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二章 老村长(7)

第三十二章 老村长(7)

  那个彩色的梦境是李元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回忆的场景。

  那天河里的事情是他一辈子都不愿意在想起的回忆,在梦里重温,是何其的可怕?更可怕的是,在梦里他变成了一个观众,每一个细节,他都被迫仔细的看。

  他看见老村长的船开始漏水,看见翻船,看见自己冷漠的不回应老村长的求救,看见很多人都不回应老村长,看见人们凶狠的举起船桨,最后他看见了老村长绝望和怨恨的眼神,接着被浪头淹没....

  在看见那个眼神的时候,李元就想醒来,可是他发现自己醒不来,那感觉就是明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可是偏偏被扣留在了梦里。

  李元一身冷汗,在心里呼号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这时,梦变成了一片黑沉沉,可是能感觉那是在冰冷的水里,这么黑的环境里,原本是看不见什么的,可李元就是知道那里有一团水草以及淤泥。

  他直觉这团水草和淤泥里,有让他恐惧的事物,可是他就是不能挪开眼睛,像是有人把他的眼神固定住了一样。

  周围黑沉的水开始变得明亮却又浑浊,整个河底开始冒泡,开始沸腾....

  李元觉得很恐怖,很想喊,很想跑,更想醒来,可是他根本动不了,接着,那团水草开始慢慢的蠕动,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束缚在了水草底下,要拼命的挣扎出来。

  李元快哭了,他在心里拼命的喊着,不要出来,不要出来...他知道,这水草底下的东西一出来,绝对是恐怖之极的,能把他活生生吓掉半条命的存在。

  他有感觉,那水草底下的是老村长!

  也许是李元的祈祷起了作用,这时,他忽然就醒来了,当睁开双眼的刹那,李元真的哭出了声儿,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他觉得是那么的珍贵。

  一个梦,已经到了清晨!

  他的哭声惊醒了他的媳妇儿,当他媳妇儿关切的问他什么事儿的时候,他不想再提及那个噩梦,就简单的说了句,梦见我妈了,就哭了。

  李元和他妈妈的感情极深,而他妈妈在三年前去世了。

  李元不知道的是,这个梦,在村子里不止他一个人梦到,而是有好几个人都梦到了,可是每个人都选择了隐瞒。

  一天很快过去了,一转眼又是晚上。

  李元特意给自己泡了浓浓的茶,就是想熬夜,想晚一点儿再睡。做为一个成年人,李元知道,噩梦也许会接二连三,但是总会过去的,自己安然处之也就算了。

  可是那个梦太真实,真实到他恍然陪老村长过了一生似的,连很多细节都在重现,这些细节偏偏还是他不知道的。所以,他又觉得分外的恐怖,不想睡觉,为的就是不想再做梦!

  浓茶是有效果的,李元固执的坐在堂屋里看书,熬夜,到了11点多,媳妇儿催了几次没用,就先去睡了,可是李元还是精神着。

  但农村人,白天的活儿重,就算是浓茶,效果也不是无限的,到了凌晨2点多,李元开始撑不住了。

  他强忍着不想睡觉,夜越深,他就越感觉睡过去的话,可怕的梦还是会再来,可是当秋天带着一丝丝惬意的风吹进屋子的时候,他终究还是撑不住了,他几乎是在自己都不太知情的情况下,批着衣服睡了过去.....

  当进入熟睡的瞬间,李元再次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场景,明亮又浑浊的水中,沸腾的河底,蠕动的水草,只是这一次,水草蠕动的更加厉害了。

  “不要,不要...”李元在心里嘶吼着,可是这次没有用了!

  梦中,他看见河水一刹那变成了血红,血红的颜色,遮盖了一切,包括他的双眼,当河水再恢复成明亮又浑浊的时候,他发现那团水草空了,像是原本鼓胀的肚皮被掏空了似的,变成了扁扁的样子。

  水草里的东西出来了?李元想转头四处寻找,可是他根本一点点都不能动,他开始惊慌,想拼命的挣扎出梦境。

  可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你是在找我吗?”

  这个声音很陌生,说不上难听,却让人从心底觉得恐惧,在现实的生活中,一个人的声音不管怎么冷漠,总是带有一丝情绪,可是这个声音,完全不带任何人类的感情,就是纯粹的声音。

  更要命的事,原本是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偏偏还能让人感觉到那股毁天灭地般的恨意,这种就是恐怖!

  “不..不..不..我不找..”李元发现自己能说话了,他几乎是哭着在大喊。

  在梦里,他也想闭上双眼,可是他闭不了,只能这样被固定着,睁开。

  “你刚才明明是在找我的!”忽然,一张脸处在了李元的面前,离他的鼻尖不过1厘米的距离。

  看见了,终究是看见水草团底下的东西,是老村长!

  可是真是老村长吗?李元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大脑因为恐惧,竟然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空白,他看见的是一张泡胀的脸,几乎看不清五官,脸上有伤口,翻开的伤口如同一条条发白的虫子趴在脸上,偏偏又可以看见里面被泡成了粉红色的肉。

  原本泡胀的尸体,李元不是没看见过,这条河在夏日里涨水的时候,也不是没吞噬过生命,但是,那些尸体因为发胀,眼睛是几乎看不见的。

  但是眼前的这个,眼睛偏偏瞪的很大,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是老村长,李元有强烈的感觉,可这不是吧?难以辨认的五官。

  “嘿嘿嘿...”梦里的人在笑,李元看见他牙齿寒光闪闪的,竟然有4颗长长的獠牙。

  “啊..啊...”终于被刺激的有了反应的李元,开始在梦中大叫,可是并没有回应他!

  “这个样子,不认识了,对吧?”面前的人忽然说到,接着他开始恢复正常,不再像一个发泡的馒头,但是恢复正常后,他的肉竟然开始一块一块的掉。

  面前这个人竟然还嫌弃肉掉的不够快,竟然伸手扯掉了那些要掉不掉的肉,剩下的地方开始大片大片的长出银色的毛。

  是银色,不是黑色,也不是白色!

  这些毛不长,让人终于能看清眼前人的人形儿,是老村长,老村长无疑!

  李元在梦里吓的开始大哭,他涕泪横流,哭喊着:“老村长,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可是梦中的老村长根本不理会他,只是不停的移动着他那半腐烂的身子,围绕着李元打圈,这种沉默,这种不停的在他眼前闪现,才是最磨人的,李元想老村长给他一个痛快。

  他想自己干脆死了算了。

  也就在这时,老村长忽然停了下来,阴测测的一笑:“还有15天,15天,这些毛掉光,就等15天。”

  李元已经木然了,只知道流眼泪。

  下一瞬间,李元出了梦境,当睁开双眼的时候,他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有些麻木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上面全是鼻涕和眼泪。

  15天?等毛掉光?什么意思?

  李元已经直觉事情不简单,还有梦是连着的吗?不,肯定不是的!

  他发疯了一般的站起来,往屋子里跑,然后扯开一块布,就开始收拾。

  他媳妇儿被吵醒了,喊到:“李元,你干啥?”

  “收拾,我们走,这个村子不能呆了。”李元急急的大喊到。

  “走哪儿去,村子为啥不能呆了?”那个时候,全国可是不能乱跑的,如果这样莫名其妙的走了,可想而知下场是什么?那就是去当乞丐吧!

  这样的代价未免太过沉重,除非是别的地方有亲戚可以投奔。

  “真的不能再呆了,还有15天,15天之后一定没啥好事儿!”李元大喊到。

  “啥15天,你能不能说清楚?”李元的媳妇儿莫名其妙。

  “老村长,我看见老村长了。”李元脸色煞白的说到。

  他的话刚落音,李元媳妇儿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