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二章 道法,自然

第六十二章 道法,自然

  相顾无言,房间里的气氛有一些沉重,那个圆圆的小子,被慧觉拉出去,说是念经去了,走的时候并轻轻带上了门,我知道他是想留给我和师父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师父点上了旱烟,最近这些日子,我发现师父抽旱烟的频率明显的变得极高,心事重重啊。

  烟雾在房间里升腾,我们师徒二人还是沉默,当一杆子旱烟快完的时候,师父忽然把烟杆递给我,说到:“来一口儿?”

  我接过,抽了一口,一股子火辣辣的气息在肺部打转儿,末了,却有一点药香回味口中,这是师父独特的旱烟叶子,平常地方买不到。

  不过,旱烟终究太烈,我不太习惯,摸了摸口袋,掏出了一支香烟来点上。我,不也心事重重吗?

  “还在想杨晟的事儿?”师父终于开口了。

  “是,我想知道全部。”我是真的想知道全部,晟哥最后转身那一个背影,到现在还刺痛着我的心。

  “这个,拿去看吧。”师父从怀里掏出一件儿东西。

  我接过,是一卷纸,展开,上面打着许多的消息,不过是用专门的密码写的,下面则是翻译。

  “我们这里不知道为啥,收不到电报,却能发出去消息,我没想太细。”师父在旁边解释到。

  其实,我懂,他是不敢想太细,太可怕!收不到消息,却能叫人来,就好像有一双眼睛监视着我们,故意而为之。

  仔细的看着那张纸的内容,我的脸色越变越难看,最后将这个交还给师父的时候,我的手又开始颤抖。

  “明白了吗?”师父问到。

  “明白了。”我点头。

  上面是一个人和一个组织联系的对话,他们早已经勾结好了,也约定好了,最后一条是卫星电话联系。呵,卫星电话.....

  那个人是晟哥,那个组织,我想起了那张魔鬼脸,原来是一个组织。

  “师父,你是早就知道,还是....?”我的手捏到青筋鼓胀,心痛的无法呼吸,果然是一个阴谋,是欺骗啊。晟哥,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不想怀疑杨晟这孩子,这个消息是凌青带来的,还有这个证据...”师父望着我说到。

  我痛苦的低头抓紧了头发,半天才说出一句:“晟哥,晟哥他怎么会这样?”

  “因为他心中有执念,为了这个执念,他已经疯狂了。这个执念让他的世界从此没有是非黑白,没有任何感情,从另一个角度上来,他的心境倒是高到了一个我们追寻的境界。可惜是因为执念而生,破灭的时候万劫不复。这,就是歪门邪道。不过,也是他自己的道。”师父的话很深沉,对应着我的痛苦,师父很淡定,也很理智。

  “师父,那个组织很强大吗?我能不能把晟哥找回来?”我望着师父,眼中还抱有一丝希望。

  “三娃儿,你23岁了,我一直希望的是你不再幼稚。强大?强大已经不足以形容了,可以说连国家都忌讳动手,知道为什么吗?盘根错节的关系!只能慢慢的清理。你自己去想一下细节吧,可以毫无顾忌开进这里的直升机,你当国家的领空防御就那么弱?直升机可以随便开到什么地方?还有一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师父说着,又甩出了一件儿东西。

  那是一份文件,上面写着让晟哥和静宜嫂子来参加这个任务,负责调查什么的命令。

  “这是?”文件没有任何问题,签名,盖章都没有问题。

  “不懂吗?这是真的,可也可以说是假的,因为文件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可发放这份文件的人,和这个组织有染。我们得到的这个消息至今都是秘密的,这次国家派人来,目的是为了让我们防备杨晟,秘密的控制他,然后悄悄的,慢慢的清理,收网,想抓住这个组织背后的人。可是,杨晟他....”师父说到这里一声叹息。

  “师父,能和我讲一下这个组织吗?”我问到,因为我心里也种下了一个执念,我想找到晟哥,问个清楚,我要了解这个组织。

  “不能。”师父很直接的拒绝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什么都不和我讲,什么都不和我说!师父,你这到底是要保护我多久?”我愤怒了,我讨厌这种感觉,一直以来,全部都是这样。

  师父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哀,沉默了很久,他才说到:“我想一直保护,让你慢慢成长的。”

  “师父...”我有些哽咽。

  可是师父转身又说到:“但我却还是很放任你,今天在你离开一会儿之后,我就收到消息了,按我速度我可以及时赶到,但是我没有,有些东西要你自己去体会。”

  体会什么?背叛吗?我的心里一阵恼怒,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不望着我,我盯着他的背影,用沉默去反抗他的决定。

  “放下了吗?”忽然,师父问到。

  “放下什么?”我不懂。

  师父转身,深深的盯着我:“放下太重的感情,在以后的路上,多一些理智。”

  我沉默,那一场背叛,如同带着倒钩的刀子,插进心里,取出来的时候,还挂着血肉,我痛。

  可是,放下吗?我的眼前浮现出了很多人的脸,爸,妈,姐,酥肉.....最后,师父!

  “你就是要用一场背叛,让我体会一个放下?”我的声音带着嘲讽,这是我第一次跟师父这样说话。

  师父毫不在意,望着我说到:“我不想你有任何的执念,太重的感情,就是太深的羁绊,绑住双脚,难免跌跌撞撞,我想你以后走的顺利一些。修者,修心,修的是一颗公正,通透的心。可是公正,通透的心是淡然而淡定的,它承载不了太多的感情。”

  呵,论道?

  我再次点上了一根烟,重重的躺下去,点上,吸了一口,说到:“道法自然,感情也是自然的,我不想违背它,我追求不了那么高的境界。”

  “道法自然不是你那么解的,正解是一颗心终究融入自然,自然是什么?日升日落,云卷云舒,生生不息,岁月枯荣。这是一颗心,随着绝对的规则运转,不干涉,只感受。这才是生命的自然之道。”师父沉声说到。

  “呵...”我望着天花板吐出了一口烟雾,然后说到:“是吗?法则般无情!师父,你放下我了吗?”

  沉默。

  接着,师父有些疲惫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我放不下很多东西,可是我会放。”

  我的心又是一阵儿悲凉,这是一条冰冷的路吗?师父会放?为追寻那飘渺的自然?

  这就是我当时全部的想法。

  但是,在许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师父是一个何等的人,什么自然,什么境界,他可以狂放到不放眼中,他要的,我很多年以后才明白。

  可惜的是,时光不能倒流,在这间有些阴暗的小屋内,我望着师父,沉声说到:“对不起,师父!我不放!”

  师父盯着我,足足盯了快一分钟,忽然笑了,笑声中全是苦涩:“呵呵,我的徒弟。好吧,大道三千,小道不计其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这感情深重或许就是你的道。但愿,在以后,你的一路平安,只求平安。”

  平安么?师父是对我如此失望,从此以后只要求我的平安么?

  看来,我这个人徒弟是不值得他骄傲的,他没有要求我成为他的骄傲。

  只是,有一次在许多年后,我才明白,骄傲真的不重要,平安才是父母给孩子最好的祝福,师父真的当我是他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