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章 金刀斩饿鬼

第三十章 金刀斩饿鬼

  在我紧张的同时,人群中也发出了一阵儿唏嘘声,只有慧觉老头儿还在嚼着他的胡豆,而我师父呢?

  面对扑来的火团,一直反手背在背后的桃木剑忽然就刺了出去,动作快得跟电光疾火似的,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扑哧’一声,那桃木剑竟然没入了那饿鬼的身体。

  饿鬼发出了一声前所未有的惨叫,一下子仰面倒地,竟然再也爬不起来。

  “哼,浪费了我一柄温养数年,上好的法器,今日却是留你不得。”说完,师父竟然双手举过头顶,一个手诀配合着咒语慢慢的成型!

  这个手诀我知道——金刀诀!

  一刀斩下,那是魂飞魄散的事情啊,原本的饿鬼魂都是被师父收着了,准备度化,这一只师父竟然要把它斩到魂飞魄散?

  “老姜,不可!”慧觉终于不嚼胡豆了,大吼了一句。

  毕竟是佛门中人,那慈悲心是极重的,在一次的闲聊中,慧觉老头儿一副没正经的样子,跟我说过,恨不得以一颗慈悲心,度尽天下人,我还以为他是开玩笑。

  可现在我却体会到了他的心情,他是真的很着急的在阻止我师父。

  但是换来的只是我师父的一声冷哼,接着那金刀诀已经毫不犹豫的斩下。

  我有些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施了下茅之术的师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此时的身体是两个人,毕竟请灵上身,或者请力鬼上身(这里的力理解为有功力,有德之凶鬼),借它们功力合二为一,在心性上总是会受一些影响。

  毕竟刚才师父说话时,语调,声音都变得有些陌生,别人听着可能觉得没啥,但是我听着却能听出其中的陌生。

  我不是同情饿鬼,而是那种陌生让我觉得不舒服,这就是我性格里的缺陷,也就是姜老头儿常常叹我修心难,只因太过敏感,而且太重感情导致的拖泥带水。

  一声佛号在我耳边响起,原来是慧觉在我耳边唱了一声佛号。

  那气势汹汹的金刀诀此时已经完全的落在了饿鬼的身上,师父已经在收诀了,和金刀诀原本的汹汹气势不同,这一刀无声无息,饿鬼连哀嚎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生气了。

  在场的除了酥肉,都是道士,生气这种微妙的东西,他们是能感觉的。

  这时,酥肉‘咚咚咚’的从楼里跑了出来,刚才这小子就一直蹲在二楼的阳台上看,见到安全了第一时间就跑了下来,拉着我就问:“三娃儿,饿鬼完蛋了?”

  我还没来得说话,就看见师父已经走到了我面前,在刚才他就已经有特殊的方式请灵离身了。

  “三娃儿,好小子。”师父的一只手搭在了我的头上,用力的揉了几把。

  我知道他是有些内疚,用我当诱饵的事情,这一下他是在发泄他的内疚与担心。

  我不在意的说了一句:“我就没怕过,这算啥?”

  师父嘿嘿的笑了几声,听声音有些虚弱,他转头对慧觉说到:“老慧,怪我?”

  “你刚才请的是啥?沾染了那股凶意?”慧觉问了一句。

  “我请的灵,凶意也沾染不了我,只因这只饿鬼活不得,是真的活不得!我道家与你佛家不同,这也是无奈之举,在我这一脉,尤讲自然之心,当斩则斩.....”姜老头儿望着慧觉认真的说到。

  “阿弥陀佛,饿鬼饱经苦难,说起来也是可怜之生灵,我愿它们苦尽甘来,得成正果,实在不忍杀,你说这只饿鬼活不得,它为啥活不得?”慧觉望着我师父,也是非常认真的问到。

  我师父没有说话,只是转身盯着那阵法中熊熊的火光,失去了身体里的饿鬼魂,那具饿鬼的尸体燃烧的极快,只是短短的功夫,那火光就已徐徐熄灭,剩下了一堆黑灰在阵中。

  直到这火光熄灭,我师父才开口说到:“事情出乎你我的预料,待他们收拾了这一切,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你就知道它为啥非死不可了。”

  说着,姜老头儿拿出了一块玉,只是这块玉的造型奇特,而且在中间还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红光。

  慧觉盯着看了一眼,脸色忽然变了,说到:“你刚才和它打斗之间,竟然取了用这法玉吸了它一丝精血气儿,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阿弥陀佛。”

  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师父和慧觉在说些啥,只觉得莫名其妙之极。

  周围的人原本都是围绕着他们俩个的,也有些莫名其妙,只有胡雪漫失声说了一句:“法玉,这样的法玉,没想到姜师还有这样的东西!”

  我转头问胡雪漫:“这是啥东西?”

  “这是一种刻意练成的法玉,你知道玉吧?极其感受磁场,附着于能量的东西,这其中也包括了极其吸取血气,就如古墓里被尸血浸泡过的玉,都会有隐隐的红色,质地特殊的玉还会形成一种价值连城名为‘血拓’的血玉,通体红艳,放入水中,能把整盆中都印红!你师父手里这块,就是专门养成了这个功能,只要沾染一丝血迹于上,就能把血气引在其中。”胡雪漫简单的跟我解释到。

  “还有这事儿。”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心说这玩意儿不好,总感觉跟个吸血虫似的,那啥血玉我也不喜欢,想着被血泡成的,很膈应。

  可是,我那时哪里知道,那种玉才是宝,尤其是对道家的人来说。

  “把这里收拾,收拾,有一堆麻烦还等着我们。”师父此时已经坐在了一根凳子上,正在闭目养神,吩咐了一句就不再说话。

  我心里很好奇啥叫一堆麻烦,等下师父会带慧觉去哪儿,可是却没法问,刚才的下茅之术,想必是很耗费精力的。

  这时,酥肉窜到了我的身边,说到:“三娃儿,真是TM的刺激啊,不行,等下我还得跟着你们。”

  “刺激?你躲在楼上看,当然刺激,你那么肥,下次就用你当饵。”我没好气的说到。

  酥肉还想说啥,却不想姜老头儿忽然说到:“等下要去的地方,酥肉你就不要去了,三娃儿也不去。”

  “不行,我要去!”我和酥肉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到。

  姜老头儿摸出他的旱烟点上了,抽了一大口,待到那浓烟从鼻子里喷出以后,他才问到:“给我一个要带你们去的理由?”

  “师父,你不觉得我啥也不懂,啥也不知道,遇啥事儿都抓瞎吗?难道以后我就一辈子不出师吗?”我大声的说到。

  姜老头儿愣了一下,然后问到:“啥场面都行?你也要去?”

  我重重的点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沉思了一阵儿,师父说到:“那好,三娃儿,你就去吧。”

  酥肉这时也急眼了,说到:“姜爷,这该看的,不该看的,我都看了,我还怕啥?小时候见蛇灵,大了见饿鬼,我还怕啥?而且有一句话,你别以为我年纪小,就忘了。”

  “啥话?”姜老头儿眉头一挑,倒是有些好奇了。

  “你说过,我和三娃儿有缘,会是很久的朋友的,我都记得!”酥肉斩钉截铁的说到。

  “呵呵....”姜老头儿笑了一声,又吸了一口烟,然后说到:“好吧,你以后估计也得风风雨雨的过着,去就去吧。”

  酥肉欢呼了一声,大家忙了半夜,这时已经有人跑到厨房里,想看看有没有面条弄来吃一点儿了。

  一个多小时以后,院子已经收拾完毕,面条也吃完了,姜老头儿站起来,双手一背,说到:“走吧!我们都去一个地方,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