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五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四)

第三十五章 没有阳光的镇子(四)

  当我问出了这句话,卫军叔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表情,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的问题,反倒是沉思了很久。

  我表面上耐心的等待着,其实内心却异常的焦躁,我知道一切的关键应该就是在那一晚上。

  所幸这样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久,卫军叔嘶哑着嗓音开口了:“那一夜对于我来说,是没有答案的....”

  那一夜的刘卫军在等待中渐渐的不那么心安了,他和那些看起来很高深的士兵并不能很好的打成一片,他不能理解他们,他们同样看他的眼光都带着一种让刘卫军不能理解的高高在上的嘲笑。

  多年以后,或许才能领悟那是一种成熟的人看幼稚的人的好笑吧,可是那个时候的少年刘卫军却不能领悟,他只是觉得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焦躁的气息,他们怎么还不下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刘卫军这样的焦躁影响了周围的人,慢慢的那些在默契的,刻意的宣传着某一种‘真相’的士兵也变得慢慢安静了起来,越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安静的气氛就变得越明显,它逐渐的蔓延,渐渐的就影响到了整个人群。

  一开始这样的安静还没有谁觉得不对劲,可是这样持续了一分钟以后,一个叼着烟卷的,看起来年级比较大,显得比较稳重的士兵就觉得不对劲儿了,他忽然一把扔掉了嘴里的烟卷儿,然后说到:“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脖子后面都觉得发冷,我直觉上面出了什么事儿,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刘队他们咋样了?”

  这个士兵在这一群士兵中好像很有威严的样子,他的话刚落音,大家竟然都微微紧张了起来,其中另外一个士兵对那个士兵说到:“李哥,你的灵觉是我们之中比较厉害的,难道...那还啰嗦什么,走吧。”

  刘卫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切,他不明白,刚才看起来还是淡漠的,懒洋洋的,甚至有些轻松的士兵怎么就会忽然的激动起来,还有灵觉是个什么东西?

  可是林建国不是让他们在下面等着吗?

  刘卫军觉得自己像是今天才认识林建国的一般,当父亲讲述了那个故事,当走入木材调运处那一段短短的路,林建国整个人散发出莫名的气质以后...刘卫军就觉得莫名的崇拜林建国,他下意识的就不想违背林建国所说的一切。

  但,他却没有办法阻止这些士兵,他无能为力只能干着急...虽然在这个时候,刘卫军也感觉莫名的毛骨悚然,就好像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已经跑出去,开始在整个镇子上蔓延的感觉...那一刻刘卫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整个镇子,好像原本黑暗却安宁的镇子忽然动荡了那么一下。

  那一瞬间的感觉让刘卫军的心就缩紧了一下!

  士兵们此刻已经全部站起来,在那个最开始叼着烟卷的士兵带领下,整装待发了。

  但就在这时,山坡上出现了几个人影,一出现,就疯狂的朝着山下跑来....其中一个士兵下意识的就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在手电光的映照下,那几个冲下山坡的人,不就是一开始留在那个地方的人吗?

  林建国,刘二爷,还有三个部队的领导...他们此刻的表情不是害怕,而是一种深入骨子里的焦急...这种表情让在山下的大家都很错愕,以至于一个士兵下意识的就迎着他们跑过去,想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儿?

  可没有想到这一行五人的速度是如此的快,仿佛是爆发了生命中最猛烈的速度,很快就像风一般与那个士兵擦肩而过,然后在大家错愕惊奇的表情下...从队伍的身边跑过,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刘卫军也看见了这一幕,他是这群人中最吃惊的一个,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爸爸也可以爆发出这样的速度,那么山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像这种紧急的情况,刘卫军不知道如何处理,可是那些士兵中却有人反应非常快,朝着已经跑得快消失不见的几个背影喊了一句:“队长,我们要怎么办?”

  “上去,处理掉一切。”夜色中,远远的飘过来这样一句话。

  “如何处理?”

  “平常对待二号类任务的处理办法。”因为距离,声音越发的小了。

  不过,这句话的每一个字还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清楚了,当时的刘卫军很疑惑,二号类任务是什么?

  士兵们接到了命令,很快就朝着山坡上走去,刘卫军傻傻愣愣的就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是跟着父亲和林建国来的,但是这两个人一跑就没影了,士兵们又要上山坡去,他该去做什么?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士兵,走过来拍了一下刘卫军的脑袋说到:“既然你是跟着我们的,那就跟着我们上山去吧,算你小子有眼福,可以看一下很多人一辈子都看不到的场景。”

  刘卫军这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主意,只有跟着那些士兵上山了。

  山上的夜风更加的冰冷一些,火堆依旧熊熊的燃烧着..却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那上面写满了神秘符文的白色篷子已经不见了,而是变成了随意散落在地上乱七八糟的白布。

  地上有血迹,在这黄土地上分外的显眼,也不知道这是谁的血迹,因为刚才跑下来的五个人并没有见到谁受伤。

  之前,刘卫军还遗憾,并没有见到那一具尸体,但现在刘卫军在上山以后,第一眼就见到了那一具传说中的新郎官儿的尸体,这个由不得刘卫军不看见,因为那具尸体就倒在火堆的旁边,面朝下,双腿扭曲成一个人类根本不可能扭曲的角度,一只手深深的抠在黄土地里,一只手向上举着,曲指成爪状,看起来分外的触目惊心。

  刘卫军以为自己的胆子很大,可是看这尸体的第一眼,就差点把他给吓哭了,即便他没有看到这尸体的脸。

  他永远忘不了那伸向天空的爪子,和那尸体身上灰白的皮肤色,上面有大块大块的尸斑,还有一些青色的痕迹,这就是尸体该有的颜色吧?但重点根本不是这个,重点是一具尸体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动作?如果可以的话,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具尸体之前自己动过,一想起这样的可能,刘卫军就觉得自己吓得快尿裤子了。

  但相比于他,那些士兵就镇定的多,他们竟然有胆子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尸体,然后有个士兵说到:“完全的死尸,已经被处理过了,没有再变化的可能。可以用最简单的办法处理...”

  说话间,一个背着大背包的士兵从身上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然后洒了一些在尸体的身上,弄完以后,另外一个士兵拿着随身的军用水壶,把里面的水倒在了尸体的身上...然后让刘卫军终身难忘的一幕就出现了。

  那个尸体身上开始发出‘嗤嗤’作响的声音,接着就冒起大颗大颗的泡泡,接着就溶解了起来。

  其中一个士兵思考了一下,还是拿出了一张符,扔在了尸体之前,一切就这样安静而诡异的进行着...那化尸的声音,和尸体融化时产生的味道,简直是刘卫军终生难以忘记的事情。

  “是不是觉得很神奇?”卫军叔讲到这里,事情还没有揭开迷雾,但是一切也非常的神奇了,忽然冲下山的几个人到底是因为什么?

  另外,他可能会觉得二号类任务奇怪,觉得那些粉末奇怪,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化尸粉,这个其实对于我来说,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二号类任务我早就知道是指僵尸类的任务,僵尸从建国以来就是特别麻烦的事情,所以‘地位’也特别的高,可以排到二号类任务,至于一号类任务,要那片沙漠啊,昆仑啊,还有隐藏在海里的某些门才有资格派上,当然更高级的话,就直接是特级任务了。

  至于那些粉末也不是什么化尸粉那么神奇,只要一点儿,尸体就可以化为水...学过化学的人,知道镪水这一存在,就不会觉得这种粉末神奇,的确是处理一具曾经尸变过,但是已经完全变为死尸的尸体最好的办法。

  我没有就卫军叔这个问题纠缠,而是忍不住问到:“然后呢?”

  卫军叔看了我一眼,说到:“然后....魏东来不就出现了吗?如果你听过那个故事,你应该知道他是死了一两年的人了,他出现在了镇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