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八章 选择

第四十八章 选择

  是的,前面有三条岔路口,现在走哪条却成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其中一条是笔直前进的,一条是直接转弯的,还有一条是斜着出去的,其中斜着出去那条和另外两条墓道有很大的区别,因为上面没有饿鬼浮雕。

  “三娃儿,别选那条直道儿,我走直道都快走吐了,这样直着一看,说不定还得有拦路鬼。”我还没说话,酥肉就直接说了。

  那小子挺一根筋的,在直道儿上吃了亏,是再咋也不肯走直道了。

  油灯的光,亮的很有限度,而且我已经把它调到最小,我怕灯油浪费不起,所以这样的光亮根本不可能照亮前方,让我有个直接的判断!

  人的心理往往又很奇怪,有一句话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何况我们刚刚才经历过,我以为酥肉的话不会影响我,可是我的心理下意识的就把那条直道儿给排除了。

  我说了句:“我觉得直道上是比较容易有陷阱的,这条道我们不走,而且师父他们要解决这个墓的事儿,也不可能对直走吧?如月,你说呢?”

  其实,我不敢肯定,这个墓太诡异了,刚才经历的那一幕让我有一种不敢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东西,这个墓如果不小心,那就是生死的问题。

  我不知道凌如月有没有这样的想法,可是凌如月给我的答案也是一样:“对,三哥哥,我们不选那条直道儿。”

  就这样,那条直道儿被我们排除,剩下的两条路却是难题了,就算我们年级少,是少年心性,都很明白,找不找得到师父,是我们安全的保障。

  明明那么危险,却也不肯退却,估计也就只有少年人才有这种冒险精神吧。

  也就在我们犹豫的时候,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条拐弯的道儿,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很像是一个女人笑的声音,那笑声不带任何的愉悦情绪,就是那种很冷的,单纯的为笑而笑的声音,让人心寒到骨子里。

  我们三个有些毛骨悚然的对望了一眼,几乎是同时的,毫不犹豫的跑进了那条斜出去的路!

  跑进了了那条路之后,身后的声音渐渐就没有了,我们三个有些惊魂未定的停下来,刚才我敢肯定,我们几乎是用跑的,只是我们自己身在恐惧中,而根本不自知。

  现在停下来之后,我们三个就听见了彼此重重的喘息声,还有那‘咚咚’的心跳声,其实这点儿路不算什么,关键的地方在于恐惧。

  “狗日的!那是啥声音啊,我一听脚就发软。”酥肉骂了一句。

  的确,让声音有一种很神奇的力量,让人在心里就觉得恐惧,退缩,好像在面对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根本无力抵抗一样。

  “你忘了?郭二他们曾经提过这个声音,可他们没说过这么恐怖啊?”我有些疑惑,觉得似乎抓住了一些问题,又没抓住一样。

  “我咋知道,估计是郭二没上过啥学,没啥文化,形容的不够好吧。”酥肉拿起水来喝了一口,又递给凌如月,反正这小子一根筋,问了也白问。

  凌如月喝了一口水,缓了过来,把水递给我,然后才说到:“是很恐怖,那种恐怖,花飞飞都有反应了,在竹筒里很焦躁。”

  说话间,凌如月把花飞飞取了出来,果然花飞飞很焦躁不安的爬来爬去,而且那种随时准备进攻的感觉非常的明显。

  “快收起来吧,等下别咬我一口。”酥肉没心思去体会花飞飞的心思,反倒是打量起这墓道来。

  看了半天,他才对我说到:“三娃儿,发现没?这墓道不一样啊。”

  我没好气的说到:“早发现了,这墓道没饿鬼浮雕了,是吧?”

  “是啊,感觉像进入了两个坟墓似的。”凌如月也接了一句,接着她又说到:“可关键是,走这条道能找到师父他们吗?”

  我没好气的说到:“两个办法,第一个退回三岔路口等,第二个,我们就回去。但是无论哪个办法,都等经过刚才那里,谁知道那里有啥玩意儿。”

  “就是,我不回去!”酥肉急了,让他再听一次那个声音他都受不了,要是想着可能面对,他就更不乐意了。

  “哎,要是小黑在,就好了。”凌如月忽然感叹了一句。

  “小黑是啥?”我有点不能理解,我觉得小黑一般是狗的名字吧。

  “一种蛊虫啊,隔着很远都能感应彼此的位置,奶奶身上有一只,只要我们在这墓里了,我把小黑放出去,跟着它走,就能找到奶奶。可惜奶奶就怕我跟来,给我收走了。”凌如月小声的说到。

  酥肉没心没肺的说了句:“这样看来,你奶奶还挺了解你的。”

  “死酥肉,你说啥?”凌如月说着就要翻脸。

  我简直懒得听这两个人扯淡,说到:“别闹了,我们现在还不够惨吗?走吧,总不能在这儿呆着吧,总之人在不在,得找过了再说。”

  “三娃儿,你意思是说进去?”酥肉小心的问到。

  “不然呢?你不想看金银财宝吗?我们现在走这条路,就是去看金银财宝的!”其实走上这条路,我心里还是有底的,所以才敢进去找师父他们。

  我的想法是,如果我师父他们不在那里面,我们就出去,在墓道里等着,因为在那个时候师父他们很有可能就解决完了另外两条路上的事儿,说不定会往这里赶,再不济,那冷笑的女人总得被师父他们解决了吧?

  “金银财宝?不行,三娃儿,你得和我说说咋回事儿?”酥肉一下就拉住了我。

  “对的,三哥哥,为什么可以进去找啊?”其实凌如月那小丫头怕了,这条墓道相对平静,让人有一种安全感。

  “因为我师父曾经说过这个墓很有可能是墓中墓,现在进来了,我可以肯定这件事儿了,你们没发现了,这条墓道跟那两条墓道的风格完全不一样,那两条墓道延伸进去的,才是真正的饿鬼墓,而这一条,应该是饿鬼墓依附的墓中墓,那么下去之后的这个墓,肯定就没有饿鬼的存在,那墓里最多不过是死人,死了很多年的死人,你们怕吗?反正我不怕!”我说的是实话,我确实不怕死人。

  “万一,万一...有鬼呢?”酥肉有些神经紧张的说到。

  凌如月到底是个女孩子,被酥肉这神叨叨的语气吓了一大跳,一下子抓紧了我的手臂。

  我‘啪’的一声重重的拍在了酥肉的肥肉上,说到:“你别在那儿用这种语气吓人!这人可不能吓,自己吓自己都不成,因为一惊吓,气场就弱了,这气场一弱,才容易被迷惑,被鬼缠上,你小子找打呢!”

  酥肉听我这么一说,立刻把胸膛挺起来了,拍的‘啪啪’直响,说到:“老子会怕?刚才老子的血才灭了一只,老子身上血还多着呢,来多少灭多少!”

  但是凌如月却有些颓废的说到:“飞飞不能消耗太多毒液的,得休息,休息。”

  而且我也没说,中指血其实是有限制的,就比如在一天之内只能用一到两次,只有那一到两次里面才有那么重的阳气,多了也不行!

  不过,一个墓里能有多少鬼啊?在我的想法里,一个墓里就葬着一个人,就算最坏的情况有鬼,也就是一只,我还能想到办法对付,再说了,还不一定有呢。

  安慰了一下凌如月让她放心,我带着酥肉和凌如月大踏步的朝着墓道深入了进去,我当时不知道的是,我因为才让一只鬼魂飞魄散了,运势是属于最低的时候,我以为一切都尽在自己的把握。

  接下来的一切,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