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五章 诡异

第四十五章 诡异

  整个墓道黑沉沉的,安静得就如一潭死水,只剩下我们三个的脚步声在墓道里回荡,这根本就不像有人来过的样子。

  黑暗连同安静就如一张怪兽的大嘴,要把人吞噬的感觉,特别是饿鬼墓里,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气场,让人的情绪也不自觉的负面起来。

  恐惧,暴躁,沉重.....

  就这样,我们沉默着在墓道里前行,一副一副的饿鬼浮雕不时的在我们眼角的余光里闪过,我竟然不去看这些栩栩如生的浮雕,此时竟然就只有一个念头,快些找到师父他们。

  沉闷的前行了5分钟,一道开着的小门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第一个念头就是郭二说起过的那个密室,养蛊的密室!

  “要进去看吗?”我回头问酥肉和凌如月。

  酥肉点点头,凌如月也表示同意,只是在这个时候,她把花飞飞拿出来了,趴在了她的肩头。

  我很想骂凌如月,还嫌这个墓不够诡异吗?一个小女孩弄只蜘蛛趴身上,这画面怎么看,怎么怪异,更让人心里压抑。

  我深吸了一口气,才忍住了骂人的冲动,我自己也不知道为啥进了这里,会如此的暴躁,而且是带着冲动的暴躁。

  我们三个人进了密室,当油灯光照亮密室的时候,酥肉就忍不住吼了一句:“姜爷他们来过!”

  的确是这样的,整个密室里原本按照郭二的描述有很多的罐子,里面装的是饿鬼虫的虫卵,但是现在一地的碎片,显然是罐子被打破了。

  原先墙壁上郭二曾描述过有很多管子连通了上面的一个大罐子,师父曾经说过那个大罐子为了培养一个密室的虫王,可是现在,这些管子都变得歪七八糟,上面那个大罐子斜在了一旁,但我知道那是郭二他们做的。

  看来师父他们的确来过这里,可是他们早上就进墓了,怎么现在还没半点动静?整个墓室那么安静,他们去哪里了?

  “这里怕没啥好看的吧?”酥肉望着一地的狼藉,表示想要离开。

  可是凌如月却蹲了下来,捡起一块碎片仔细看了看,并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她肩膀上的花飞飞竟然不安起来,做出了一副比以前更加狰狞的样子,像是要攻击什么。

  “飞飞。”凌如月叫了一声,竟然轻轻的摸了摸那只蜘蛛,似乎是在安抚它,蜘蛛能接受人的安抚吗?事实上,那只蜘蛛的确安静了下来。

  “你看出什么来了?”我很好奇凌如月的举动,不禁问到。

  “很厉害啊,这种配方几乎快失传了。”凌如月扔下碎片,也不具体说什么,然后跟我说:“我们走吧。”

  走出了这间密室,我们继续前行,这墓道就是笔直的墓道,根本没有什么弯弯绕绕。

  接下来,就是郭二他们没有探索到的地方,我不知道为什么心跳急剧的加快,有一种我在冒险的感觉,这明明就是我师父他们来过的地方啊,我咋会有这样的感觉?

  整个笔直的墓道好像无穷无尽,我们又走了5分钟,再次出现一间密室。

  对望了一眼,我们三个毫不犹豫的进去了,因为这笔直的墓道走来实在让人窒息,没有别的景色,只有似乎无穷尽的饿鬼浮雕,也没有曲折,安静的要命,而脚步声显然也不是什么好听的声音!

  这间密室的出现,简直就像拯救我们似的,把我们拯救出这无穷无尽的沉闷。

  “妈的,我以为我一辈子都得这么走下去了,看来这墓道还是有尽头的。”酥肉忍不住骂了一句,这也不怪他,在这墓道里我的脾气都克制不住,何况是他。

  不过,我的心情也一阵轻松,能再出现一间密室,就说明我们是在前行,刚才那感觉真的就像酥肉所说的那样,无穷无尽!

  凌如月没发表什么意见,可她竟然又哼起了一首苗家的小曲儿,可见心情也是放松的。

  我们三个怀着轻松的心情走进了那间密室,反正这一定是师父他们处理的过的,没什么好担心的,再不济,凌如月不是说有花飞飞可以打败饿鬼虫吗?

  一个密室只会有一条饿鬼虫,那些饿鬼卵根本不必担心。

  可是一踏进那间密室,我们就愣住了,确切的说,是傻了,同样是一片狼藉,同样没有一个活物,怎么看起来就那么眼熟呢?

  确切的说,我们刚才明明就见过这间密室。

  “呵呵,呵呵...”酥肉毫无由来的傻笑了起来,这是压力大的一种表现,他转头跟我说了一句:“三娃儿,姜爷他们把这里破坏的可真彻底啊。”

  “是啊,我奶奶...”凌如月也这样说。

  可是没等凌如月说完话,我就说到:“你们这是干啥?自我安慰?仔细看看吧!”

  在这种情况下,保持清醒是一件残酷的事情,我也想安慰自己说,这是师父他们破坏的另外一间密室,可显然不是,因为那个曾经养虫王的罐子,连歪斜的角度都是一样的,这可能吗?

  “也许就是姜爷他们干的呢?”酥肉的语气变得不确定起来,脸上的傻笑没有了,换上的是一种迷茫。

  “就是,破坏东西而已,哪里不是一样的。”凌如月的眼神也迷茫了起来。

  我傻呆呆的望着他们,不是这样吧?哪有强行说服自己去相信一件根本就是错的的事情呢?

  有些发火,我一把拉过酥肉,说到:“你看,看这个罐子,当时就在这个角落里,你说是我师父他们破坏的,可是你看清楚,不可能两间密室的罐子,都放在同一个地方吧?”

  酥肉很轻松的说到:“三娃儿,你想多了。”

  我无名火气,一把推开酥肉,一下子又拉住凌如月,扯了她过来,连她肩膀上那只花飞飞我都忽略了,直接指着地上的一块碎片说到:“凌如月,这是你刚才亲手扔的碎片,就扔在这靠门口的地方,你没发现?”

  凌如月也以一种飘忽的语气回答我:“三哥哥,罐子一破,当然到处都是碎片儿,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心里一股说不出来的火气,直冲脑门,他们是傻了吗?他们是要干什么?想着想着,我就暴怒了起来,冲过去就掐住了酥肉的脖子,大声吼到:“你TM是故意的吧?你傻了吧?”

  酥肉一把推开我,吼到:“我看你才是傻了,没事儿找事儿。”

  然后直接不理我,拉着凌如月说到:“路是对的,走吧,如月妹子。”

  “不许走!”我狂吼到,这是凌如月回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趴肩膀上的花飞飞竟然对我做出了一副狰狞的样子,看样子一言不合,花飞飞就要过来了。

  我是在暴怒的情绪中,可是这不能压制住我对蜘蛛这种东西本身的恐怖,冷汗瞬间就布满了我的额头,可是我就是看酥肉,看凌如月不顺眼,我想冲过去拦住他们。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用左手擦了一把冷汗,一股子熟悉的香气飘进了我的鼻子,是我戴在左手上的沉香!

  那股香气有一股说不出来,让我舒服的味道,至少在平日里,我是感觉不到这种感觉的。

  随着这股香气飘进鼻腔,我的脑子一个激灵,一下子从暴怒的情绪中清醒了过来,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下子我就忍不住抖了一下。

  想也不想的,一把就把沉香串珠扯开了,沉香串珠一下子分散开来,我把它们装进裤兜里,然后拿起两颗,想也不想的追了过去。

  这时,酥肉回过头来对我说到:“三娃儿,想通了,要和我们一起走了?我就说这条路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