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二章 教唆

第四十二章 教唆

  我就知道凌如月这丫头和我过不去,可我不敢动,也不敢说话,额头的一滴冷汗直接划过我的脸,‘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好了,飞飞,回来吧。”凌如月打了个哈欠,很无聊的样子,伸出手,那只蜘蛛竟然真的飞了回去。

  我松了一口气,酥肉好心的把我拉了起来,我擦了一把冷汗,可是不敢说话,也不敢抱怨,那只啥花飞飞还在凌如月那里爬来爬去的,我怕。

  酥肉估计也意识到了这小姑娘有多古怪,他有些小心的说到:“花飞飞好厉害啊,没翅膀都能飞。”

  狗日的酥肉,叛徒,一看见那蜘蛛,竟然开始拍凌如月的马屁。

  我在心里把酥肉和凌如月骂到死了,可脸上还保持着僵硬的笑容,我一百次的告诉自己,我可不是对凌如月屈服了,我是对花飞飞佩服,嗯,佩服。

  “胖哥哥,你好傻哦,你没看出来吗?它不是真飞,是因为蛛丝。”凌如月手一翻,那只花飞飞就不见了,接下来就看见她在给一个竹筒盖盖子,盖上以后,就把竹筒挂在了腰间。

  还好,我嘘了一口气,那花飞飞的来历还不奇怪,原来一直在她腰间的竹筒里,要是没那个竹筒,我还以为会是他肚子里跑出来的。

  我其实注意过她那个竹筒,也问过她,她说装的吃的,我还真就天真的信了,这花飞飞是吃的?!

  “凌奶奶没把花飞飞收走?”我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

  凌如月哼了一声,说到:“飞飞小时候就是跟着我的,奶奶收走它,它会伤心的,它要陪着我。”

  我和酥肉同时狂咳了起来,一只蜘蛛还有小时候,还会伤心?

  玩蛊术的姑娘,以后得嫁给虫子吧?这只是我当时一个恶劣的想法,可当有一天,我真的踏进了苗疆,我才知道,嫁给自己的蛊物,还真不是只存在于想象中。

  花飞飞的事情暂时告了一段落,凌如月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我们:“你们看见花飞飞了,相信了吧,那些鬼王虫,飞飞能对付的,我们就去饿鬼墓嘛。”

  酥肉心痒难耐,转头对我说到:“三娃儿,你也学了那么多年,人家如月都不怕,你还不敢去了?”

  我同样是心痒难耐,握着拳头,连手心都痒了,我是想去,可是就这样去?我望着酥肉:“如果在里面遇见啥危险咋办?”

  “能遇见什么?你也不想想,姜爷爷,我奶奶,还有慧觉爷爷,还有好多好多人都先下去了,有危险他们也先解决了,我们就是去看下饿鬼墓是什么样子,胆小鬼。”凌如月又骂我胆小鬼!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的建议是那么的让人动心,她的脑袋瓜子真的很聪明啊,这都能分析出来。

  “可是师父他们发现了咋办?”我竟然不自觉的就跟着这小丫头的思路走了,回头一想,还真是汗颜,我竟然会去问一个11岁的小丫头,师父他们发现了咋办。

  “他们去了那么久,我们现在去,他们才不一定会发现啊?就算发现了,也不能撵我们出去了,大不了回来训我们一顿,撒撒娇就好了啊。反正我奶奶疼我。”凌如月脑袋一偏,用大大咧咧的语气说到。

  那说话的神态倒是大大咧咧,可这回答真是心细如发啊,好的后果,坏的后果以及坏的后果的应对都想到了。

  问题是她奶奶是疼我,我师父呢?我师父也疼我,可要我跟他撒娇?

  我忽然一阵恶寒,得了,老子豁出去了,撒娇就撒娇。

  想到这里,我对饿鬼墓的好奇心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我‘霍’的一声站起来,说到:“那还等啥?我们出发吧?酥肉就不许去了,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

  这确实是为酥肉好,因为说起来遇见啥危险,我和花飞飞还有一点自保能力,酥肉可是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

  “那可不成,三娃儿,今天你就别想丢下我,你们啥事儿我没跟着过,蛇灵,饿鬼啥的,姜爷都没嫌弃我,你可不能嫌弃我!”酥肉大声的吼到。

  我有些犹豫,毕竟我那时才15岁,可是经不起‘教唆’的年纪,说起来酥肉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少年心性,总是喜欢热闹的。

  “就让胖哥哥去呗,我都能保护他。”凌如月在旁边懒洋洋的说到。

  我这时才发现,哪里酥肉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啊,明明凌如月才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等我。”酥肉喊了一句,然后冲进厨房里,把擀面杖拿上了,还把一把菜刀别进了裤子里。

  “这样总成了吧?”酥肉望着我,充满希望的说到。

  我无言的看着,在饿鬼墓里菜刀和擀面杖能有啥作用?

  可是,我想我师父做事情都没有避讳酥肉,我这个他最好的哥们没道理丢下他啊,再说了,饿鬼墓是师父他们先进了,危险估计他们也给清除了,带上酥肉应该没事儿吧?

  这样想着,我点头对酥肉说到:“那还啰嗦啥,咱们出发呗,把擀面杖和菜刀给我收起来,放身上不怕人看见问啊。”

  酥肉乐呵呵的点头,去把我的书包拿了出来,把菜刀和擀面杖收了起来,想着,酥肉又去厨房拿了几个大馒头塞进去,还用水壶装了一壶水。

  “你这是干啥?春游啊?”我无奈的说到,馒头和水带进饿鬼墓干啥?

  “三娃儿,你没听郭二说吗?一条走廊走了5,6分钟都没到头,那里面得有多大啊?我回去就琢磨过了,在直线上走个5,6分钟,都能从我家走到你原来的家了。”酥肉这小子的脑子还是挺活泛的。

  以前我和酥肉的家很近,不过放到一个墓里,那距离还是有些吓人了,听到这里,我来了兴趣,望着他说到:“然后呢?”

  “我想啊,那墓里总不可能是一条直通通的直线吧?万一吧,就说万一吧,里面歪歪曲曲的呢?我们不知道要走多久,这晚饭总不能耽误吧?”酥肉这样说到。

  “那么大?怕是半个乡场下面都是这墓了,好了,带上,我们走吧。”我这人是一个说干就干的人,就这样,在我打理了一番竹林小筑,锁好门以后就出发了。

  “咋是这情况,这要咋混进去啊?”酥肉抓着脑袋,在那里着急了,原来饿鬼墓那里早就修了一堵围墙,只留了一个小门,现在起码有5,6个人在小门那里守着。

  这情况是我也没料到的,这也怪我想事情简单,既然修了墙,会不让人守着吗?

  我敢打赌,这些人是绝对不会放我们进去的。

  但是既然来都来了,就这样回去,我也不甘心,于是说到:“再等等看吧,那些人总得要吃饭什么的吧?”

  “吃饭也不会全去啊?”感觉酥肉颓废了。

  “哎....”这时凌如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我和酥肉回过头去看了她一眼,她也表示放弃了吗?

  可是凌如月却说到:“原本我还偷偷藏了一点东西,奶奶不知道的,现在去用了,少不得要挨奶奶骂。”

  “那你还想不想进去了?”酥肉那是急啊,他又不傻,能听出凌如月的话里这件事情有门。

  我也在旁边说到:“挨骂算啥?我都豁出去了,你奶奶是骂你,我师父可是实打实的要揍我的,你有办法,就赶紧的。”

  “那好吧。”凌如月那小丫头兴奋的站了起来,我恍惚间有种错觉,觉得这小丫头原本就打算这么做,只是需要我和酥肉给她一个理由而已。

  到时候好撇清楚关系?还是我想多了?小姑娘能有这心眼吗?

  在我还在思考的时候,凌如月已经从我们藏身的小土坡那里走了出去,一脸天真无邪的朝着那几个守门的战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