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三章 夺命狂奔

第五十三章 夺命狂奔

  我费力的爬上了缝隙,由于是背朝石门的,我看不到后面发生了一些什么,站起来之后,我才发现刚才那一跳太猛,身上有些擦伤,我顾不得疼痛,就要招呼酥肉和凌如月快跑。

  可是酥肉却还是趴在地上,一副有些傻傻愣愣的样子,我一把扯起酥肉吼到:“还发啥呆,快点跑!”

  酥肉把油灯递给我,有些呆滞的说到:“三娃儿,你看,石门要开裂了,刚才我竟然想和它拼命。”

  我抓过油灯,凌如月也凑了上来。

  原本以油灯的光芒是照不到这墓室底下的,可是那石门非常的巨大,油灯勉强能照到它,我清楚的看见,石门上竟然起了裂缝!

  我和凌如月同时吸了一口冷静,我们不知道在这石门背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可我们知道,这么大一扇石门竟然撑不了多久!

  尽管我是一个小道士,尽管我从小接触的鬼鬼怪怪的事情不少,尽管我看世界早已和普通人不一样,可这不代表我的想象力就会被无限的放大,也就是说,不是任何事,我都能接受。

  显然,石门背后那个怪物,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空间,超出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甚至说超出了我的接受能力!

  可不管如何,事实就是摆在眼前,容不得我去拒绝接受,我一把拉过还有点呆傻的酥肉,说到:“跑!”

  巨大的惊恐,会使人的反应能力出现空白,酥肉典型就是这样,直到我拉着他跑了2步,他才反应过来,大骂了一句:“我日!狗日的!狗日的!”

  我已经懒得用骂这种行为去发泄什么了,我一边拉着凌如月疯狂的奔跑,一边问到:“如月,你咋知道那大蛇死了。”

  “因为同是毒物,飞飞没有任何不安或者如临大敌的感觉。”

  “那么说起来,那怪物也不是什么毒物之类的?”

  “我不知道,如果你想回去看看的话。”

  “我想我情愿这辈子都不要知道!”我一边回答,一边费力的跑着,因为这个墓道本来就轻微的向上倾斜,下来的时候不觉得,跑上去的时候才觉得费力。

  “三..三娃儿..,你不是叫我相信..相信你吗?姜..姜爷哪里..在啊?”酥肉很胖,跑起来十分吃力,所以他忍不住抱怨起来。

  面对酥肉的问题,我沉默了,我的感觉一向很准,为什么这次不灵了呢?非但没有看见师父,还遇见了一个那么厉害的怪物!我简直不知道如何去给酥肉解释,我只有选择沉默。

  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不安在我心中升腾,那是一种矛盾并疑惑的心态,一边我觉得自己的灵感不准了,一边我又觉得我该相信自己,如果我相信自己,那么师父他们就在那个墓室,那....

  我忽然有一种想往回跑的冲动,这股子冲动让我恨不得立刻付诸于行动,跑动的脚步也迟疑了起来!

  可也就在此时,酥肉喊了一句:“也..也是!你娃儿..哪能每次..都准..,又不是..神仙..,总有失灵的时候吧?”

  酥肉是为了维护我,他的兄弟的面子,可在此时于我却无疑于一声晴天霹雳,是啊,好像我有好几回了,我的灵觉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反而是指向错误的方向,我在某些时候应该抵抗自己的内心。

  我咬牙,拼命的不去想师父他们出事了的想象,可越不去想,那事情就越像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一样,栩栩如生,我仿佛看见我师父血淋淋的就要撑不住了,我仿佛看见慧觉老头儿也很狼狈,无力的趴在地上....

  我的内心就如同一千只蚂蚁在爬,我简直就想遵从内心的想法,扭头向回跑去。

  “命不可改,运却有高低起伏,遇见低运的时候,任何小事都可能造成连锁的反应,在这种时候,行为和气场无疑就成了关键,尽快走出低运时的关键。”

  “行为和气场?”

  “就是自己强大的内心,自己和内心打仗,你打败它一次,它就强大一次!就是说,你不跟随自己的慌乱,不放任自己的暴躁,你始终坚信,你始终乐观,随着你强大的内心,自然就有了坚定的行为和正面的气场,这样周围的低气运就如拂过山岗的清风,他横任他横,清风拂山岗!”

  也就在这时,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曾经和师父在一次谈命运时的对话,可能我下意识的觉得它适合于我现在的情况吧?

  自己打败它一次,它就强横一次,乐观,坚信!

  是的,我师父不会出事,我为什么要怀疑,我相信我师父好好的!在猛然间,我有了一种全身放松的感觉,就如同缠绕我的灰色雾气一下子散去的感觉。

  我的脚步不再迟疑,我也该接受酥肉的说法,有不灵的时候,面对这种说法我也该接受,不应该迟疑!

  我为什么要对我自己的一种能力产生依赖?任何能力,都只能依靠,不能依赖,是这样的!

  我们在继续脚步不同的奔跑着,在我们身后,那‘轰’‘轰’‘轰’轰击石门的声音根本就不停顿,整个墓道也因此颤抖,我的心就像绷紧了一根弦似的,生怕听见那可怕的碎裂声!

  原本我们走了二十分钟左右的墓道,这次只跑了十分钟不到,就接近了那个三岔路口,只是越跑到三岔路,我的内心就越不安,我想起了那声可怕的笑声。

  可是此时我的心态却前所未有的好,我要克制自己的不安,我要再次和自己作战,不能退缩,凭借本能的畏惧去指挥自己的行为。

  至少在前方,我们还有回到地面上去的出口!

  三岔路口越来越近了,我们顺着这条斜着的通道终于冲了出去,身后轰击的声音也小了,那是距离的原因。

  我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轻松,我决定不再好奇任何事了,我要带着酥肉和凌如月直接回去,这是理智的思考,而最大程度的脱离了好奇,这种已经成为我本能的东西。

  我正在思考着这些,脚步也没有停,可在这时,我猛然撞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我抬头一看,一张熟悉的大胡子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捂着肩膀,脚步有些踉跄,一脸表情又是无奈,又是有些愤怒!

  “看来姜师和凌师叫我来等你们,是没错的啊。”那大胡子终于站稳了,然后开口说到。

  我惊奇的喊了一声:“雪漫阿姨,你咋会在这里?”

  “雪漫阿姨个屁,叫胡叔叔,我来这里就是来逮你们的,我要送你们回去!”胡雪漫的脸上全是怒火,他一把就扯过了凌如月。

  凌如月吐了一下舌头,我和酥肉无奈的笑了笑。

  我刚想问为啥我师父和凌青奶奶知道我们来了,却听见一声巨大的无比的震动在整个墓里响起。

  那是‘轰隆’的一声,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我们四个人站在这里还没回过神来,就接着听见一声巨大的‘咆哮’声,在整个墓室回荡。

  与其相对的,是接下来一阵阵的阴森森的笑声,从那个转角的墓道传来。

  胡雪漫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忍不住吼了一声:“糟了!”

  而与此同时,凌如月用她那特有的,无辜的表情指了指我们身后的墓道,小声说到:“我们惹了一个大麻烦,不知道什么东西跑出来了。”

  胡雪漫深吸了一口气,无比愤怒的盯着我们,最后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到:“走吧,去姜师那里!”而他走的霍然就是那条直道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