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七章 女人

第六十七章 女人

“师父,正门不是一块大石门吗?你们咋出来的,出来之后呢?而且你用的什么红绳,可以绑住僵尸跟你走啊?”我是心疼师父的,也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那么疲惫,沉默了半天,才想起去问这些问题。

“先出去的人,已经上报了上面,那石门是用炸药炸开的,早就已经清理好了,至于绑住僵尸的红绳,和我平日用的红绳并无不同,在于的是那个结法,僵尸没有视觉,触觉几乎也没有,听觉也不存在,关了这几觉,它的嗅觉却分外强悍,一点点生气都逃不过它的鼻子,但无论它的嗅觉怎么强悍,所有的感觉最终是靠灵魂来分辨,判断,僵尸没有魂,只有魄,我锁住了它的魄,留一丝缝隙,全部系在了我的心口,心口是生机最旺盛的地方,它就只能感觉我的存在。”师父解释到。

不过,他还是顿了一下,再次解释到:“我曾经说过,阴阳相依,僵尸肉身强悍,它留下的两魄自然也有强悍,僵尸也可修,修完整七魄,最后修出魂,我没有完全的把握,时间也紧迫,所以才让人全部都上去了,一来是为了炸开大门,二就是怕生气太多。”

僵尸那么厉害?我简直无法想象。

“是怪我粗心啊,当时一心想抓住鬼母,我没有注意到在棺材头摆放的特殊供香,还有一碗已经干枯的白饭,还有一碗鸡血,这是上供僵尸的东西,我竟然没有发现啊!如果我在细心点儿,我还能发现墓顶被砸开了一丝,这样也能...”师父的话里全是悔意,他很在乎那两个战士的生命。

“师父,你说过,命定的东西改不了,这是命,你也无能为力的啊。”我在旁边劝解到。

“只怪我不是那相字脉,看不出血光,不管是不是命,我是他们身亡的因,我已经跟胡雪漫说过了,以后我的津贴全部分给两个战士的家人,三娃儿,我们以后要过苦日子了。”师父苦笑着对我说到。

我倒是不在乎,说到:“怕啥,师父你曾说过,有因必有果,你以后的津贴给他们是应该的,这是果,你得担着,要是苦点儿,我们就去当神棍去。”

“哈哈,臭小子...”师父笑了,使劲儿的揉了揉我脑袋,这是他回来以后,第一次开怀大笑。

酥肉在旁边跟着傻笑,笑了半天才想起来问:“姜爷,你倒是说说啊,那跳尸咋灭的?”

“僵尸怕阳光,虽然跳尸超越了这个范畴,不过阳光对它却总是有克制作用的,忘记门口那个大阵了吗?诛杀一切阴邪之物,它只要出了墓也就没问题了。出墓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跳尸对阳光本能的畏惧,会让它发狂,我也细说不来,只能说,最后要感谢你慧爷那一脚,把跳尸生生的踢了出去。”师父简单的说到。

话说简单,可是我能想象其中的惊险,一不小心就有生命之危,师父只是不愿细说罢了。

酥肉倒是没想那么多,反正我师父人站在他面前呢,他就觉得万事儿大吉,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慧爷还有这一手?他是武林高手?”

这小子武侠小说看得入迷,有这一问也是正常。

师父笑眯眯的望着酥肉,说到:“天下武功皆出少林,你觉得呢?”

“我X,我咋就让慧爷走了啊?他不是要收徒弟吗?我该拜他为师的啊,这样我不成高手了?哎呀,哎呀...”酥肉惋惜不已,连连叹息。

我却在第一时间想通了慧觉老头儿为什么老爱吃鸡蛋的原因,练武之人,消耗很大,肉类含有丰富的蛋白质,他不能吃肉,就只能吃蛋补充了,不然身体也扛不住。

其实,发展到现在,有很多武僧也是吃肉的,当然限于‘净肉’,穷不习武,确实是有道理的。

只是,我还是忍不住一头冷汗,我师父的身手我是知道的,不管是为了健身还是什么,总是习得一些武艺的,现在我也知道了慧老头儿会少林功夫,那他们.....

我想起了他们打架的场景,慧老头死死的扯住我师父的头发,我师父则扯住他的胡子!

算了,我忍了,我不想想下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泼妇’在打架。

就在我入神的时候,我师父已经打破了酥肉的美梦,说到:“就算慧觉在这个地方,他也不可能收你为徒弟的。”

“为啥?我没缘分吗?”酥肉急吼吼的问到。

“缘分,有啊,你不是也认识慧觉吗?但是,你想,你舍得那大块大块的肉吗?你舍得以后一辈子都不找女人吗?慧觉就是个瓜娃子,女人多好啊,干干净净的,漂漂亮亮的,他不懂这风情。”我师父一本正经的说到。

我差点去撞墙,我很想跟酥肉说,这不是我的师父,可是一想也对啊,女人多好啊,干嘛不找女人?就像我大姐,二姐,漂漂亮亮的,身上永远比我香......

但我忽然又一头冷汗,我咋会这样想?莫非我已经成了师父那种人?我不敢想象有一天,我蹲在大街上看女人的样子,我忽然觉得未来很灰暗。

但是我这样想,不代表酥肉也这样想,他已经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貌似憨厚的跟我师父说到:“姜爷的话有道理,其实女孩子还好..我还小嘛,我就是舍不得不吃肉。”

我恨恨的望向酥肉,指着他说到:“你娃儿少耍赖,你明明跟我说了,你喜欢刘春燕的。”

“三娃儿,你那么激动干嘛?”酥肉吓一跳,然后他马上用一种近乎于猥亵的眼光望着我,说到:“三娃儿,你是不是想女人了?然后那么激动啊?”

我脸一红,擦,咋就被酥肉猜中了心事?可不容我反驳,酥肉一下子站起来,蹭到我耳边,悄悄的说:“没事儿,我们大男人,不害羞,我有好东西,少女的心啊。”

“啥心?”我没反应过来。

可此时我师父已经在旁边偷听到了,一脚踢在酥肉屁股上,吼到:“不许带坏我徒弟,你个臭小子,也不许学坏,把那少女的心,上缴给我,真是的,现在的孩子咋这样!”

酥肉捂着屁股吼到:“姜爷,三娃儿都没听清楚,你咋知道少女的心的?你咋知道我们要学坏?难道你知道它是那啥小说?我不给,我辛辛苦苦抄的。”

我瞬间就明白了酥肉的意思,这就是男人无师自通对某些东西敏感的本能吧。

其实,我很想看那啥心。


第二天,是一个天晴的好日子,我和师父的心情都很不错,当然是在面对午饭以前。

那伙食的水平比起以前,瞬间就下降了。

“三娃儿,咋想起做肉沫儿青椒的?”师父这样问到。

“师父,那是青椒肉丝,你没去买肉,我就将就剩下的做了,你不说没津贴了吗?我想后院的鱼也得节省着吃,师父,以后你打猎没打来东西,我们就不吃肉了,要节省。”我愁眉苦脸的说到。

我师父愣住了,半天才吼到:“三娃儿,所谓开源节流,你不能只节流,不开源啊,节流的作用在开源的后面,不是说你节省,我们就有钱了!”

“师父,你要我去工地做苦力吗?”我有不好的预感,也在计算做苦力一天有多少钱。

“做个屁的苦力,你..你..你先找你爸妈要些吧,到了北京,我们再想办法。”姜老头儿脸一红,他没啥存款,就我们师徒俩个这个吃法,比起普通人来说,也真的算是奢侈,而且姜老头儿还爱收藏,可想而知....

“那好。”我一听一阵儿轻松,总比做苦力好一千倍。

“顺便也给你爸妈道个别吧,我们要离开了。”姜老头儿忽然低声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