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二章 师父归来

第六十二章 师父归来

  花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总算教会了杨晟这套导引法,杨晟累得有些气喘吁吁,但看的出来,他挺兴奋,他问我:“三娃儿,这套导引法那么好,为什么没流传开去?如果流传开去,有很大的好处啊。”

  我的面色有些古怪,望着杨晟说到:“晟哥,谁说没有流传开去?知道中小学的广播体操吗?就是参考了这套导引术,那是简化版,可惜现在的学生娃娃谁会认真去做啊?动作其实不是难点,难点是在于用力的程度,这里就掺杂了一点点小小的存思,就是要想象配合动作,力道才能恰到好处。”

  “我...”杨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中小学生的广播体操实际上是来自于这个。

  “这套导引之法普通人练习没有任何的危险,因为不是气功,我给你讲解也不是讲解动作,而是分解每个动作,该用什么样的力量去配合,才能起到效果,就如我扔给你一套图片,你去照着做,也只是只具其形,而不具其力!当然在气息上,只有一个简单的法门,那就是在发力时,一口气息含而不散,在散力时,尽量悠长的吐出这口气息就行了。”我简单的说到。

  “原来国家是重视这些的,竟然让学生娃娃从小练起了,我说这些动作有些眼熟呢,可是为什么不说明?”杨晟抓了抓脑袋。

  “很简单,以前就破过四旧,这些东西要如何说明?”我的言下之意,估计杨晟能理解。

  杨晟点点头,他只是个生活白痴,但是智商却是极高的。

  看着已经日上中头,我对杨晟说到:“晟哥,最好的练习时间是早上,刚刚睡了一觉之后,身体需要舒展,不过在练习之前,先做些小小的热身运动,效果会更好,坚持做吧,这是最简单的导引之法了,可是简单却不敷衍,一两年后你会发现身体灵活,而且体质也会增加。”

  一转眼,三天就过去了。

  酥肉在前天就已经回家,山上只剩下了我和凌如月,还有杨晟。

  这三天,我们三个过的倒也简单,杨晟常常问凌如月一些关于昆虫的问题,问一些关于道家学说的问题,而我和凌如月呢,则非常喜欢听他讲科学上的秘闻。

  这种交流非常的有意义,我们三个的感情就在这种交流中慢慢的升华。

  我发现杨晟这个人,除了生活习惯上近乎于小孩,品德上却非常的让人折服,诚恳,正直,认真,诚实。

  而凌如月那个小丫头,我则对她有了新的认识,这丫头虽然有些小女孩的任性,有些古灵精怪,但本质上一点儿都不坏,而且非常的重情重义,我和她也算是在古墓里历经过生死,我在心里把她当成了妹妹。

  “三哥哥,晟哥哥,奶奶回来了,我就要回寨子了,姜爷爷说以后我们会在见面的,你觉得是什么时候啊?”此时的凌如月坐在竹林小筑的栏杆上,两只小脚丫一晃一晃的,甚是可爱,可一张小脸蛋儿上却是忧虑的。

  杨晟扶了扶眼镜认真的说:“我的研究项目,注定了我要前往很多传说中危险的地方,三娃,如月,你们快些长大吧,我也很希望像老师那样,有一两个神秘的高手在身边帮助。”

  我扔了一颗花生米在嘴里,说实话我的未来该是咋样的,我自己并没有什么计划,都是按照师父的安排,杨晟的意思我能理解,他是指我长大能够加入某些部门,和他成为最好的搭档,可是师父并没有给我提起过这方面的打算。

  “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去北京了,缘分这种东西,不可强求,但如果我们有缘,天南地北的距离又算什么?我们总会相聚的。”我有些懒洋洋的说到,花生的焦香弥漫在口中,就如此时的气氛,有些静谧的安宁,却让人无比的幸福,心安。

  这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带来的舒服。

  “到北京?可惜这边的事情完成后,我会去新疆,和我的一位老师进行一个项目,不然在北京,我就能再见到你了。”杨晟也剥了一颗花生,可惜花生壳被他咬的乱七八糟。

  “我回云南,胖子哥哥还会留在四川吧,三哥哥,我忽然觉得我们几个隔的好远啊。”凌如月拖着自己的小下巴,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哈哈,我说过,有种东西叫缘分,天南地北的距离可不算什么,我们会再见的。”也许即将到来的分离会让人伤感,可是我并不会不舍得,前方的道路心里有感情的支撑,就不会孤独,比如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我的朋友。

  “三哥哥,晟哥哥,我给你们唱歌小曲儿吧。”凌如月晃荡着小脚丫子,幽幽的说到。

  “好!”杨晟带头鼓掌起来,我也乐呵呵的跟着鼓掌。

  凌如月望着远方的竹林,开始慢慢的唱起来:“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飞鸟.....”

  正是我喜欢的《少林寺》的那首插曲,凌如月唱的极好,没想到这小丫头唱歌那么厉害,我和杨晟都听得沉醉了,一曲唱完,我和杨晟都还呆呆的回不过神来。

  “真是绝了,比原唱都差不远了多少!”杨晟吃惊的说到。

  “是啊,小丫头,你可以去当个歌星了。”我也很吃惊。

  凌如月难得的脸一红,说到:“才没有了,我姐姐唱歌比我好听多了,我姐姐最好了,也最厉害了。”

  “你姐姐是...?”我是不止一次听这个小丫头提起她的姐姐了,刚准备问,忽然杨晟‘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我吓一大跳,随着他的目光看去,我才发现,从竹林里走出四个人。

  是我师父他们回来了,师父,慧觉,凌青奶奶,胡雪漫也跟着,真的是他们。

  “如月,你看,他们回来了,你奶奶也回来。”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激动的大喊到。

  凌如月一激动,从栏杆上跳了下来,惊喜的一看,不正是他们回来了吗?

  饭桌上摆着我为师父他们热好的饭菜,是我们中午吃剩下的,我当然不会忘记给慧觉大爷煮上两个鸡蛋,饭菜虽然简单,可也是些山村野味,新鲜无比,可是我发现他们四个人没什么胃口,都没有吃两口。

  气氛有些不对,从回来到现在,他们只是给我们三个简单的打了一声招呼,就没怎么说话,他们显得很疲惫,也很沉重。

  我一肚子的问题,不敢问,看着没人再动筷子,就开始默默的收拾。

  凌如月老老实实的给凌青奶奶锤着背,看那个样子,也是一副有话不敢说的样子,十分的压抑。

  只有杨晟,他估计情商不是很高,也不懂的察言观色,见他们吃完了饭,就问到:“姜师傅,这次古墓的报告,我能看看吗?是不是有僵尸?而鬼母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我一头冷汗,见过直接的人,从来没见过那么直接的人,简直一点儿婉转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杨晟不碰钉子才怪。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我师父说话了,他说到:“我们是从墓里直接回这里的,行动报告还没有写,至于鬼母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凌青,你给他看看吧。”

  ‘咣当’我手里的碗一下子掉到了地上,我师父他们在搞什么,直接把鬼母带出来了?

  而凌如月也愣住了,双手竟然锤到了空气上,也不自知,显然她也没想到,我那个平时喜欢藏着掖着的师父那么的直接。

  “我就知道,以你杨晟这个一根筋的性格,一定会给这几个娃儿说墓里有僵尸,我真的服了你了,竟然还能进秘密研究组,嘴巴可真够严实,也不怕一不小心就是特务了。”我师父忽然感慨了一句。

  可是我已经无心听了,我非常想知道,鬼母是个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