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三章 磐石,韧草

第六十三章 磐石,韧草

  面对师父的平安,当时我无言以对,我承认,那一句不放,有赌气的成分,可是我真的放不下,这个我没有骗师父。

  这一次,晟哥在我的心里狠狠划了一刀,犹如给了我们之间的友情重重的一拳,把它打得四分五裂。可下一次呢?酥肉又有什么沉重的请求要我帮忙,而同样是如此为难的处境,我会怎么做?

  不乐观的想,也许我会再次两肋插刀。

  这就是我吧。

  又是一阵沉默,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很想问:“师父,如果这次我不带晟哥进村,他会不会就不走?”

  “这世界上没有如果!杨晟存心要利用你,那么就是看准了你。但你要我回答,我可以回答你,他一定会走,大不了是更大张旗鼓一些,就比如这直升机直接开到我们现在的基地。我不知道他们后来用卫星电话联系,说了一些什么,但我知道,那个组织一定帮杨晟得到了他想要的,所以他义无反顾的走了。”师父如是说到。

  可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却依然是一团迷雾,我开口说到:“为什么选择在那个村子见面?选择在那个时间。”

  师父叹息到:“我只是揣测,他不想这样的和大家离别,这样太残忍,他可能还有一丝愧疚,不想这样大张旗鼓的背叛。于是选择我们都不去那个村子的时间,于是选择那个无人的村子。”

  “那为什么又是我?他难道觉得可以承受和我离别的一幕?”我的心又痛了,我自嘲,怎么跟个女人似的?那么容易痛?痛你XX!

  “因为,第一你是男人,第二你是他的朋友,他最后的话想跟你交代。”师父很坚定的说到。

  男人?朋友?我揉着皱的发痛的眉头,杨晟啊杨晟,你以为我又能承受。

  看我痛苦的样子,师父说到:“或者,他跟你说了许多。你应该去找一个人。”

  不用师父再说了,我知道,应该找的,是谁!可我真的没办法面对她。

  一想起那个人,我再次不死心的说到:“师父,那个组织真的很厉害?”

  “真的很厉害,想想,在那个村子拿到杨晟想要的东西。”师父不欲多言了,他只是笼统的说到。

  “晟..杨晟想要的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是那个植物,会不会又是骗我?

  师父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说到:“一个禁忌的,不该属于人类的东西。”

  “你...去找她吧。”顿了一下,师父再次说到,然后转身出去了。

  我沉默无言,终究还是从睡袋里站了起来,这就是我师父,该我承受的,他一定会要我面对。这也是我,或许会软弱痛苦,该我做的,我一定会做。

  ———————————————————————————————————————————————————————————————

  行走间,还是有些虚弱,我走出小屋,看见大屋里一片热闹的景象,打牌的,吹牛的,睡觉的,练功的(元懿),吃东西的不一而足。

  忽然间好像多了很多人,这间大屋很拥挤,我想起来了,是援军到了。

  我没见到凌青奶奶和如月,但是我猜想,这个变异昆虫的世界,或许是她们的天堂,她们那里闲的住?

  我也没见到慧大爷和那个圆小子,估计念经需要清净地儿。

  沁淮在招呼我,孙强在招呼我,我不想多说话,只是看了一圈,没见到嫂子,就走出了屋子。

  嫂子现在是重点保护的对象,应该就在这附近,我内心忐忑,慢慢的走,慢慢的找,果然,在院子偏僻的一角,我看见了嫂子。

  夏天的天气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说变就变,在我看见嫂子的那一瞬间,起风了....

  是的,这里是一个被阴气笼罩的小村,但那又如何?在老天之下,它不能抗拒老天的任何变化,无论晴雨都得接受,就如我们的命运,是一个失去朋友,一个失去爱人,也得接受。

  风吹起嫂子的头发,吹起她的衣角,那个声音满是凄清.....

  我一直想让自己不那么敏感,可是终究还是喉头哽咽,这剩下的长长几十年,嫂子怎么办?太刻骨铭心的感情,代价就是你要付出生命中宝贵的时间,去遗忘,这很痛!而时间也再也回不来。

  想到这里我有些痛恨晟哥,也痛恨——我自己。

  迈步走了过去,我低声叫了一声:“嫂子..”然后再也说不出话。

  印入我眼中的,是一张有些苍白的脸,望着我,眼神很无助,可是整个人却莫名的有一种打不倒的韧性在其中,这就是我的静宜嫂子。

  不同的是,以前的她是如此的开朗,可爱。此刻的她却如此的....我找不到形容词。

  我开不了口,嫂子却忽然说到:“我没事儿。”

  我一阵心酸,这个女人啊!怎么可能没事儿?连我失去一个朋友,都如此沉痛,何况是失去一个爱人,肚子里还有小生命的她?

  我的手在裤兜里,握紧的是那根链子,不知道怎么开口,干脆就拿出了那根链子,我递到嫂子面前,说到:“晟哥..给你的。”

  嫂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泪光,可是她忍住了,喃喃的说到:“他果然是准备好了,连这个也给我了。”

  “这个,是什么?”我知道这东西很重要,但我不知道重要到何等程度,如果不是重要到不可抛弃的东西,我还有那么一丝希望,晟哥会回来。

  嫂子没回答,而是打开了那个跟小盒子一样的链坠,里面竟然贴着一张小小的照片,是晟哥和嫂子的合影。

  照片中,两人对视,彼此的目光是那么的甜蜜,那份爱意就算只看照片都能感觉出来。

  “照片,好看吗?”嫂子轻声的问我。

  我点头,说:“好看,嫂子很漂亮。”

  嫂子把那根链子挂在了脖子上,尽量轻描淡写的说到:“这个是我送他的东西,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我的心发凉,看来晟哥是真的不准备回来了!嫂子的心一定更凉吧。

  “他,和你说了什么?”嫂子装作不在意的问到。

  “晟哥,晟哥说你很好,他想和你有一个孩子,想....”我木然的重复着晟哥的话,其实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对嫂子说这些,因为那样会让她更痛,更放不下。可是,不说,我又对得起谁?

  在我的诉说中,嫂子终于落下了一滴泪,她却轻轻的抹去了,努力的,笑的很甜蜜。

  直到我说完了很久,嫂子才说到:“很好啊,他的梦想果然和我一样。不过,我却没有更重要的理想要去追求。我的梦想已经实现了,我有了我们的孩子。”

  风更大了,天空已经变得阴沉,闷雷声声响起,我望着嫂子的身影,忽然觉得她像一颗小草,风雨再大,她娇小却也不畏惧,顽强到可爱。

  “嫂子,对不起,是我...”我终于说出我内心的话,其实我一直在谴责自己为什么带晟哥进村。

  “不,不怪你,你对他如此重情,冒着生命危险,我怎么会怪你?我知道他一定会走的,你不知道他骨子里是个多么执着的人,这也是我喜欢他的原因呢。承一,我现在一个人会很好。以后,我们两个人也会很好。”嫂子很平静的说到,眼中不再有泪光。

  “两个人?”

  “是的,我和孩子。我想过了,只是在以后我会告诉孩子,不要怕任何的流言蜚语,尊重不是别人给的,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不行,尊重要靠自己拿到。”嫂子的神情瞬间变得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