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六章 开眼,灭!

第四十六章 开眼,灭!

  对个屁!我在心里骂了一句,快速的走过去,也不管酥肉愿不愿意,一粒沉香珠子就给他塞嘴里了,为了避免他吞下去,我捏住了他的嘴。

  酥肉的眼神一下清醒了过来,我用眼神示意他别说话,然后对凌如月说到:“走累了,吃个糖吧?”

  “你还有糖?”凌如月仿佛只是对坚持走下去这件事情非常执着,其它的事儿倒也还好。

  “有啊,刚才喂酥肉吃了一颗,你也吃一颗吧?”我很无奈,如果不是那只花飞飞,我绝对不会那么麻烦,直接塞凌如月嘴巴里就行了。

  “那好吧。”凌如月点头。

  “啊...”我故意张大嘴巴。

  凌如月身为一个蛊术苗女,其实应该对别人喂东西进嘴巴非常警醒的,可是她现在也不是很清醒,也下意识的顺从的啊了一声,我一下子就把沉香珠塞了进去。

  凌如月比酥肉苏醒的快,沉香珠一进嘴里,眼神立刻就清醒了过来,她一口吐出沉香珠,有些不满的说到:“陈承一,你给我吃的什么呢?”

  我松了口气,说到:“你要不想再被迷住,就把沉香珠含着,沉香的气味驱晦避邪,而且醒脑,你想不起你刚才的行为吗?”

  凌如月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倒也不罗嗦,二话不说把沉香珠含进了口里。

  这沉香串儿是我祖师爷的,那奇楠沉我不知道有多珍贵,但是我知道是祖师爷的东西,就一定不凡,在我心里,那位喜欢被别人称呼为老李的祖师爷,可是比我师父厉害很多倍的。

  “三娃儿,一直含着吗?”酥肉嘟嘟囔囔的说话,因为嘴巴里含着一颗珠子,他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只能含着,如果你不想再被迷惑的话。”我说到。

  “我们刚才是不是进了一间密室?”凌如月也含糊不清的问到。

  我有些震惊,可是我什么都不能说,至少现在不能,我问到:“你想不起来了?”

  又问酥肉:“你也想不起来了?”

  他们俩个同时点头,还想说点什么,我却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把他们拉近了那间密室。

  望着非常震惊的两人,我说:“你们发现什么了吗?”

  酥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想起来了,我进了这间屋子,可是后来我不太记得了,这,这不是....”

  “别说话!”我吼了酥肉一声!

  酥肉不敢说话了,他和我还有师父接触了很多,他知道恐怕遇上麻烦了,只是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姜爷他们不是走在前面吗?咋会有这样的事儿。”

  凌如月显然也看出了问题,可是比起酥肉,她冷静一点儿,只是问我:“三哥哥,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什么的,我现在可不敢说,我只是对凌如月说到:“听说花飞飞的毒很厉害?那天你说的完全是真的吗?不许吹牛!”

  凌如月多机灵一个丫头啊,点头认真的说到:“是真的啊,别以为多稀奇,狗也能做到啊,不过要患狂犬病的狗才行,它们的牙齿也能咬到一些东西,伤了那些东西,人可不得疯?”

  凌如月的意思我自然明白,疯狗的事儿我师父也跟我提过,他说过疯狗的牙齿能咬伤灵魂,让人只剩下一些本能,疯狗病的症状和僵尸差不多,其实就是一个没魂的身体,是伤魂!而不是伤魄!偏偏魂才是人类最重要的东西,就好比大脑是个容器,而魂是指挥它的东西。

  “哦,那花飞飞会飞吧?”我假装无意的问到凌如月。

  “会啊。”凌如月和我配合的一问一答。

  酥肉在旁边迷茫的不得了,几次想说话,都被我狠狠的掐了一把!

  “我不信,让它飞给我看。”我说这个的时候,望着凌如月的眼神已经非常严肃了。

  凌如月心领神会的说到:“要咋飞,你才相信?”

  “等会儿我指个地方,你就让它飞那儿去,我就信,我随便指个地方啊?”我用眼神在和凌如月示意。

  酥肉急了,他很清楚,这个密室就是我们刚才来过的密室,这情况得多严重啊,我们迷路了,这两个人竟然不慌张,还讨论起花飞飞来了,还都是些废话,这是哪儿来闲情逸致啊?

  可是我狠狠瞪了一眼酥肉,酥肉虽然着急,却也不敢说什么。

  也就是现在,我凝神静气,开眼的口诀开始在心里默念,不得不承认我的灵觉非常强大,只是一瞬间,眼前的景物就开始重叠,我立刻闭上了眼睛,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迷蒙了起来,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四处流动的,冰冷的,淡青有些发黑的阴气。

  接着,我四处一看,忽然发现一个长发的女人正倒掉在密室的门口,眼神非常阴狠的望着我们。

  那形象非常的恐怖,人一旦失去了生气,光是尸体就会给人一种灰暗的感觉,那脸普通人看了会觉得不舒服,何况是鬼?那形象根本不会好到哪儿去。

  我忍住心中的恐惧,忽然就指着她倒掉着的地方,对凌如月说到:“让花飞飞飞那儿去,快点!”

  凌如月的反应很快,那奇怪的哨子早已经含在嘴里,沉香珠子被她拿在手上,我的话刚落音,凌如月就吹响了哨子,花飞飞的动作非常的迅捷,只是一眨眼功夫就飞到了我指定的地方。

  它不是用咬的,而是直接释放出了一滴毒液,那滴毒液的颜色在我的天眼下,呈一种赤红色,只是它慢慢的落下地以后,那红色就淡了很多!

  花飞飞的毒液,原来是阳性很重的毒液,难怪会伤到鬼!

  在花飞飞的毒液碰到鬼以后,我分明看见那鬼先是静止不动,接下来就全身颤抖,一下子就变得模糊了很多。

  我毕竟是少年心性,也不知道轻重,逮过旁边的酥肉,拿起他的手,对着中指一口就使劲的咬了下去,酥肉疼的唉哟一声,我却懒得跟他解释,冲过去,一口中指血混着唾液就喷到了那鬼的身上。

  鬼本是无形之物,中指血当然是穿过了她的身体,只是在天眼下,中指血用一层淡黄接近淡红的毫光,穿过她之后,那层毫光就没了!

  接着我就看见那鬼的身体越变越淡,一张脸已经完全的扭曲了,发出一种无声的嚎叫,可也就是同时,我,酥肉,花飞飞的脑袋都开始剧痛起来。

  师父说过,鬼的声音我们不可能听见,但是它确实是有声音的,这种声音对人的大脑影响是很大的。

  我咬牙挺住,坚持开着天眼,我怕这只鬼不杀,我们就永远的迷失在这墓道内了,如果她这样都还不死,那么我不介意给她补上一下!

  她的身形终于快接近于虚无了,最后在我的眼中她消散了,就类似一股青烟那样消散。

  我长吁了一口气,收了天眼,睁开了眼睛,只是这一瞬间,我就差点坐倒在地上!酥肉一把拉住了我!

  他在喋喋不休的抱怨:“三娃儿,你咬我做啥?好疼的,你咋不咬你自己?”

  “因为我怕疼,先咬你,下次咬我自己。”说完这句话,我就觉得天旋地转的,一下子靠在了墙上,酥肉都拉不住我。

  酥肉还在抱怨,凌如月也在说着什么,可惜我完全听不见,脑袋剧痛无比,师父说灵觉强,不见得能承受开眼,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要修到位之后,开眼才会变得轻松一些。

  可惜的是,那时的我根本不懂凡事留一线的那种慈悲,和那种因果的纠缠,一出手就打得那鬼魂飞魄散,结果导致了我在饿鬼墓中的运势低到了极点。

  好一阵儿,我才恢复过来,一恢复过来,就看见酥肉那张大脸处在我跟前,问我到:“三娃儿,你怕是该跟我讲讲是咋回事儿吧?”

  “就是,三哥哥,我们遇见的是什么?”凌如月也在旁边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