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二章 荒村之夜

第四十二章 荒村之夜

  屋子里垒起了一个简单的灶台,温暖的火光在灶台里跳跃着,温暖了每一个人。

  明明就是夏天,可是在这屋子里呆着,就是冷,竟然还需要火的温暖。

  灶台上放着一个锅子,锅子里煮着压缩饼干,这玩意儿不太好吃,加点水,煮成糊糊,倒是好一些。

  沁淮和另外一个人撕着肉干,一边往锅子里加着水,一边时不时的扔点儿肉干进去。

  “这东西应该好吃吧?”沁淮说话的声音很大。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儿,这村子也不知道怎么的,到了晚上,竟然吹起了怪风,听起来阴测测的,像有人哭似的,所谓阴风阵阵儿,就是指这样吧?

  所以,沁淮只能大声说话,才让人听得清楚。

  “别吼了,去个人把门关了吧。”师父说到。

  可是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没有一个人行动,没办法的事儿,这荒村给人的感觉实在太恐怖了,就算这行人里,有几个是身经百战的‘特工’,还有几个是货真价实的‘道士’,心里也发毛。

  毕竟会恐惧是人的天性,这是骨子里的东西,一个人再胆大,也有个极限,超出这个极限,他还是会害怕。

  “又没有鬼,你们怕什么?只不过是阴气太重而已。”看到这个情况,元懿说了一句,起身去把门关上了,然后又坐回角落里开始打坐,存思,修习气功。

  这个人倒是非常的勤奋,我听到他练习的时候,气息悠长,一呼一吸竟然可以持续一分钟以上,顿时觉得这个人也真的有些本事儿,气功竟然能练到如此的境界,比我强很多。

  看来也不是没有本钱的自大,想到这里,我对他的瞧不上也缓和了几分。

  门关上了,屋子里顿时安静了许多,肉干住饼干糊糊也差不多好了,有人站起来,给每人的饭盒里都舀上了一些。

  屋子里有些冷,温暖的吃食一下肚,感觉顿时好了很多,其实说真的,这糊糊还蛮香的,肉干在里面煮了煮,也不是那么的干涩难咽了,香味儿也散发出来了。

  “我以为能吃上新鲜的烤肉,我就向往这样的江湖生活。”沁淮坐我身边,一边大吃着饭盒里的糊糊,一边抱怨。

  “得了,烤老鼠你吃不?我师父说了,这片儿地方,怕是没什么动物了,除了蛇鼠,还有喜阴的虫子。”我毫不留情的打击沁淮。

  不过,这也是事实,这片儿地方被阴气侵扰,一般的动物早就走了,除了蜈蚣啊,蜘蛛啊,蜒蚰啊这些天生喜阴的虫子,至于动物,估计就是蛇和老鼠了,这个地方对它们影响不大。

  “切,我才不信,大好的几片山,会没个动物,你骗谁呢?”沁淮才不相信这个。

  “不信算了。”我才懒得和他扯,事实上,在以后异常恐怖的几天里,沁淮就会有体会。

  师父不理我和沁淮扯淡,在和其他的几个人交谈,其中就有孙强的爷爷,老孙头,他在感慨:“幸好这里是个四面环山的地儿,那个出事的村子道路也没通,没坏了山势,不是这层层叠叠的大山挡下阴气,我看任它蔓延下去,事情就糟糕了。”

  “是啊,但如果是这样,国家怕是早就处理这事儿了,也等不到现在。”老孙头接话说到。

  “当时不是有更大的事儿吗?来,试试我的旱烟叶子。”我师父一边说,一边裹起了烟叶,顺便也给老孙头儿裹了一个。

  两个老头儿惬意的抽起了旱烟,不过这烟叶子有股子奇异的香味儿,在这封闭的屋子里也不算刺鼻。

  “不过,要说最幸运的地方就是,进这片儿地方的那座山,够大,完全的挡住了这里的阴气儿,虽然是削弱过很多的阴气!这就是老天的安排啊!都说天地不仁,其实天地的仁慈是大仁,只是不落在普通人身上,普通人也感受不到。”我师父吸了一口旱烟,悠然的说到。

  “是啊,天道法则虽然无情,可仁之一字,也被刻在了法则里,否则也不会向善有福报,向恶有恶报了。”另外一个人接了一句,这人也是一个道士。

  “呵呵,有个说法是杀一人为恶,杀百人而神鬼不近,造成了很多人的误会,以为小恶会倒霉,大恶反而超脱了,他们是看不见有些人今世风光,之后世世遭难。就算勉强再为人,也是因果缠身,解脱不得!总感觉这世道越来越偏了,一些自私冷漠魔障的说法倒是很容易被人接受。”师父有些感慨。

  “这又有什么办法?人总是要经历过很多曲折,甚至跌撞到头破血流才能明白一些道理,他们只看那人前风光,不管那后世因果,也不想想祸及子孙,那又有什么办法?人心浮躁,只管我在那几十年,哎....”老孙头也感慨到。

  “不说这个了,姜师傅,这风就是因为阴气被堵住了,形成的吗?”估计着话题太过沉重,有个人干脆岔开了,毕竟这世道评论了,也无济于事。

  “是的,一到晚上,阴气大盛,出不去,自然就形成了风。”师父简单的回答到。

  说话间,那风力更盛,吹起院子里那腐朽的大门,和屋子里的窗户,‘砰砰砰’的,就像是有很多人在敲门似的。

  沁淮哪经历过这个,不由得贴近了我几分,说到:“承一,这玩笑开大了,怨鬼来了?”

  我头都不抬,说到:“风而已,怨鬼没来,不过估计那出事儿的村子里,怨鬼大大的有!”

  “老子不去那个村子了!”沁淮喊到。

  我师父斜他一眼,说到:“原本就没打算让你去,我们准备在那个村子的邻村,建个指挥总部,你就留在那里,不用去那个村子。”

  “不行,我要去,在姜爷身边我才有安全感。”沁淮不依。

  “安全感个屁,那个村子封闭了几十年,我也不知道那里面变成什么样子了,到时候我顾不上你。”我师父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到,接着他又说:“不仅是你,杨晟,静宜也得留下指挥部,每次那里我会留两个战士,还有一个我们部门的道..骨干在那里,就这样。”

  “姜师傅,既然情况那么严重,我们十几个人够吗?”一直在擦枪的一个战士不由得开口说到,他虽然不会什么道法玄术,但是危险的任务也跟随着执行过了几次,神奇的事情也见得多了,胆子也不小,不过,这一次,还没到目的地呢,这情况就让他觉得不安。

  “怎么不够?小看我们吗?”一直很沉默的,在修习的元懿忽然开口说到。

  我师父则说:“毕竟这里荒废了几十年,是个什么情况大家也不好判断,如果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当然我们无声无息的解决了最好,如果真的很棘手,我会通知上面的。”

  这次行动,配了无线电报机,随时可以通知上面,只是.....只是在这之后的情况,我们真的没料到。

  元懿面对我师父这个说法,却冷哼了一声,说到:“不过是声势吓人,万事万物都有相克的办法,任它骄横,总有收拾它的存在!”

  “哦,那旱魃呢?”我忽然转头问到。

  其实,我不太了解僵尸,只不过最近恶补僵尸的知识,也听过一些传说,知道旱魃是最厉害的僵尸,至于犼什么的,我觉得那是扯淡的传说!

  我其实不是故意在挑刺儿,他说万物相克,我就是好奇,反正我没见过什么对付旱魃的好办法,记录的也是语焉不详,无法考证。

  元懿一下子就怒了,说到:“你是不是故意的?现在社会还会存在那种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