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七章 师徒拼命

第八十七章 师徒拼命

  人们不知道我拿着令旗要做什么,可我师父不在,人们却自觉的把我当成了主心骨,有人告诉我,老村长朝祠堂的方向跑去了,我知道他的目标一定是慧觉师徒,他要阻止人破坏怨气世界,无疑杀了慧觉师徒,这事情就好办多了,有谁超度的本事能高过高僧?

  我担忧的望了一眼祠堂,然后用力的拍了拍沁淮的肩膀,以他和我的默契,他应该明白,我是在无言的安慰他。

  然后,我站定在阵眼面前,毫不犹豫的把那面旗帜插了下去,当旗帜入土之际,天空忽然就阴沉了下来,狂风一下子就吹起了,可是和那些阴风不同,这阵狂风是吹的让人心底如此的爽快,仿佛要吹散这个小村笼罩的阴霾。

  我掏出放在怀里的小册子,上面记录着咒语,因为念咒之时不能中断,而且关键字节的停顿什么的都有讲究,我不能照着念,只能背下来再开始行咒。

  咒语不长,也就三百来字,我的记忆力也算好,而且在重压之下,我很快就记熟了咒语,确认无误后,我把那本小册子重新塞进了怀里,开始行咒。

  这符合阵法到底是什么,师父之前没有告诉我,但是看着天色,我却知道,这阵法应该是雷火大阵,道法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神奇,什么凭空生火之类的纯粹是扯淡。

  所谓雷火大阵,有雷才有火,雷生之火,是天火!当然,这只是道家的说法。

  因为有阵法的帮助,聚集雷电磁场,我念咒存思也就要轻松许多,跟雷电的沟通也就顺利了很多。

  和元懿不同,他是在召唤雷,而我只是在引导雷,然它落在阵法之内。

  我闭上眼睛,念动着咒语,我看不见外面的情形,也没有心思想别的事情,可我能感觉到狂风拂面,也能嗅到空气中的湿气,这才真实的生活的气息,早就应该有一场狂雷来彻底摧毁这个到处弥漫着腐朽的小村了。

  三百多字的咒语抑扬顿挫,当我行咒完毕时,我睁开眼睛,发现师父已经回来了,身上还有血迹。

  此时,尽管是在黑夜,也能感觉那股暗沉之意,还有天空中蕴含的狂暴!

  “除了这预留的几个罩门,还有祠堂中是安全的,毕竟不能打断慧觉超度。我要去一趟那边。”师父很简单的说到。

  “我来主持大阵吗?”我问到,其实我从来没有主持过阵法,也不知道该如何主持。

  “这个阵法是自动发动,不用主持,只是阵法太大,蓄势需要一定的时间,没你们什么事了,好好休息吧。是生是死,都是命,我去了。”师父说完,转身就走。

  在这个时候,我听见慧觉的诵经声终止了,换上的是慧根儿的声音,一种不好预感像扎根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

  我对一个战士说:“帮沁淮把子弹拿出来吧,帮他弄一下伤口,我要去一次。”

  沁淮担心的望着我,终究还是没有开口,我转身小跑,跟上了师父的脚步,师父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说话。

  接着,师父快步的跑动起来,我也跟着师父跑了起来,我们都在担心着慧觉。

  我没问师父那个上身的战士怎么样了,也没问老村长的鬼魂究竟逮到没有,我和师父沉默的跑着,原本就离得不算太远的祠堂,不到10分钟,我们就已经到了。

  推开祠堂的大门,村民们的灵魂早已经不见,要知道这个村子难以超度的是整个村笼罩的怨气,而不是那些灵魂,他们应该是被度走了。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个祠堂的真面目,是如此的凄惨,墙上留着暗红色的血痕,地上尽是枯骨,早已分不清楚谁是谁,可能因为有高僧超度的念力净化的原因,这一切让人看着并不觉得凄厉,只是哀伤。

  我没听见师父说话,却能感觉他的愤怒,我抬头一看,那个爱吃鸡蛋的慧老头就站在祠堂的大门口,嘴角全是血迹,胸口上更是有一大片暗红色的血迹,手持禅杖,守在大门。

  和我对峙的,是那个黑色的身影——老村长。

  透过慧觉的身影,我看见慧根盘坐在法坛前面,一张小脸蛋儿上全是泪水,可是念诵经文的声音依旧沉稳,充满了悲天悯人的念力。

  老村长像是忌惮着什么,没有上前,又似乎是被绑住了,我不太懂佛门的法门,可我看出来慧大爷有一种油尽灯枯的意思。

  “为什么不叫凌青,孙魁他们帮忙,他们就在附近,你我算到他必来这里,可你....”师父的声音刻意的平静,可是我却发现他每说一个字都在颤抖。

  “超度未完,大阵发动需要时间,他来得太早,这是你和我没算到的,我只能拖住他,因为凌青,孙魁要在关键的时候出手。再需要一小会儿,超度就会完成,大阵也成,我镇不住多久了,该你了,立淳。”说话间,慧大爷仿佛很累很累了,扶着禅杖缓缓的坐下,接着又一口血喷了出来。

  师父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说到:“我还没准你死,你和我单挑了几十年,还没有个结果,没结果之前,你不许死。”然后,师父从背后的黄布包里拿出了拂尘!

  死?慧大爷已经严重到要死的程度了吗?我的眼圈一下子红了。

  师父拿出拂尘,就是要拼命了,别人也许以为师父最厉害的是道术什么的,想想吧,引雷而下多么威风,可是我却清楚,我师父最厉害的是他的拂尘——拂尘三十六式!

  这柄拂尘,是老李都钟爱的法宝,拂尘柄由桃木心制成,据说是千年桃木心,而且用了秘法制作,坚硬无比,却又韧性十足。

  而在普通的拂尘丝里,隐藏了三十六根由老李亲自刻画阵法的精铁链,铁链边缘无不锋利无比,这样的拂尘用来杀人都可以,除魔抓鬼更是利器,因为上面刻画的阵法精妙无比,功力可以很好的传导于拂尘之上,而且阵法也会因为功力发动,据师父说,上面的阵法全部是克制阴气的阵法,而且煞气十足。

  师父常说,这拂尘有违天和,太过犀利,而且上面的阵法也不该属于人间,所以他轻易不会动用,一旦动用那就是拼命之时。

  那时的我虽然也是个小道士了,但不代表道士就是迷信之人,我对什么不该属于人间是嗤之以鼻的,开什么玩笑,不属人间,难道属于神仙?

  但是现在,我隐约间已经对天地有了一种敬畏,也觉得这个世界很神奇,我相信这柄拂尘应该很厉害。

  师父要拼命了,做徒弟的自然也会跟上,我决定要动用下茅之术。

  慧大爷坐下,从怀里抖抖索索的摸出了一个鸡蛋,他还没有剥开蛋壳,就有咳出了一口鲜血,而此时老村长动了,他狂吼着扑向慧大爷。

  慧大爷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用颤抖的双手继续剥着蛋壳,于此同时,我师父也动了,配合这个拂尘,老李自创了拂尘三十六式,据说是改编自一套鞭法,而师父出手就是威力极大的一招,在老村长扑向慧觉的时候,他身形一动,狠狠的朝着老村长抽去,一柄拂尘,生生的抽的老村长倒退了一步,拂尘在老村长身上所过之处,竟然冒出了阵阵青烟。

  我也不再犹豫,有师父在,我内心很安稳,我放心的闭上眼睛,掐动手诀,开始施展下茅之术,鬼中有恶鬼,法力高强,可是还有更厉害的,那是鬼仙!

  这一次,我要请鬼仙上身,反正我身体虚弱无比,阳气不足,这正好能让鬼仙顺利的上身。

  师父这一次,没有阻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