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三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二)

第三十三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二)

  刘卫军被代入了木材调运处,进入了木材调运处,刘卫军感觉这里既冷清又热闹。

  冷清的是这里的白天总是有许多的工人,熙熙攘攘的在忙碌着,即便是晚上,也会有大约白天一半那么多的工人在上工,因为忙着木材的调运,可是今天,这里没有一个工人,灯火通明之下,只有一些类似于杠杆的工具在反射着冷冽的光芒。

  热闹的是,这里虽然没有工人,却多了一些看起来很紧张的人,这些人无一例外的手里都拿了武器,就比如步枪什么的,他们或许是工人,或许不是,但是他们的存在,总让人觉得空气中有一种让然窒息的压力。

  林建国走在最前面,大家跟在林建国的后面,一步一步的朝着木材调运处的那个山坡走去。

  因为女尸的出现,那个山坡上的破木屋早就被烧掉了,但或许是因为习惯,也或许是因为那里特殊的地理位置,只有一条路可上可下,总能给人心理上的安全感,所以在那具尸体被发现了以后,赶到了二把手还是招呼发现它的工人,把它运到了那片山坡之上。

  在路上,二把手就已经第很多次的重复自己的心情了,他说这男尸的出现没有女尸那么诡异,至少在上工的工人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只是他在女尸之后就下了命令,只要发现了尸体都要汇报他,所以他才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只是第一眼啊,我就觉得这具尸体不对劲儿,穿着那黑色的绸缎衣服,胸口绑个大红花,一看就是要娶新娘子的嘛!这能让人不联想吗?而且它还抱着树...我看了它一眼,我差点就尿裤子了,啧啧..没法形容,最厉害的就是我觉得它好像瞪了我一眼,我站不稳啊,是扶着旁边的几个工人才勉强站稳的。”

  “可我是当领导的人啊,我得压着秘密,我还得在工人面前做出淡定的表率,我是想着建国才勉强能说话的,我就指挥着这些人把尸体抬上那片矮坡...可是谁知道我那时差点吓疯了,心里早就崩溃了,我要不是强压着,我能尿裤子。”

  二把手说这些话的时候,哪有什么领导的威严,倒像是一个委屈的孩子在寻求安慰,刘卫军敏感的察觉到应该是要来自林建国的安慰吧。

  可是林建国听了只是抽动了一下嘴角,笑笑...而其他人也没有多大的反应,看样子恐怕已经听过了很多次,只有第一次听见的刘卫军听得津津有味,心中既觉得紧张又觉得刺激。

  他没有什么觉悟,只是单纯的觉得在高人的保护下,一切的事情都是见识,而不是冒险,他更不会想到,从那天以后镇子上就会迎来暗无天日的生活.....

  “那个时候我觉得林建国就像古时候的大将军。”卫军叔回忆起林建国,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些许的变化,我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总感觉有淡淡的崇拜添加在里面,我想要理解这种情绪,恐怕只能听完整个故事才能明白吗?

  “为什么像大将军?”对于林建国这个人,我是充满了好奇的,只因为在故事里他明明是一个行事诡异的人,参拜的也是充满了邪性的东西,而且这种东西如今已经蔓延了整个镇子,就比如我在王老头儿家看见的那个人骷髅,可为什么卫军叔回忆起他,却充满了某种...嗯,至少是正面的情绪。

  “我说过啊,那天晚上的木材调运处到处都是拿枪的人,他们或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紧张也是因为领导的紧张而紧张,可是当林叔走在前面,经过每一个人的时候,每一个人目光落在他身上,眼神和神情都会放松,都会轻轻的呼一口气...就像是要上战场的新兵蛋子,看见了身经百战的无敌将军,立刻就安心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其实,当时我看着他的背影也觉得安心,我想那不是因为听故事的原因,就算那天晚上我没有听见父亲说这个故事,我觉得那背影依然能让我安心。”卫军叔是如此回忆林建国的。

  其实我不知道林建国是一个什么人,有着什么特殊的能力,但我思考了一下,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知道吗?卫军叔,一个人是有气场的,你懂这个意思吗?就像是一个热恋中的女人,会分外的可爱美丽一点儿...就像是一对决心赴死的战士,身边总有着一种肃杀义无反顾的气息。嗯,这个是能对人产生影响的,就好比也许那一队一百个战士里,有那么一些人,没有赴死的决心,可是当这股气场蔓延开来以后,他们就开始坚定了。你说过,在那个时候林建国只有一种选择了,当他已经决定了以后,或者就让你们产生了安心的感觉。即便,在当时的木材调运处,很多人并不知道真相。”

  “有些道理。”刘卫军陷入了沉思,在这场谈话中,刘老爷子告诉我他不能支撑太多的时间,可是在缓慢的谈话中,我感觉到他不疾不徐,好像能有很多的时间,就这么和我谈下去。

  继续的故事中,刘卫军就这样安心的看着林建国的背影,和着这一群人,异常安心的跟着走上了那个山坡。

  在呼呼刮过的西北风中,好像父亲的叹息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他要见识不同的世界,这就是一个少年的天真。

  在山坡上,莫名其妙的还有二十几个人,这些人和山坡底下那些人不同,都穿着统一的军装,刘卫军是个军事迷,在那个时候分外向往着部队,所以了解的也特别多,他可以从军服上的一些细节,就比如肩章什么的,快速的判断出这是一只什么样的部队...可是,这部队的着装却让他迷惑了。

  淡蓝色的肩章是一个什么意思?

  相比于山坡下的其他人,这支部队的人就显得要淡定许多,他们三五成群看似没有章法的站在这片山坡的平地之上,有的抽着烟,有的擦着枪,有的擦着子弹,看起来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可是这个时候刘二爷的脸色却变得严肃的不得了,这个时候的刘二爷仿佛有了某一种觉悟,开始放开了心里的某一种限制,他拉过刘卫军张口就小声的说到:“你看这些人好像是不像样子,其实他们所站的位置是有讲究的。”

  “有什么讲究?”刘卫军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他一边和刘二爷说着话,一边打量着这里。

  在这里燃烧着熊熊的火堆,在火堆的不远处,应该是那个以前用来放尸体的小破屋‘遗址’吧,扎着一个白色的布篷,布篷上贴着看起来非常古老的符纸,除了这个,还有看起来很繁复的花纹...红的刺眼,那是用朱砂画的,看起来触目惊心却又充满了神秘感。

  刘卫军觉得这一切简直太神奇,太新奇了。

  而刘二爷显然没有这种心情,他低声对刘卫军说到:“有什么讲究我看不出来,我实话对你说了吧,你爹我就是一个半吊子道士!但即便我看不出来,也能大约知道这其实应该暗合天地星辰的一种阵法,这是道家神奇的阵法。”

  说到这里,卫军叔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抬头望着我,问到:“说起这个,你是道家人,对不对?你会不会阵法,感觉很厉害啊。”

  我稍微愣了一下,没有其它的原因,只是我没想到一直守护着这个镇子最后的‘清醒’的领头人,竟然是一个连道家阵法都不懂的人,他到底是凭什么在守护?

  我下意识的就说到:“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阵法了,当然也懂一些。可以说的是,阵法厉害的,非常之厉害...是我都无法想象的,那是一门用一生都无法探究完毕的学问,这还是指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要自己亲自去画出一个什么新的阵法,那恐怕需要逆天之才了。”

  “这么厉害?”这个时候的卫军叔还是充满了孩子一般的好奇,说着话,他忽然就盯着我看,虽然他的眼睛被墨镜遮掩住,我看不见他的眼神,但是我总觉得他在那一刻好像真的是把某种希望放在了我的身上。

  我原本不甚在意,只是等着故事的继续,但忽然我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低呼了一声。

  卫军叔不由得问了我一句:“怎么了?”

  “你是说蓝色肩章的部队?会阵法?事先还处理了尸体?”这个发现让我的心跳加快起来。

  “是啊,这个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卫军叔追问了一句。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暂时还判断不出来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只是知道,那是秘密机构的部队,这样说吧,是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部队。

  不要以为他们不存在,他们是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