吼叫,如果是被方圆十里的人听见了一点儿声音,也会勾起内心最深刻的恐惧。知道吗?恐惧就是对灵魂一种极大的伤害,就像人忽然被吓到,产生的后果也会因为恐惧的程度而不同,甚至会威胁性命一般。灵魂畏惧恐惧。可是只有灵魂才能对灵魂产生作用,僵尸怎么能发出这样的尸吼?难解啊...”

  “啊,师父,尸吼这么厉害?那我以后遇见僵尸尸吼了,不是要被吼死?”

  “心存敬畏,自然心中无惧。就算不是道人,没有灵魂防御的法门,普通人做到这一点也不会受到影响。”

  “什么意思啊?师父?”

  “心常存敬畏之人,一言一行坦荡于天地,不负于万事万物,天佑之人,何畏之有?臭小子,去泡澡...看来你根本就只知道傻抄道德经,根本没有理解其中深意,等一下泡完澡,给老子抄一百遍。”

  “臭老头儿,我绝对不干...”

  回忆在深秋的冷风中,到高台之前,戛然而止...而回忆的温暖忽然就消除了我的畏惧,让我的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一丝微笑,甚至没有注意到在这时,有一只苍老无力的手拉住了我。

  “不要上去。”我转头一看,不就是那个虚弱的老人吗?刚才请神术的成功,让他们一行十几个老人终于摆脱了那些普通人,我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阻止我,而..我好像听见有人叫他刘老爷子。

  “为什么?不是要救孩子吗?”我的眼中充满了诧异,他的到来不也是为了阻止这些人把孩子怎么样吗?

  我们全然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对话有些奇特,我没有问他是谁,他也没有问我是谁,就这样熟悉的说话,全因为我们在此刻有个同样的目标。

  “刘继望,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他可是我的祭品,这个祭品很有意思,十年前,这样的祭品出现过一次,很是让人满意啊...你难道想破坏吗?你以为你所有的庇佑,能让你放肆到破坏这样的祭品?”我没有想到我和老人简短的对话,竟然会触动这个一直很沉默的中年人,他竟然前行了几步,走到了高台的边缘,这样居高临下的望着我和这个虚弱的老爷子...,和别人不同,这个黑衣人不仅穿着斗篷,脸上还戴着一个面具,但他说的话充满了各种的信息,我已经陷入了思考,没怎么注意他脸上的面具。

  祭品,满意,十年之前...我又想起了那个租房给我们的老头儿,他说过的某些话..不是没人来过这里怎么怎么样!

  “魏东来,今天我就算付出所有的代价也要阻止,你要怎样?”在我思考的时候,这个虚弱的老爷子忽然爆发出了一股强硬的气势,尽管身体还是那么虚弱,可是眼神中充满了某种坚定,强硬到就如同一块巍然不动的岩石。

  可我已经目瞪口呆了,两个问题在我的心中炸开,第一个是惊悚的...魏东来?魏东来!!如果我记得不错,在葛老爷子给我们讲述的故事当中,他是个死人啊!!他明明就在那一夜死在了破屋的门口,他...第二个,是为什么这个素不相识的刘老爷子,会如此强硬的要保护我?不让我成为祭品?

  这个镇子到底...我的喉咙发干,我以为我接近了真相..可是事实上我又发现自己一无所知了。

  “哼..我自然不能怎么样,可是等一下,圣村的船就会到来,我自然会如实的将一切告之...那个时候再说吧。哈哈...”说到最后,魏东来开心的笑了几声,原本冰冷而没有感情的他,为什么会如此的开心?难道是因为终于压制了刘老爷子?

  魏东来这句话说完以后,刘老爷子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有些愧疚的看了一眼高台上四个哭闹不止的孩子,一咬牙说到:“我们走。”说完,拉着我也要走!

  “可是孩子...”我不知道镇子上发生了什么恩怨,但是我却不想被这些恩怨所左右,我本来就是来救孩子的,我自然要带着他们离开。

  之所以没有强硬,是我不忍心推开这个拉着我的虚弱老人,可是他又怎么拉得动我?我告诉自己,我必须要救孩子!

  “救了你,就救不了他们,就算付出我所有的代价...走吧..”刘老爷子的语气充满了悲伤和无奈,可是我根本听不懂。

  “算是还识相,数十年来,你总共破坏了7次祭祀,已经够可以的了,不过这一次,你以为你付出所有的代价,又能避开带走祭品的责罚吗?自以为是...就算你那死鬼老爹...”

  “魏东来!”刘老爷子一下子生气了,拐杖再一次重重的跺在地上,于此同时,他的手颤巍巍的伸出,一直握着的拳头忽然松开,在那拳头之中,赫然是一小截指骨,黑色的,散发着一种邪异的,却又诱人的光芒。

  那是什么东西?我越发迷茫的看着这一切,而高台之上不可一世的魏东来忽然就诚惶诚恐的低头,然后整个人双膝跪在了高台之上。

  他的动作充满了敬畏,可是嘴上却怨毒的说着:“刘继望,你永远也只能靠着这个来庇护于你,你只能靠着这个...今天以后,你就会不可避免的走向死亡,你会死,你会死!”

  简直是恶毒之极的诅咒,可是刘老爷子却并不畏惧:“人总是会死的,生老病死,人之常情,看透了,有什么好畏惧的?你用这个来威胁我,才是错了,有什么屁用!我们走...”

  说话间,刘老爷子又来拉我,并想对我说点儿什么...但在这时,从旁边滚滚的黄河之中,忽然似有非有的传来了一阵儿鼓乐的声音...

  “快走,不然来不及了!”刘老爷子一下子变得非常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