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会议(中)

第一百七十六章 会议(中)

  我和陈承一的意志在同一个身体里,感受都是共享,但也要分个主次....所以说,即便是感受共享,我也不是每个细节都能体会的那么深刻。

  就比如那三天,我几乎就是一个沉眠的状态,自然只能有模糊的感受。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的就想掩盖我并不是陈承一这件事情,好像就是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在提醒我,不能让在场的人知道,不能让他们伤心。

  意识只是瞬间的事情,下一刻我就在想,陈承一见到慧根儿会怎么做?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想好,慧根儿已经扑倒了我面前,一下子就揽住了我的肩膀,看样子原本是想熊抱一个的,无奈他也算是一个大个子了....所以才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该说什么..只能下意识的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陈承一是会笑的吧?但在那边,孙强也已经大步走过来,叫着哥了...

  这种称兄道弟如此亲密的关系,在我的人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的我,表情都有些木然。

  “哥,你是怎么了?修炼的时候不出来见人,怎么见到我们也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啊?”我还没有表态,慧根儿已经流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这个时候,我感觉所有人都望向了我,大多数人眼中都流露出一丝疑惑?

  而肖承乾已经站了起来,双手抱胸的看着我,问了一句:“承一,你这是练功练傻了吗?”

  我忽然发现我真的不适应如此的人际关系...我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陈承一每次见到慧根儿的时候,会摸摸他的光头..我抬手有些想这样做,可是却觉得别扭无比,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如此亲密的举动。

  “想要这样的举动,总是要有深厚而自然的感情去支撑吧,而感情很多时候,除了必然的缘分,也是一种经历。”在我的心底很突兀的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就好像是陈承一在告诉我答案一般。

  我站在场中有些发愣,我第一次发现更难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这些分明对我充满了感情的人!

  我身上有些微微发热,我觉得要不了几分钟,我就会露陷,我不是陈承一...到时候,我该怎么去解释?

  “承一,听闻你修炼到了已经有些发痴的状态,小心我告诫你的任何事情不能太过...就算有大战的压力在前,也不能一心去陷入,知道了吗?”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插入了其中,我抬头一看,不正是陈承一的师父姜立淳又是谁?

  我朝着他感激的看了一眼...说起来,他是知道真相的,此刻不是在给我解围,又是在做什么?

  “都去坐下吧,毕竟是我雪山一脉重要的会议。掌门请...”在这个时候,大概知情的老掌门从我师父的话中,也大概明白了我应付不来,反应过来以后,也用言语开始帮我解围。

  在言谈中的意思就是在这里是雪山一脉严肃的场合,我此时又身为掌门,有什么私人的感情还是不要在会场中表现太过,私下再说吧。

  不得不说,老掌门这番恰到好处的提醒,连同师父的话帮了我的大忙...在场的人都明白,当下如月站起来拉走了慧根儿,孙强也抓抓头,退了回去。

  一场原本差点穿帮的风波就这样化解了过去...只是我分明觉得承心哥,路山还有....那个叫如雪的女子,眼中的疑惑更加的浓重。

  我一步一步走向圆桌的另外一头...在那里基本上是主位,空了两张木椅,其中一张明显比其它的椅子宽大...我自觉的就想做到宽大椅子旁边的那张椅子,我对这个没有什么概念,本能的觉得那个位置应该是老掌门的。

  却不想老掌门一把拉住了我,说到:“承一,雪山一脉现在奉你为掌门,那你就有绝对的话语权,在这个会议上,最重要的决定该你做,这个位置也是你的...不必考虑辈分的原因。”

  我心下略微有一些感动,从老掌门的话中我感觉到雪山一脉的决心,和对我莫名的信任还有倚重...生怕在场所有的门派势力不知道我的地位一般。

  我又怎么好让老掌门难堪?当下也不再推迟,坐在了那个最重要的主位之上...而老掌门坐在了我的旁边。

  在坐下之后,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如雪的身上....这个我这一世的恋人,这个清清冷冷的女子..和她完全不同,但上一世最后的血印,让我对她的灵魂气息如此的敏感....那么多日子的过往...她的灵魂气息...我有些恍惚,感觉那个安安静静坐在角落的女子,就好像是魏朝雨坐在那里。

  “人都到齐了吧?”在这个时候,一个雪山一脉的长老手中拿着一个册子,开始询问了一句。

  老掌门对他点了点头。

  那个长老望着我说到:“那掌门,是否会议可以开始了?”

  我望着如雪,兀自的出神...在我的眼里,她的形象不停的在变幻一般,一会儿如雪,一会儿朝雨...最终,那形象定格为了魏朝雨..仿佛还是每次相约的时光,她对着淡淡笑着的样子。

  “掌门?”我久久的不回答,让老掌门觉得奇怪,不由得叫了我一声。

  我这才回过神来,发现所有人都在等着我....想必刚才我那样盯着如雪看的姿态也被所有人看在了眼中,慧根儿等几个年轻人忍不住笑了几声,其他人就当做没看见,毕竟我和如雪的一段往事在圈子里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了...至于如雪,却莫名的眼中多了疑惑。

  她为什么要疑惑?难道是察觉了什么吗?我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想到,却也不敢表露什么了,只是对那个长老点点头,平静的说了一句:“开始吧。”

  而老掌门对于我的这番表现,眼中多了几分赞赏,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表现的尴尬和稚嫩,反倒平静稳重...倒也有了一番掌门的气度。

  那长老得到我的首肯,对我点了点头,然后才站起来,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行了一个道家礼,开口了:“在场的诸位都是各个势力的高层,从之前雪山一脉发出了雪山令以后...你们的决定,就让你们身后站着的势力和我雪山一脉紧紧绑在了一起。所以,如今的形势,不用我多说,大家心里应该都有数...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在铁则之下,这一次的碰撞也正式在我们的修者圈子里拉开了正邪...也就意味着,这一场的争斗也许只是一个开始,从这一年,这一个夏末...也许就是拉开以后数十甚至百年争斗对峙的开端。”

  说完这句话以后,这位长老平静了一下,又接着说到:“可我雪山一脉的立场是坚定的,相信各位做出选择,跟随我雪山一脉也都有着自己坚定的立场,人间的正道,终究是需要维护的...修者圈子的历史,以各位的地位,都是知道的。”

  修者圈子的历史?我轻轻皱眉,我却是一无所知,因为陈承一是一无所知的...看来,这背后还有什么秘辛,不过我没有追问什么,毕竟历史就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也不是这次会议的重点。

  果然,长老也没有太过提及那段历史,而是举起了手中的一本小册子,对着在座的所有人说到:“历史中,每一次正邪的碰撞都伴随着长期间的,大量的人牺牲,只要人心不改,邪恶总是存在...只不过势大势小而已。我手中的这本册子就是这一次争斗最绝密的资料...我敢说这是一次非常严重的事件,邪道势大也是必然不可改变的了。在我宣布这本册子里所记录的内容以前,我想请各位在座的大家,为这次牺牲的很多人做一次祈福...不管道家的,佛门的,还是别的道的修者...都有自己独门的祈福之术,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牺牲,我们也拿不到这绝密的一手资料。”

  说完这话,这位长老首先掐动了一个祈福的手诀,开始低声行咒...而其他人也纷纷如此,毕竟牺牲的大多人等,也是他们身后的势力的弟子。

  我的心中也充满了一种严肃悲凉的感觉...同时,也开始为牺牲的人祈福...让他们念力加身,在来世轮回的路上可以顺利一些。

  一场庄重的仪式完毕,会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那位长老也不啰嗦,翻开了手中的册子,然后望着大家说到:“这本册子里记录的就是这一次为什么邪道如此高调,甚至不惜行事如此强硬,有些疯狂的原因,你们都知道皆因为一个人——杨晟。”

(今天写的太没灵感了,从九点多开始写,到现在才完成一章...在结局不想勉强自己,那今天就这一章吧,哪天我灵感好的时候会多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