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章 悲惨日子

第四十章 悲惨日子

  “啊...师父!师父!”当我醒来,看见自己处境的时候,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确切的说,我是被痒醒的,睡着睡着就觉得自己脸很痒,我忍不住去抓,然后去拍,就这样生生的把自己给拍醒了。

  才醒的时候,我还不太清醒,没意识到啥,可等到我下意识的摊开自己的手一看时,我顿时觉得自己要疯了,一手的蚂蚁啊。

  我脸上还在痒,我想用水洗洗,可是我低头一看,我泡澡的大木桶里,那水面上,黑乎乎的一层,不知道死了多少蚂蚁在上面了。

  我有些惊慌的低头四处一看,这地上好多,好多,多到我头晕眼花的蚂蚁在努力的朝着我的木桶里爬!

  这些蚂蚁是想把我吃了吗?

  这么诡异的事情,简直诡异到超过了饿鬼虫,我没有办法,只能声嘶力竭的大喊师父了。

  山上安静,我这喊声传出了很远很远,结果第一个跑来的竟然是凌如月这个小丫头,我原本是想要站起来的,结果看到是她,一下子就坐了下去,只留一个脑袋在水面上,喊到:“你来干啥?”

  “活该。”凌如月朝着我吐了一下舌头,竟然蹦蹦跳跳的跑了,那背影还真是快活啊。

  我气得太阳穴都在跳动,我忽然想起了她那诡异的举止,在我毛巾上拍,又在我身上拍,难道是她?

  师父说过,这世上法术不知凡几,就连我们道家,每一脉都有自己独特的法门,出了中国,还有南洋术法,在西方也有自己的法术系统。

  只是那边的科技发展太快,他们那边的神职人员懂纯正法术的越来越少,反而更偏向于开发人体的各项潜能,就比如特异功能什么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师父来了,凌如月的奶奶也跟着来了。

  我师父一下子就看见了满地的蚂蚁,表情又怪异又无奈,凌如月的奶奶神色却比较严肃。

  我师父无奈的笑了笑,转头对她说:“凌青,你的孙女怕是想把我这里变成蚂蚁窝啊。”

  原来凌如月的奶奶叫凌青,咋孙女和奶奶一个姓啊,可我没办法管这些,这蚂蚁又爬上我脸了。

  凌青奶奶不说话,只是神色严肃的走到我面前来,也不知道她怎么出手的,总之我就闻到一股味儿,然后那些蚂蚁就不往我这儿爬了。

  “我去找如月。”凌青奶奶丢下这句就准备走。

  而我师父神色怪异的看着她,忽然说了句:“如月这小丫头不和你一样吗?当年我肚子疼的,那叫一个死去活来啊。”

  凌青奶奶瞪了我师父一眼,转身走了。

  这时候我师父才嬉皮笑脸的走到我跟前来,说到:“三娃儿,滋味儿好不?”

  “等我起来,我一定得用道术教训教训那个丫头。”我咬牙切齿的,我又不是傻子,从这对话中我就知道,今天我的遭遇是凌如月这丫头干的了,可是我确实是不懂她是干啥的,用了啥法门害我。

  “教训别人?就你那三脚猫的把式?如果你不想更痛苦,这事儿就算了吧。”姜老头儿斜了我一眼,那表情实在可恶。

  “难道她学的就比道术厉害?”我是真的不服气。

  “呵呵,她说的蛊术,入门很容易的,至少一些入门的东西很容易,不像我们要辛苦的修行,累积功力,至少你现在就死了这条心吧。”姜老头儿不咸不淡的说到。

  蛊术?我身上起了一窜鸡皮疙瘩,忽然就想起了那饿鬼虫,就是蛊术高手培育的,简直.....

  再想想我刚才的遭遇,我决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师父,她咋让蚂蚁找上我的?”我还是很好奇一点。

  “蛊术这种事情,我不算太精通,但那小丫头的把式,我还是知道的,她现在可没啥功力,下蛊都是最低级的方式,往你身上拍点啥,蚂蚁不就来了?比如你身上有蚁后受到威胁后,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味儿?”姜老头儿忽然就笑眯眯的,看那样子颇有些幸灾乐祸啊。

  我不说话了,忽然觉得这蛊术挺占便宜的,只要知道其中的关键,谁都能用,我现在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

  当然,在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我对蛊术的认识在当时是多么的幼稚。

  “师父,你看我都这样了,你给弄个香汤,好不好?”既然报仇无望,先占个便宜再说。

  “臭小子!”我师父笑骂到。

  竹林小筑的大厅里,我,我师父,凌青奶奶,凌如月就在这里。

  师父和凌青奶奶自然是坐着的,我头发还在滴着水,挺得意的站在凌如月的旁边,而那小丫头撅着嘴,一脸的不服气。

  “如月,如果再有下次,你身上的东西我就会给你收了,你忘记规矩了吗?”凌青奶奶训着如月,我在一旁得意着,看吧,这就是大仇得报。

  “奶奶,我不是故意的,是他先欺负我的。”如月小嘴一撇,一下子眼泪就掉下来了。

  这下姜老头儿不淡定了,一下子就心疼起来,对凌青奶奶说到:“我说你就算了吧,小孩子说说就可以了。”

  我心里骂到,你对我是说说就可以了的吗?你那铁掌我可没尝过。

  接着,姜老头儿又一把拉过如月,帮她擦眼泪,问她:“三娃儿咋欺负你呢,姜爷爷帮你出气。”

  如月做出一副非常懂事的样子,说到:“姜爷爷和奶奶在谈事情,如月就自己去玩,看见哥哥在练功,如月找哥哥玩,可是哥哥让如月到一边去,说如月就是眼睛大点儿,皮肤白点儿,他一点都不喜欢如月。”

  我一下子就愣了,这小丫头好厉害,三句两句就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虽然事情是这样,可是怎么经她一说,就变了味儿呢?

  在姜老头儿的保护下,凌青奶奶倒是不好多训如月了,她只是很严肃的看着如月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可是姜老头儿一下子就朝我脑袋拍来,‘啪’的一下我就结结实实的挨住了。

  “三娃儿,你可是出息了啊,欺负一个11岁的小丫头,人家不乖,你乖吗?你有本事也眼睛大点儿,皮肤白点儿啊,看你跟个猴子似的!”

  我那个气啊,继我妈之后,我师父又成了一名坚定的叛徒。

  我恶狠狠的望着如月,这小丫头挺能装的啊,我一点都没风度,我真想抽她!

  “如月,你要和三哥哥好好相处的,后天奶奶要和姜爷爷去办一些事情,你就和三哥哥在山上等着,你还要三哥哥照顾你的。”凌青奶奶的话无异于丢下一个重磅炸弹。

  “咋可能,我要照顾她?”

  “不要,我要和奶奶一块儿去!”

  我和如月几乎同时说到。

  姜老头儿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对我吼到:“你敢不好好照顾如月,要我回来,如月少了一根头发,你就等着给我抄一万遍《道德经》去。”

  而凌青奶奶也只是淡淡的说到:“如月,如果你这次不听话,你身上的蛊引,我会全部没收的,包括你的那些宠物。”

  我不想屈服,我绝对要抗争。

  可是如月却很小声的说了一句:“包括我的花飞飞吗?”

  “嗯。”凌青奶奶很淡定却很认真的样子。

  如月不说话了,可姜老头儿却有话要说:“三娃儿,人家小丫头都那么懂事儿,你要给我说半个不字,今天晚上就给我抄《道德经》去!”

  “那饭谁做?”来一女的,总不可能叫我做饭吧?我11岁的时候,可已经给姜老头儿煮饭好些年了。

  “你!”姜老头儿都不带犹豫的。

  “衣服谁洗呢?”我快哭了,我还是抱着一点希望,俗话说分工合作嘛。

  “还是你!”毫无感情的声音。

  我哭丧着脸,眼睛的余光看见了如月那小丫头,抿着嘴,带着一副乖乖的微笑,可是那眼中分明就是得意啊!

  事实证明我一点都没有错看她,在之后的几天,我竟然被她‘教唆’着,和她一起做了一件极度疯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