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章 僵尸,秘闻,科学

第六十章 僵尸,秘闻,科学

  杨晟吃东西的时候,我们才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所谓的小事儿不用在意。

  饭粒儿横飞,眼镜上,衣服上,裤子上,地上全部都是。

  我非常后悔,为啥要弄个白肉,杨晟吃的时候几乎是看也不看,把肉随便放蘸水里搅合一下,就塞嘴里了,那蘸水无疑滴的他身上到处都是。

  “晟哥,我估计你又得洗澡了。”酥肉无奈的叹息一声。

  杨晟大口的扒着饭,含糊不清的问着:“为啥?”

  “为啥?吃成这副模样了,还不洗澡?”酥肉自觉自己已经够‘邋遢’了,这下遇见高手了。

  杨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可是动作依然不改,我在心里抓狂了一下,明明如此清秀斯文的人啊,明明高材生啊,咋吃个饭比那些在地里劳作的汉子们还粗犷?

  凌如月抿着嘴笑,实在是没办法,去拿了一张帕子递给杨晟,说到:“晟哥哥,你擦嘴。”

  杨晟接过帕子,又低着头开始腼腆。

  我无奈的问到:“晟哥,我弄的饭好吃?你平时都吃些啥啊?”

  杨晟拍掉身上的饭粒儿,擦了嘴之后,又一次非常认真的说到:“我其实不知道好不好吃,因为平时时间总是很赶,不够用,我吃东西都很快,能填饱肚子是关键,营养是其次,味道不重要。”

  ‘噗’的一声,酥肉忍不住喷饭了,而且很多饭粒儿正好就喷在坐他对面的杨晟身上,可是杨晟毫不在意,又随手拍去了。

  估计对于酥肉这种吃货来说,绝对不能理解杨晟的话。

  看见酥肉这副模样,杨晟愣了半天才认真的问到:“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请指正。”

  “不不不,晟哥说的都对,这当科学家啊,是应该这样。”酥肉发觉他和杨晟没办法沟通。

  而且,这晟哥的反应也太过迟钝了吧?酥肉喷饭都半天了,他自己都把饭粒儿弹掉了,还愣了半天,才想起问酥肉。

  但是,我们却不得不佩服杨晟,他绝对是个聪明人,否则不可能23岁就是博士后,他只是把心思全部用在了科学研究上,才会有如此‘极品’的生活表现。

  这种认真的精神,是我们所没有的。

  吃完饭,收拾完毕,我们几个却无任何的睡意,包括杨晟在内,他拿着一个笔记本,不停的在上面写写画画,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如月对墓里有僵尸比较感兴趣,忍不住问杨晟:“晟哥,你怎么判断墓里有僵尸的,根据在哪里?”

  杨晟抬起头来,还是愣了很久,才清醒过来,这才扶了扶眼镜,慢条斯理的回答到:“我们国家其实发生了很多僵尸的事件,有一些了无痕迹了,可有一些不得不费尽心力的去掩饰,在僵尸事件的多发区,我曾经利用身份的便利,和几位老师去调查过,得出了一点儿规律,可是又没有完全的掌握到。唯一,能稍微肯定一点儿的,就是养尸地,这算是最大的规律。”

  杨晟一口科学道理说出来,我们三个又晕乎乎的了。

  “养尸地儿?那是啥东西?”我问到。

  “养尸地,多出僵尸,因为土壤土质酸碱度极不平衡,不适合有机物生长,因此不会滋生蚁虫细菌,尸体埋入即使过百年,肌肉毛发也不会腐坏,这就为僵尸的形成提供了必要的外在条件,至于内在的条件....”杨晟的眼神也开始变得迷离起来,仿佛这是他一直追求的谜题:“我刚才跟你们说过的,就是一些没有规律的内在条件,我们抓不住规律,曾经其实是有机会的。”

  “曾经有机会?”我疑惑了,其实关于僵尸师父不愿意和我多讲,但是他那一屋子藏书我却是经常翻看的,我记得有一小段内容,是说茅山养尸术,就是人为的制造僵尸。

  难道科学也能做到这一步?

  不过提到这个曾经,杨晟却摆摆手,显然他是不能说,这个人太直接,不能说的脸上的表情,就直接告诉你不能说。

  可是我们三个却来了兴趣,凌如月拉着杨晟,撒娇的,一定要他说。

  杨晟被一个11岁的小丫头闹了一个面红耳赤,这才说到:“那时,我还在少年班,只是听导师说起过一些模糊的事情,总之那个时候的确是有机会,可感觉那是禁忌的,上天把这把钥匙收回了。我进了特殊部门以后,我才知道我的眼界狭窄,很多事情比今天在饿鬼墓见到的还匪夷所思,秘密标本室,有骨头是....”

  杨晟自觉失言,干脆又不说了,可是我知道,他知道的这些,我师父一定知道的更多。

  我和凌如月或多或少对一些事情都隐约有感觉,谁叫我们的师父是战友呢?所以,我们不问了,至于酥肉比我们更油滑,他知道身为一个普通人,他所知的这些秘密已经称的上逆天了,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所以,他也和我们形成了一样的默契,当然他更会处理一些,干脆当没听见,直接转移话题:“那晟哥,你为啥说饿鬼墓有僵尸。”

  “我刚才回答了啊,因为养尸地,我进墓之前,采集了那里的土壤样本做研究,发现是一块养尸地。僵尸这种东西是危险的,所以姜师傅叫我离开,我必须离开。”杨晟再次扶了扶眼镜。

  “那你对饿鬼王这种东西咋看?”其实我发现和杨晟聊天是一件非常有乐趣的事情,师父曾经说过,有些东西,他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是按照一些特地的方法做。

  而杨晟就是那种特意去追寻背后原因的人,他的见解很独到。

  “对于饿鬼王的看法,这要从历史说起,其实人们最早对鬼怪的形象,不是源自于鬼,而是源自于魔,很多凶狠的图腾,很多形容来自地狱的图画,所有的形象,哪怕是远古时期,你们没发现,都比较一致吗?”杨晟问到我们。

  我们一愣,确实比较一致,几乎都是那种眼若铜铃,大鼻子,鹰钩的,獠牙,双角.....

  “这就对了,历史上很多事件除了正史,还有历代术士的历史,上面记载过一些东西,这不是凭空社稷的,凭空社稷的东西在民间没有流传的基础,流传这种东西,最起码的是要引起人们的共鸣。简单的说,鬼这种东西,一说起来,人们就很有共鸣,因为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有比较灵异的经历,就算有些人神经大条,忽略过去了,但是一提起,他总会想起些什么东西。可是到了当代,你说鬼,可能有人会赞成,有人半信半疑,绝对不信的反而是少数,你说魔鬼呢?人们就会说你扯淡。”杨晟用一种讲学术的语调,开始给我们认真讲解起来。

  “那又如何?”酥肉没把握住其中的关键,可是我和凌如月却懂他的意思了。

  “那如何?很简单啊,在古代,魔鬼这一形象是如何在民间有那么大的流传基础的?只能说明它存在过!!到了现在,因为消失了,所以它的存在就被遗忘,再也流传不起来。而我对饿鬼墓的饿鬼就是这样一种态度,就算我没见过,我也会抱着流传必有其道理的态度去探究,而不轻易下结论。然后,我见到了,我也不吃惊,那只是一种生物学对生命个体的表现形式,就如同外星人和我们一定相同吗?他们又是怎么样的形象?”杨晟在说起学术的时候,是如此的能言善辩,和刚才木讷,迟钝的样子,半点儿不沾边。

  “你会研究饿鬼吗?”我问杨晟。

  “会,所以我带回了2枚饿鬼卵,但不是所有的成果都能得到应用,有些成果是假成果,就是说在特定的条件下才有一定的作用,那就只是一个科学结论,而且是秘密的科学结论。”杨晟认真的说到。

  “可你这样研究的目的是为什么?”我问到。

  “我们一代代的人去探究,总有一天,有些秘密会解禁在人们的眼前,为人类所利用,尽管在现在,它能引发的后果极有可能是恐慌,这就是我毕生的追求,科学总是需要牺牲去铺就道路的。”杨晟说到。

  我们三个肃然起敬。

  杨晟没感觉到我们的情绪,只是继续说了一句:“科学不是否定,排斥,科学应该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