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一章 尸骨

第五十一章 尸骨

  ‘咚咚咚’,酥肉连退了三步,显然壁画上那狰狞的玩意儿吓到了他了,他也不是傻子,何况这壁画上的一切画的那么明显,他至少能看出来,这家伙是吃人的。

  “这不是最糟糕的,糟糕的是这个!”我指着顶上的浮雕,随便把油灯也递了上去,一下子整个浮雕就看得清清楚楚。

  酥肉吓的‘哇呀’一声就坐下了,因为在这个房间的顶上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那个怪物的雕像。

  可是凌如月却很镇定,按理说骷髅头都能把她吓成那个样子,这个浮雕,还有我刚才指的那个怪物她却一点儿都不害怕。

  我看出来了,问到:“如月,你不怕吗?”

  “为什么要怕?我知道这个东西,养蛊的人会用它的毒液。”只要一涉及到蛊术的东西,凌如月就不怕了。

  “你见过?”酥肉这时也从地上爬起来了,他很好奇,凌如月见过这种怪物。

  “见过,这是一种蛇,蛊苗寨子里也很少有人有这种蛇,是很厉害的蛊物,我们叫它‘黑曼’,是黑色的曼陀花的意思。传说中黄泉路上开满了红色曼陀罗花,踏上黄泉路,既是不归路,见到这种蛇,也就是踏上了不归路。”凌如月认真的说到。

  黑曼?我的脑子晕乎乎的,听都没听过,以我有限的知识,我只知道黑曼巴,绿曼巴之类的毒蛇,什么时候冒出个‘黑曼’啊?

  我有些不相信的望向凌如月,这小丫头不是在扯淡吧?

  可是凌如月只是淡淡的说到:“厉害是厉害,算不上顶级的,这世界上奇怪的毒虫毒蛇,千奇百怪,你不知道算正常,对哦,它在你们汉族也有种说法呢,叫‘烛龙’,长成那么大一条的真少见。”

  “它有角,它有爪子啊!”酥肉犹自不相信这是一条蛇。

  “任何的生灵到了一定的程度都会异变啊,何况蛇这种那么有灵性的东西?”说着,她有些神秘的望向酥肉:“你见过异变的狐狸吗?”

  “我X,别给我说这些,我怕。”酥肉不想听了,在死人堆里听这个,谁有兴趣?

  “异变?你说的是修炼成精?”这些传说我倒是听了不少,可惜我的师父不给出任何的意见。

  “是啊,成精,这条‘黑曼’不伦不类的,距离成精还早着呢,估计是被人发现,当神物供起来了,可是神物为什么要陪葬呢?”这丫头咬着指甲,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到:“凌如月,我认真的,是认真的问你,为啥不怕?”

  “因为它死了啊!”凌如月淡淡的说到。

  “它死了?”我有些不相信。

  “走吧,我们走下去就能看见,反正到了墓室,奶奶他们也不会太远了。”凌如月有着强烈的信心。

  而我决定相信她,这是我未知的领域,我只能相信她,我甚至连烛龙是什么都不知道。

  “三娃儿,你刚才说最糟糕的不是这个是什么意思?”酥肉看见我和凌如月走了,连忙追上来问到。

  “很简单,这里有‘黑曼’的雕刻,说明这里是属于它的地盘,加上地上那么多人骨,我觉得这里是饲养室,忘记历史课了啊?在奴隶时代,那些献祭的活人,总是一堆堆的被埋在一起,这里就是蛇吃东西的地方。”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的理由,我只是看到这个雕刻,就有这种感觉。

  “是啊,蛇吃东西,把能消化的消化了,不能消化的吐出来,这些人骨很完整啊。”酥肉和我一样,在乡下长大,这些见识还是有的。

  可怎么想怎么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蛇吃东西的过程,我可不想看见。

  这间墓室不大,很快我们就走了出去,按照壁画下面的文字说明,这里是唯一能安全进到主墓室的地方,那个盗墓者之所以饮恨,是因为他没料到那条‘黑曼’能活那么久。

  我不清楚历史,但我知道那个盗墓者书写的既然是古代繁体,那也就是古人了,在这一点儿上我相信凌如月,我们距离古人,就算最近的清朝,也有一百多年历史了。

  那‘黑曼’不可能活到现在吧?

  出了墓室,又是一条墓道,和上面墓道不同的是,上面那条墓道青砖铺就,而这里只是简单的泥土道,而且走不了几步就能见到人的尸骨,压根就像一个蓄养畜生的地方。

  墓道的两旁有好几间墓室,无一例外的里面都是人骨,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条黑曼到底吃了多少人。

  泥土道不长,走了一小会儿就到头了,而和泥土道交接的是青砖地,这是一个大厅,透过油灯的光,隐隐可以看见有一个平台,平台上像堆着什么东西。

  我们三个对望了一眼,快步的走上前去,反正到了这里,有什么新鲜的,也总是要看看的,那堆着的东西一动不动,我想没什么危险吧。

  当我靠近了平台,拿着油灯一照那平台上的东西,这次是换我跌坐在地上了。

  因为平台上有一副巨大的尸骨!那是蛇骨!

  凌如月也捂住了嘴巴,酥肉不停的骂着:”狗日的,狗日的....”

  我无法衡量那具尸骨有多大,可那平台快赶上我们学校半个操场了,而这具尸骨几乎堆满了整个平台,我看见了蛇头,那蛇头的尸骨!果然有一个角!非常狰狞的大角!

  好容易我们三个才平静下来,幸好它死了,已经化作了一堆骨头,否则面对活生生的它,先不说它的奇毒,就说它这体型,我们三个就是三只蚂蚁。

  “这...这头怕是有半个我那么大。”酥肉好半天才说出这句话。

  而凌如月冷静的最快,她仔细的摸过这个平台,脸上竟然有一种痛惜的表情:“真是富有啊,那么好的材料,竟然用来修建一个平台。”

  “什么材料啊?”我不懂,难道这平台不同?

  这平台的颜色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灰色,靠近了就觉得有些冷,这种冷是先冷进了心里,然后由内而外的散发到了身体上。

  “是什么材料,我不能说,反正用来养喜阴的蛊物是很好的,难怪这条黑曼能长那么大,我从来就没在寨子里听过这样大的‘黑曼’存在过。”凌如月感慨到。

  阴性材料?我想到了以前那个聚阴阵,被师父毁掉的聚阴阵,难道..是为了这‘黑曼’?不对啊,饿鬼又是怎么回事?

  我发现,越深入这个古墓,就越多的谜团缠绕着我。

  我一边思考,一边手就开始无意识的乱摸,结果一不小心就摸到了黑曼的尸骨上,一种透骨的阴冷一下子传遍了我的全身,就像那条黑曼活过来了,正阴冷的盯着我。

  我怪叫了一声,立刻把手挪开了,而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以至于我指着那幅尸骨说不出话来。

  “三娃儿,三娃儿,你咋了?”酥肉首先发现我的不对劲儿,就像一个哮喘病人,呼呼的吸气,却怎么也吸不进去一样。

  而凌如月也被我这个样子吓到了,我不知道凌如月眼里我是什么样的评价,可我至少可以肯定她认为我是一个冷静的人,不然也不会那样坦然的面对拦路鬼,这副模样是什么意思?

酥肉急了,一下子给了我一巴掌,吼到:“三娃儿,你倒是说话啊!”

要感谢酥肉这一巴掌的效果,我终于觉得缓过了气来,我指着蛇骨说到:“你们仔细看看,能发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