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九章 突变

第五十九章 突变

  说完这话,我就要带晟哥进村,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反而平静了,有一种俩兄弟生死不弃的感觉,也有一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豪气。

  可也就在这时,晟哥叫住了我,他说到:“三娃,我们在这里坐会儿,好不好?”

  “晟哥,你是还没恢复过来吗?休息一下也好,但是师父说了,在村子里不能逗留太久,到了晚上可翻不过去这山。”面对晟哥的要求,我也没多想。

  晟哥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神情有些闪躲,难道是害怕?想到这一点,我能理解,毕竟是个普通人嘛,于是我坐到了晟哥的身边,准备安慰安慰他。

  谁知刚坐下,晟哥就开口跟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三娃,导引十九法很有效果,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坚持练习。”

  这话要放平时没什么问题,可是在这种地方说这话?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沉闷,难道晟哥真准备在这里不顾一切?我开口说到:“晟哥,我是带你进来看看,你别真的为了这事儿不要命了,你要想想嫂子,想想.....”

  我是想劝晟哥,而晟哥却一巴掌拍到了我肩膀上,用眼神阻止了我继续说下去,然后很认真的跟我说到:“三娃,你现在别说话,听我说好不好?”

  说话间,晟哥看了一下时间。

  我没在意这个细节,而是依言沉默了,晟哥有话要说,就让他说吧,只是我也不知道为啥,一种强烈的,不对劲儿的感觉在心中升腾,怎么也阻止不了。

  “三娃,我们是在82年认识的吧?想想,到现在8年了,这其中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算下来也不过一个星期左右。但友情并不能用时间来衡量,有的人,你和他相处十年,也算不上朋友。有的人,你和他相处了一分钟,就可以决定,这人是一生的朋友!三娃,你是我一生的朋友。”

  晟哥很少说那么动情的话,听得我心里也一热,刚想开口说点儿什么,晟哥却摸出一支烟,塞到了我的嘴里,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他态度很强硬的说到:“什么都不要说,听我说。”说完,他点上烟,帮我也点上,接着说到:“抽一支烟,五分钟。这五分钟,我情愿把今生的感情都倾泻完。”

  “三娃,你嫂子是个好姑娘,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爱她,保护她,我想和她有个孩子,有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在一个男人的生命中,总有一些事情要大过一些感情。这些事情可以是理想,也可以是一件刻在你骨子里,必须去完成的事。”晟哥说着忽然眼眶就红了。

  我拿烟的手有些颤抖,我强忍着让自己先别说话,听晟哥说完。

  “三娃,朋友是什么?我自己没办法定义,不管以后你我身处在何种环境,做着什么,我对你的友情都不会变。或者,有一天,你不把我当朋友了,甚至把我当成仇人,我也把你当朋友。”晟哥说到这里,我发现他掉了一滴眼泪,只是他没去擦掉。

  “三娃,我这一生其实很孤独。可以说,我最放松的日子有两段,第一段,是和你,和如月,和酥肉在竹林小筑的日子。第二段,是遇见静宜,我们恋爱的日子。另外,我这一生,还有一段最重要的日子,就是和我老师在一起的日子,他是我老师,也是我的父亲,我和他之间的感情,就如你和你师父之间的感情。你永远要记得这句话,说不定,你记得了,也就理解我了。”晟哥说到这里,已经是泪流满面,这时候,他也终于擦去了脸颊上的泪水。

  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到:“晟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晟哥却根本不回答我,而是从脖子上取下了一根链子,链子上有一个类似于小盒子的吊坠,他把链子塞给我,说到:“里面是我和静宜的合照,帮我交给她。”

  “晟哥,走,我们回去,我这次不是带你来送死的。”我激动了,我总感觉晟哥在说遗言似的。

  “我不是来送死的,我不会死,我还有许多事要做。”晟哥说话间,后退了两步,而我懵懵懂懂的,根本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三娃,再见。”晟哥说完这一句之后,忽然转身就跑。

  我一下子有些愣,跑什么?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握紧手中的链子,下意识的就追了上去,吼到:“晟哥,里面很危险,你不要去。”

  晟哥头也不会,喊到:“三娃,你不要跟上来了,我不会有危险,你回去吧。从现在开始,我真的不想面对你了。”

  什么意思?我的大脑一团乱,可是我不可能回去,这个村子那么危险,我把晟哥弄丢了,我回去要怎么给大家交代?怎么给嫂子交代?

  却不想晟哥越跑越快,很快就跑进了村子,跑到一个拐角就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晟哥咋会跑这么快?我以前就没发现过他有这本事,我咬着要快速的追过去,可就在这时,村口忽然出现一个人,就那么站在那里,拦住了我的路。

  于此同时,天空中响起一阵轰鸣的声音,由远及近,我抬头一看,远处竟然飞来一架直升机。

  直升机!怎么可能有直升机的?什么时候,这里能乱飞直升机了?又怎么飞到这个村子来了?

  拦住我的又是谁?是人还是鬼?

  我不顾一切的冲过去,下一刻我就知道了,那人是人,他伸手,用快的不可思议的动作抓住了我,说到:“老李的徒孙?滚回去!”

  然后手一掀,就把我推到在了地上,好大的力气!

  而就是这短短的一瞬间,我再次看见了晟哥,就在那个转角的空地,有三两个人围着他,晟哥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晟哥被人逮住了?这是我的瞬间的想法,他们是什么人?要逮晟哥去做什么?

  没有答案,可这并不妨碍我暴怒的站起来,朝着那个人冲过去,然后挥拳朝那个人打去,吼到:“滚开,你们要干啥?”

  那人轻松的躲开了我的拳头,一把扯掉上衣,说到:“老李的徒孙,还是山字脉的传人?呵呵,那么我们比划一下吧,是要比划拳脚,还是要比划道术呢?”

  我的眼睛陡然瞪大了,因为在那个人的身上,我看见了一个纹身,那纹身非常的怪异,是一张很生动的,抽象的脸,那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一副看透了的悲悯,一副嘲笑的世人的冷漠。

  这个纹身我印象太深刻,想忘记都不能,因为我看过它的简化版,曾经就在饿鬼墓!那个神秘的标志,一张像人,又像魔鬼的脸。

  我的心跳很快,他们是谁?什么人?他们好像很厉害,他们很清楚我的一切。

  可是晟哥!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男人之间,要比划,当然是拳脚最干脆,我不知道所谓武林高手是什么概念,可是我从小练习,和三五个人打架,还不怕。

  没有说话,我再次挥拳而上,和那人打了起来。

  不得不说,他的拳脚把式非常的到位,力气也极大,每一拳打在我身上,闪避不开,而且非常的痛。

  可我也疯狂了,闪避不开,那也就不闪了,我只想冲过去,带晟哥回来。

  于是肘击,拳脚,我无所不用其及,一副拼命的架势!

  只不过过了一分钟,我们俩个就分开了,各自都气喘吁吁,其实打架可不是一件可以持续的事儿,非常消耗体力,他不见得能打赢我,可我也奈何不了他。

  “滚开。”我低声的说到。

  他望着我,说到:“来,比比道术,你要赢了我,我就让你过去。山字脉的传人,老李的徒孙,我很有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