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六章 恶斗

第五十六章 恶斗

  饿鬼王的脑袋只在密室门口停留了一秒不到,接下来我和酥肉就听见‘咵嚓’‘咵嚓’的碎裂声,是密室门口青砖破碎的声音,接下来它的半边肩膀就挤了进来,这是打算给我们来一个瓮中捉鳖吧?

  我和酥肉使了一个眼色,原本我们就不打算依靠这间密室躲过饿鬼王,连那么大块石门都能打碎的家伙,一间密室有用吗?

  我和酥肉抓紧时间朝着密室的两边靠去,尽可能的接近门口,可是我没走两步,就看见饿鬼王阴冷的盯着我,眼中竟然有些人性化‘戏谑’的眼神。

  接下来,毫无预兆的,它张口一股绿色的液体就喷向了我。

  “你妈妈的!”我大吼了一声,根本来不及正常的闪避,只能就地一滚,堪堪才避过那股液体,不用想,这饿鬼王长的那么像条蛇,它喷出来能有什么好玩意儿?

  地上尽是陶土罐的碎片儿,这一滚,让我几乎全身都疼痛,我还来不及爬起来,就听见连续的‘澎’‘澎澎’的声音,那是门口的青砖已经被挤烂,碎裂在地的声音。

  饿鬼王的肩膀手臂已经挤了进来,我看见它毫不犹豫的就朝着酥肉抓去。

  “酥肉,小心!”我来不及去救酥肉,只得着急的大喊到。

  酥肉反应也不算慢,看见饿鬼王伸手的一刹,已经快速的朝着里面退去,但他终究不是习武之人,身体的反应速度还是慢了一点,饿鬼王的爪子贴着他的身体擦过,酥肉的手臂竟然被生生的抓起了几条血痕,鲜血瞬间就染红了酥肉的衣袖。

  我简直是目眦欲裂的看着这一幕,因为我亲眼看见饿鬼王收回的手抓上,带着几丝碎肉,那是酥肉的!

  我爬起来,冲到酥肉的身边,酥肉望着我,呆呆的说了句:“三娃儿,我不疼。”

  我低头看了一眼酥肉的伤口,已经迅速的肿了起来,呈一种怪异的青黑色,回头再看了一眼饿鬼王,它竟然伸出它那细长的蛇舌,舔着爪子上的血肉,眼神中竟然闪动着一种别样的满足和暴戾。

  酥肉这是中毒了,我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扯下了酥肉的袖子,紧紧的绑在他的手臂伤口前面,然后说声:“酥肉你忍着点儿。”

  就抽过酥肉手里的菜刀,‘刷’的一声划开了酥肉伤口的肿胀处,瞬间那已经变成‘青黑色’的血液几乎是喷出来的,我咬着牙,狠心的捏着酥肉的手臂伤处,使劲的朝外挤着毒血。

  酥肉疼的仰天大叫:“三娃儿,不要弄,疼啊,三娃儿....”

  “不弄你命...”我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阵更大的破碎声和青砖纷纷落地的声音,饿鬼王已经舔完手上的‘血食’,整个身体都挤了进来!

  我终于看见了饿鬼王完整的身躯,我也知道为啥它的脚步声听起来会那么的怪异,因为它根本没有进化完全!它的上半身算是‘完美进化’了,浑身纠结的肌肉线条非常显得非常的有力量,而且全部布满了黑色的细鳞,让人有一种它刀枪不入的错觉。

  而它的下半身,却很怪异,从脚到膝盖是完整的腿,可膝盖以上竟然就如蛇身一般,没有完全分开,远远看去跟围了一条裙子似的。

  所以它根本不能站立行走,而是如野兽般的趴着,必须手脚并用这个样子。

  所以,它的脚步声听起来会那么怪异!

  此时,饿鬼王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挤进了这间密室,距离我和酥肉不到3米,密室原本就不打,却很大,我目测饿鬼王的身高起码在两米五以上,前提是它站起来的话,而趴着就如同一只最最雄壮的狮子,不,是一个半那么大的狮子,或许还要大一些。

  它看我们的眼神,就像看笼中的老鼠一般,它并不着急行动,反而感觉像是在心理上虐待着自己的‘食物’,想让自己的‘食物’在恐惧中崩溃,仿佛只有这样才比较美味。

  我的手还在紧紧的捏着酥肉的伤口,眼角的余光却在观察着酥肉流出来的血是否已经恢复正常,可是更多的眼神却是在和饿鬼王对视,我也恶狠狠的盯着它。

  其实我很怕,怕得只有强行镇定,腿才不会颤抖,那凶狠的眼光几乎是我全部的勇气了,因为师父曾经说过:“面对邪物,你在气势上不能输,你要比它更凶,它们来自阴暗,最擅长的,就是找到你的心理弱点,狠狠的戏弄你,让你未曾争取,就先崩溃。”

  “鬼是这样吗?”

  “不,任何的邪物,都是这样,当你避之不及的时候,就算只能骂它,你也要骂的凶狠,它反而还会退却。”

  我不指望我用眼神就能让饿鬼王退却,可是我知道,只要这股气势一散了,我就会输,我就会连拼命的勇气都没有。

  饿鬼王似乎不会做人类的任何表情,它唯一的情绪变化就在眼睛里,通过眼神表达的非常清晰,估计是做饿鬼虫时的‘天赋’吧,那种虫子对人类大脑影响非常大,师父说过,那是灵魂强大的表现。

  所以,几个表达情绪的眼神算不了什么。

  密室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变成了我和饿鬼王的对峙,酥肉已经疼的有些神志不清了,还好伤口已经慢慢消肿,流出的血液也变成了鲜红色。

  此时,饿鬼王的眼中忽然变幻出一种探究却不在乎的眼神,下一刻,我感到一种本能的危险,几乎是下意识的,我一脚踢开了酥肉,而我自己感觉到一阵劲风扑面,再抬头,我自己都几乎尿裤子。

  因为饿鬼王的脸就离我不到十厘米,手臂已经呈一个半圆形把我围住,一双阴冷的眼眸正正的对着我,我一阵头晕目眩,几乎处于空白的意识中,饿鬼虫的天赋它并没有丢掉,我是一个灵觉如此强的人,竟然都被影响到这种地步。

  我仿佛看见了饿鬼王在对我嘲笑,不屑,就如看待蝼蚁一般,下一刻,我几乎是呆呆的看着它的手臂举起,落下,狠狠的朝我抓来,而它的大嘴已经张开,张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极限,我看见了它那狰狞的獠牙,已经眼神中的贪婪。

  估计吃了下我,它的两条腿就能完全的化形了吧,我的意识终于在这一刻恢复,可是已经来不及做什么,竟然只能想到这种无聊的问题。

  可是,饿鬼王的手终究是没有落下来,我听见了‘咚’的一声闷响,原来酥肉竟然拣起了我刚才拿他手里菜刀时,随手扔在一旁的擀面杖,狠狠的朝着饿鬼王那只手臂砸去。

  他砸的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擀面杖在和饿鬼王手臂碰撞的瞬间,就断成了两半,飞了出去,终于阻挡了饿鬼王那只要抓我的手臂!

  一切发生的是那么快,一切又像是慢动作。

  饿鬼王竟然被打痛了,忽然就愤怒的长嚎了一声!它也许可以不在意酥肉那点儿对于它来说可笑的力量,可是它不能不在意擀面杖的中指血。

  阳气最充裕的血液,打任何的阴邪之物,绝对是能狠狠的打疼。

  “三娃儿,跑!”酥肉手里还握着半截擀面杖,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吼到,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估计刚才拿一击几乎是用尽了他全部的力量。

  他在刚吼完这一句之后,我就看见酥肉的身子飞了起来,原来暴怒的饿鬼王竟然用手臂一个横扫,就把酥肉扫飞了起来。

  ‘噗通’一声闷响,酥肉重重的跌在了地上,这一扫竟然把他扫出了密室之外,因为这密室的门已经完全被饿鬼王破坏了,然后酥肉没有再站起来,他摔在了青砖堆里,鲜血从他的头上缓缓的流出。

  这时,我的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在饿鬼王回头的一瞬间,我大吼了一声,提起菜刀,狠狠的朝着饿鬼王的脑袋砍去,‘噌’一声,那菜刀就如看在了铁板上,可是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发狠一般的把菜刀狠狠一拉,菜刀从饿鬼王那硕大的脑门一直拉到了它尖锐的下巴,而它的眼睛也被菜刀无情的划过。

  ‘嗷’饿鬼王发出了它最大的一声吼叫,整个密室都在颤抖,刀刃上涂满了中指血的菜刀无,划过它的眼睛,无疑给了它遇见我们以来最大的创伤。

  而我的愤怒情绪依旧在燃烧,我完全是拼命般的,用手肘狠狠的朝着饿鬼王撞去,常年习武的我,力量可比酥肉大的多,饿鬼王正捂着眼睛嚎叫,被我这一撞,竟然微微退开了一些。

  就是这点缝隙,我立刻钻了出去,朝着密室门外飞快的跑去!

  而在下一刻,我就听见饿鬼王沉重的,转身的声音,我已经彻底的激怒了它,它不可能让我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