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八章 半夜的狂欢之镇

第二十八章 半夜的狂欢之镇

  在手电光的伴随下,我背着刘老爷子,身后还跟随着十几个垂垂老矣的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木材调运处之外走去。

  不知道哪儿来的薄云遮住了朦胧的月光,让这夜越发的黑沉...我的心中莫名的悲凉,这样的一群老人能做什么?可是镇上只剩下这样的一群老人还敢抗争吗?

  风中,一个走在我前面的老人,步履蹒跚,如果子孙也是那黑袍人中的一个,他又是如何的心情?

  我觉得自己多愁善感的像个女人...可这样也才是陈承一,我不敢自诩为悲天悯人,可我真的不敢麻木的活在这个世间,与其去当个冷血的高高在上,我还是情愿是那个常常眼中含泪,为了一些在外人看来莫名其妙的事情,拼到性命危急,总是狼狈,让人不能理解甚至为之着急的自己。

  我甚至想起了老回,曾经在他的墓前,小北说起了他的往事,说起了这个看起来邋遢的孩子,也是一个爱哭的人,一个被遗弃的孩子都能让他红了眼眶,而他也从来不掩饰自己这样的情绪,小北在最后这样给我说到:“不哭未必就是真英雄,反而我觉得真正的英雄是善感的吧?如果不是有一颗敏感而真情的心,他如何能感受人间的疾苦,而为之赴死呢?老回一定深有感受吧。”

  “孩子们上了船,就没用动静了?”往事不可追,在这样的冷夜里,我停止了自己的思绪,开始拼命的找着话题,我不想这样悲伤沉默的气氛笼罩着这一群老人,我甚至不用去猜测,都知道他们肯定失败了很多次,每一次的失败,也许都是沉重的打击,我怕他们的心冷下来。

  “进了那个船舱,我就没有见过出来的孩子,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存在吧?”刘老爷子回答了我一句,声音依旧是虚弱的,可是我还感觉不到其中有颓废,想要放弃的意思。

  我嗯了一声,继续沉默的走着,一直到走出了木材调运处,走到了镇子上的街道,我才说到:“我原本不是为来救人的,更不是为了探秘,解谜,然后张显自己的名声。我来这里,是为了一些我长辈的线索...可是,看见了今天晚上的这一切,我觉得救人可以放在我心里更重要的位置,我的意思是即便是没有本身的目的,我也愿意去救人。我不知道我的能力有多大,但我只是愿意而已。刘老爷子,镇子上还有你们那么一群人,我很感动,也没想到,我只是但愿..但愿你们别放弃。”

  听完这一段话,所有的老人都吃惊又感动的看了我一眼,却没人说话,连我背上的刘老爷子也很沉默。

  过了许久,他才说到:“年轻人,你是不是一个真正的道家人,就是道士?”

  “是啊,我有传承的,我真的是一个堂堂正正的道家人。”背着人一个人走了那么远,我有些热了,呼出的气息,在这冰冷的夜里,行成了一股股的白色雾气,却感觉在雾气中有一股从我胸腔溢出的骄傲在流动。

  “那就对了,曾经是道家人就对了!曾经咱们镇子上也有一个没什么本事的道士,他跟随着一个神秘的男人去了那个邪恶的地方,没有再回来!在平日里,我看不出他与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一样的有小心思,一样的有小毛病,但在关键的时候,他那么英雄...让我觉得吃惊,怎么一个小人物,会懂得大义的取舍?他告诉我,他有道家人的传承,知道什么是道家人心中该有的底线,他说他走的正道,有正才有道,那么什么是正?他心里早已经琢磨出来了滋味儿,呵呵...”刘老爷子忽然给我讲述了那么一个人,三言两语之间,一个鲜活的形象就勾勒在了我的眼前。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不由得开口说到:“你说的是..是不是镇子上的刘二爷?”

  “你知道刘二爷?”刘老爷子显然吃惊了。

  “嗯,来之前听了一个故事。来这里,其实是想找刘二爷的小儿子,刘卫军...之前,我以为你就是!不过,你的名字叫刘继望吧?”我心中早就笼罩了这个疑问了,在这个时候,正好说了出来。

  “你听了什么故事?你还知道更多?你找卫军?从辈分上来说,我应该是卫军的二表叔,你以为我是领头人,其实..领着咱们这群人的始终是卫军,只不过他的情况很不好,所以今夜来不了。”刘老爷子先是一连窜的问题,但很快也回答了我的疑问,我没想到,他竟然是刘卫军的亲戚。

  葛大爷曾经说过刘卫军不好接近,我却想到有这样的机缘,看样子,找到刘卫军,找到真正线索的事情怕是有着落了,这样想着,我今天晚上的心情第一次有了一些放松,一边背着刘老爷子走着,一边说到:“很多事儿,现在说不清楚,那老爷子,你能不能带我先去见见刘卫军啊?这些事儿我也肯定会说的。”

  “那没有问题的,但是这夜里已经不方便行动了,这镇子上的人才送了亲,怕又是一个情绪激动的晚上,你明天白天来找我吧,我带你去见卫军。”说话间,刘老爷子忽然像反应了过来似的,又问了一句:“你是住哪儿?这个镇子怎么会轻易让你一个外来人留宿?”

  不愧是镇子上的人,刘老爷子一下子就找到了关键的点,我这才发现我留宿那个地方,我竟然不知道那个老头儿是谁?姓什么都不知道,只能苦笑了一声,然后大概的给老爷子讲了一下我住在哪儿?

  刘老爷子听了之后,有些沉默,半晌才说到:“罢了,也无所谓,毕竟今天我看见你出手了,很神奇啊!不像刘二爷是个没什么本事的道士...也不怕王老头儿对你做什么,何况你还有同伴,明天来找我吧!就在这儿,这儿我就到了。”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了好远,那十几个老人不时的轻声提醒我该走什么路,七万八绕的走到了一个巷子,刘老爷子指的就是巷子里,一栋老旧的筒子楼。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这栋筒子楼,势必要把它记住,因为这是我明天就要来的地方,同时我也放下了刘老爷子。

  “除了卫军,我们现在十几个人都住在这栋楼里,因为镇子里就只剩下我们这些不屈服的人了,住在一起,互相也好有个帮扶,你明天来罢。”刘老爷子望着我认真的说到,眼神中莫名的有些期待。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时,风吹散了笼罩在月亮上的乌云,我看见月光下,刘老爷子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

  ————————————————————分割线—————————————————————

  是两个老爷子把我送回了我住的地方,他们很沉默,很多事情不愿意多说的样子,但简短的交谈却也让我知道,原来我住这个地方的主人姓王啊。

  “他叫王向军,曾经他的一对儿女被同时选中,送进了那个邪恶的地方。”这是其中一个老人对我说的,言谈非常的简短,一句话却道出了不少的内容。

  这让我想起了在出发之前,我曾经到这个老头儿的房间里去过,房间里除了那个诡异的骷髅,还有几张照片...现在我可以肯定,照片上应该真的是他的妻儿了!

  我没有看见他的妻子,我只是心里莫名的愤怒,为什么儿女被送走了,生死不知,他还能称为镇子上麻木的一个呢?

  这样想着,我们已经走到了院子门口,两个老人像是有什么顾忌似的,给我道别了一声,就匆匆的离去了,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话,是刘老爷子临别之时给我说的,什么今天送亲,镇子上的人有些激动?

  带着满腔的疑惑,我推开了院子的大门,这才一有动静,就看见如雪和承心哥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承一!”承心哥有些激动,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就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然后奇怪的打量了我一眼,肯定很奇怪我为什么穿着这么怪异的斗篷。

  而如月也过来了,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同时拉住了我。

  看着他们,我满腔的话要说,却在这时,忽然就听见了镇子上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在这深更半夜里,分外的刺耳。

  承心哥和如月面面相觑,显然搞不懂这半夜镇子上闹出这些动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像办什么喜事儿一般,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听见隐隐约约的传来人们疯狂的呼喊声,同时不知道谁在镇子上还点燃了一串爆竹,在夜里噼里啪啦的炸响。

  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承心哥却望着我说到:“这咋了?是电影里演的那种世界末日,镇子上的人尸变了?还是我记错日子了,其实是过春节了?”

  听闻承心哥的话,如月‘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我却无奈的说到:“我恐怕知道了什么叫情绪不稳定了!”

(今天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