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四章 细雨中的离别

第六十四章 细雨中的离别

  这是一个很安静的夜,凌青奶奶领着凌如月到我的房间去睡了,杨晟的呼噜声还在连绵不断,我在师父的房间,再一次对着师父和慧觉相顾无言。

  沉默仿佛是一种会传染的病,当一个人刻意沉默时,其他的人也会有这种疲累而无言的感觉。

  油灯的光,昏黄而温暖,曾经我和师父,偶尔还有慧觉爷爷,就是这样守着一盏油灯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夜晚,有时争吵,有时扯淡,有时大笑,总之那是属于竹林小筑的回忆,一段安宁的岁月。

  “我明天要离开了,三娃儿,下次再见面你就长成个大小伙子了吧,说不定我那时也有徒弟了,你可得对他好一些,别像我和你师父似的,一见面就吵架。”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慧觉爷爷,他的眼神很清淡,也许佛门中人,对离别看得更洒脱一些。

  师父叹息了一声,摸着我的脑袋,说了一句:“三娃儿,快些长大吧。”

  我觉得这句话咋就那么耳熟呢?仔细一想,才知道胡雪漫对我说过。

  怎么一时间所有的人都盼望我长大呢?

  “师父,是要我长大了也和你一样,加入什么部门,然后为国家服务吗?”我只能理解为这个意思了。

  “不,未来是你的自由,师父不会束缚你,小鸟儿总要一个人飞翔的。”师父凝视着远方的窗外,有些沉重的说到。

  我心里觉得不安,可是师父的话却没有什么毛病,我随着他的目光望去。

  窗外,一弯冷月。

  第二天,小雨下的绵绵密密,打在竹叶上‘沙沙’作响。

  凌如月趴在我的背上,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只因为她早上吵着凌青奶奶,说要再留一天,被凌青奶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小女孩总是要娇气一些,面对这种拒绝,忍不住就哭了,直到我哄她,说背她下山,她才勉强算平静了下来。

  杨晟就走在我和凌如月身后,山路湿滑,他总是忍不住就打趔趄,惹得慧觉老头儿毫无形象的在后面大笑,还佛门中人呢,取笑别人,他总是抢在第一。

  不过杨晟真的不错,自从学习了导引法,每日总是按时练习,我想比起我这个被师父逼迫着,还想办法偷懒的人是好太多了。

  慧觉,凌青奶奶,师父走在杨晟的身后,这一路尽管他们不停的取笑杨晟,可我能感觉出来有一些沉重的意思,难道也是为了离别伤感吗?

  可是他们却不是常常在一起的。

  下山之后,我要放凌如月下来,凌如月不肯,就要赖在我背上,她说到:“三哥哥,你多背我一会儿,寨子里都没小孩儿跟我玩,也没哥哥背我?”

  我心里一软,终究还是没把凌如月放下来,嘴上却问到:“为啥?是不是因为你太讨厌了?”

  “我才不讨厌呢,他们都尊敬我,但是怕我,我觉得不是真心亲近。”凌如月这丫头难得不和我计较,认认真真的回答我。

  “为啥怕你?”我问凌如月。

  可是这小丫头,竟然沉默了,也罢,她不爱说,我也就不问。

  远远的,我看见村口站着一个人,不是酥肉又是谁?

  酥肉一见我们,快速的就跑了过来,那小子伤还没好利索,一只手吊着,一跑起来,全身肥肉都在颤抖。

  “胖哥哥。”凌如月甜甜的叫到。

  酥肉应了一声,就忙着和我师父他们打招呼,我觉得奇怪,就问:“酥肉,你咋会在这儿?”

  “我昨天看见姜爷他们上山的,我还跟打了招呼,可姜爷不要我跟上山,后来我吃晚饭,不是无聊吗?和小武他们在村里溜达,遇见雪漫阿姨下山,他说一大票人今天一大早就得走,我这不等你们吗?”酥肉说到。

  我翻了个白眼,啥叫一大票人要走啊?我敢打赌雪漫阿姨原话不是那么说的,这酥肉懒到连话都懒得说清楚。

  我还没来得及说啥?酥肉已经忙忙慌慌的要帮慧觉提行李了,这小子就是会来事儿。

  有了酥肉的存在,气氛总算活跃了一些,一行人走上熟悉的路人,看着这山村中特有的雨景,也开始说说笑笑,一条路,慢慢的走,从天刚光亮,走到天色大亮,到了乡场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快10点了。

  “好了,不送了,到镇上我去找胡雪漫,让他安排车送我们回去吧。”凌青奶奶说话间,就把凌如月从我背上抱了下来,凌如月这丫头眼里全是不舍,一瞬间,眼眶就红了。

  这也怪不得她,寨子里的生活对一个小孩子来说,也许太过无聊,好不容易有了几个好伙伴,还一起冒过险,谁舍得?

  我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我师父忽然说了一句:“凌青,我们都老了啊。”

  凌青奶奶再一次露出了在墓里那次惆怅的表情,嘴角动了动,终究没说什么。

  慧觉却接口说到:“是老了,这都82年了,还记得51年吗?我们第一次合作,那一次的任务完成后,我们三个人在车站分别的场景,凌青,你还打了姜立淳来着,威胁他再见到他,绝对给他下蛊。”

  凌青奶奶脸一红,说到:“都是过去了事儿了,老提干什么?”

  “是啊,我不过是笑话有个人怕坐火车,受不了那味儿,是她大小姐,结果就被威胁,要被下蛊了。”我师父调侃着说到,三人一阵儿大笑。

  我们几个小辈也跟着笑,此时离别的气氛总算冲淡了一些。

  “现在呢,不一样了,我们还是站在这里,下一代都那么大了,慧觉,你可要跟上脚步啊,我们老了,我们要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了。”笑完之后,师父忽然这样说到。

  “放心吧,我的徒弟肯定后来居上,不比三娃儿和如月差劲儿。”慧觉老头儿在我师父面前可是不服输的。

  “你们两个啊,还是跟从前一样,以前为了道家佛家谁厉害打架,现在要为了谁徒弟厉害打架不?”凌青奶奶斜了两个老头一眼,虽然岁月最是无情,这一眼嗔怪的表情,由凌青奶奶做来,还是风情万种。

  我师父竟然有些发呆。

  “三娃,酥肉,如月,我去新疆会给你们带土特产的。”杨晟忽然说话打断了这一瞬间的风情,这小子,总是干这种事情。

  我师父尴尬的咳了一声,骂杨晟:“你小子又一根儿筋了,是不是?啥土特产,你要带到哪里?就算知道地址,凌青那里你可邮不去,我和三娃儿北京在哪儿你知道吗?酥肉收到你的土特产不坏了吗?”

  “葡萄干儿不会坏。”杨晟难得的狡黠一次,不过那样子分明是在研究学术似的,还是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的说。

  我师父吃瘪,一肚子气,干脆不理杨晟了。

  杨晟望着我们,倒是真的很认真的说:“土特产也许带不了,但是我会给你们三个人留着纪念品的,等我们再相聚。”

  我们忽然就开怀大笑了起来,是啊,再相聚。

  此时,到镇上的公交车已经开了过来,听着那‘滴滴’的喇叭声,一直很镇定的我,忽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不舍,我压抑着。

  直到凌如月含着眼泪,给我挥手再见的时候,我才大声喊到:“慧大爷,记得再和我下棋,凌青奶奶,如月,我长大了,一定会去看你们的。”

  慧觉回头慈爱的看了我一眼,而凌青奶奶牵着如月,望着我微笑了一下,如月则‘呜呜’的哭了出来。

  我目送着车子走远,回头就看见师父正微笑的望着我,酥肉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开玩笑,闯江湖的人,离别只是等闲事儿。”

  我忍着眼中的泪意,强笑着说到:“你娃儿啥时候那么有文化了?”

  “看武侠小说看得呗。”

  “狗日的!”

  我和酥肉同时笑了,我师父则望着我们,一人拍了一下脑袋,说到:“走吧,咱们回去了。”

  “姜爷,回去讲个饿鬼墓的事儿呗?”

  细雨依然绵绵密密,我搭着酥肉的肩膀,靠着师父,忽然觉得一下子就开怀了,未来,总是充满着温暖,希望,和无限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