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章 骗局

第十章 骗局

酥肉虽然胆子很小,可是那么多年的朋友,他非常的了解我,也懂的怎么和我配合,他知道我想进厂区,去查探真相。所以,最终在酥肉的三寸不烂之舌的说服下,两个保安竟然同意我们进去了。

但是怕我们偷东西,其中一个保安还大着胆子陪我们一起进去了。

只是让我不爽的是,因为我在门卫室大吼了一句我是帅哥,那个保安看我的眼光跟看傻子一样。

至于酥肉,抖动着他那张胖脸,一看就忍笑忍得很辛苦,他一边走一边对我说到:“三娃儿,你不只是帅哥,还是美女呢,天下长的好看的人都是你。改天我去给你买面镜子去。”

我非常的无语,因为话是我自己吼的,这下被酥肉嘲笑,也算是无话可说,我觉得我当时脑子抽风了,才会那么喊一句,或者在我自己内心深处,我就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帅哥?

我简直不敢想,只得随口问了一句:“你送我镜子干嘛?”

“哦,这样你就可以对着镜子问:魔镜啊,魔镜!告诉我,陈承一是不是天下最帅的男人?啊哈哈哈....”酥肉一说完就开始狂笑,白雪公主的故事谁不知道?他把老子比喻成里面那个巫婆皇后了。

我的脸一阵儿青,一阵儿白,终于忍不住一脚蹬在酥肉的胖屁股上。

可接下来,我听见‘扑哧’一声,是走在后面那保安哥们儿忍不住笑了。

我觉得这一次,我的脸丢大了,冷汗都出来了,幸好没有姑娘在,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这厂区一直围绕着若有若无的哭声,经过这一闹,气氛倒是没那么紧张了!连一直怕的要死的保安哥也能挺直个腰杆,点一根烟了。

我刚才在墙外,就听见了声音的最大来源,我确定来源是在墙内,就是这个厂区内,所以也就带着酥肉和保安哥直接朝那个方向走。

厂区不大,很快我们就接近目的地了,可是越走声音也就越大,在这漆黑的厂区听起来是那么吓人,果然那保安哥首先就撑不住了,拉着我们说到:“小伙子,你们胆子大,年轻,可以去热血一下,我有老婆有儿女的,这可不行了啊。”

酥肉哪容他争辩,一把扯住他说到:“叔,你就不怕我们偷东西吗?跟你说了,别怕,这世上哪有鬼?我们这是好青年,带着你来看真相了。”

其实酥肉自己都把握是不是鬼,我也没来得及跟他细说,他只是非常信任我,有鬼我也能搞定。那么多年的朋友了,这小子一举一动,我也都能了解,他非得抓着这保安的原因,是想要个证人,万一真有假,有个证人总是好的吧?

不然就算找到了证据,别人说是我和酥肉弄的咋办?

这小子心眼儿就是多。

就这样拉拉扯扯的,保安就被我和酥肉拉到了厂区的一小块儿空地后面,这空地在厂房的背后,不大,就一间房间大小,杂草丛生非常荒凉。

到了这片儿空地,哭声已经非常明显了,就像在耳朵边上哭一样。

说实在的,这也跟人们心里那种闹鬼的地儿是一样的,荒凉,偏僻。所以,一到这里,一见这阵仗,保安哥就快哭了,躲躲闪闪的,用幽怨的目光望着我和酥肉。

酥肉这小子,到了这地儿倒不害怕了,开玩笑,酥肉哥可是有见识的,哭声那么明显的鬼,到了她的底盘,还不现形啊?这明显没有嘛。

酥肉拖着保安哥,我则开始四处搜寻,终于在一个杂草丛生的角落搜出了一件儿东西,我举着那件东西走过来,往保安哥面前一放,问到:“还害怕吗?”

保安哥缩着个脖子,闭着个眼镜,一直摆手:“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酥肉看的好笑,说到:“大叔,你觉得一个随身听有啥好怕的啊?”

“不,不,我怕鬼,你说啥?随身听?”那保安哥终于从极度惊悚的状态下恢复了过来,然后脸色颇为不自然的看着我手中那个随身听,表情非常精彩。

原来,他见我东找西找的,就已经很害怕了,结果当我站起来的时候,他听见那哭声好像到了我身上,就开始害怕了,觉得鬼要害人了,结果没想到是一个小录音机,这喇叭效果还真不错,我感慨到。

那声音开到最大以后,在这安静的厂区,还真能吓住不少人。

我‘吧嗒’一声按了一下停止键,拿出里面那盒子磁带,对这保安哥说到:“等磁带放完以后,这随身听就自动停止了。然后你们就以为是晚上哭一阵儿。如果不嫌麻烦呢,那些人早上会翻墙进来把录音机拿走。嫌麻烦,就放这儿,你们也发现不了,大不了晚上来倒个带,摁个键就行了。”

酥肉一听,有些愣愣的说到:“妈的,天才啊,这也行!这么一闹,不由得那些老板不信啊。”

我说:“是啊,每个厂区都去放一下,就可以闹得人心惶惶了,再让有心人来宣传一下说影响生意,那些老板还得保密,这样把范围控制住了,还不怕来查。”

“真他妈的好手段。”酥肉惊叹到。

就这样,酥肉和我一唱一和的,那保安哥就听我们扯淡了,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不由得问到:“你们是啥子人哦?你们咋晓得这些?”

额,忘了这一出了!刚才酥肉让保安带我们进来的时候,是忽悠那俩个保安厂区里的女鬼和我们有渊源,说不定能解,这一闹,是假的,还真得给别人一个说法。

酥肉正在想主意,我却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于是我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非常沉重的对那保安说到:“大哥,给你说实话吧,我的身份只是一个可怜人。一个被那些假道士几乎骗到家破人亡的可怜人。”

这说法好,酥肉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而我则一把逮住那大哥的手,说到:“知道吗?我家被这些假道士骗了三万块钱,真的是要家破人亡了!我这辈子没别的追求了,我就想让这些人被绳之以法。”

保安哥显然被我感动了,也快相信了我的说法,可是他盯着酥肉看了一阵儿,忽然说到:“我看这娃儿有些眼熟喃?前段时间不是常往我们这儿跑?好像是要弄啥商标。”

我非常‘怨恨’的看了酥肉一眼,这个死胖子,一生肥肉想让人忽略都不行。

酥肉这时却非常严肃的说到:“我其实也是打假小队的一员,我听说了那些假道士下个目标是你们的老板。所以,我早在一年前就提前在这里了,为的就是熟悉环境。”

我日!酥肉真能演,看那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活生生的把自己从一个死胖子说成了一个地下工作者。

事实就摆在眼前,那保安哥相信了我们7,8分,只是还有些犹豫的说到:“这哭声的是假的,可是老孙是亲眼看见骷髅走路,还有老刘那天睡得迷迷糊糊的,被敲窗子的声音弄醒了,就看见一个骷髅脸贴窗户上,又是咋回事儿啊?”

这个我一时也回答不出来,只能对那保安哥说到:“这个骗子集团吧,手段众多。你今晚也看见证据了,那骷髅肯定也是骗局,你等我琢磨琢磨再来告诉你。或者吧,我再来守几天,把那骷髅活捉了给你们看。”

我之所以那么耐心的对保安哥解释那么多,是因为他是我重要的证人!我不是多管闲事儿,当然也不是为了钱,而是从小在师父的耳濡目染之下,骨子就对这些败坏道家名声的狗东西痛恨到了极点。

在那个时候,我以为是江相派出手,他们一直都存在!到后来,我才知道,这种小儿科的骗局不是江相派干的,而是另有其人,而这个人就是把我和酥肉坑到苗疆的最主要原因。

人生啊....

在我的解释之下,保安哥确定无疑的相信了我,我让他把录音机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先别动声色,不然那骷髅也就不上钩了。

就算骷髅上钩了,我也觉得要按兵不动,因为对这些‘狗贼’的愤怒,让我发誓要当着他们的面儿,狠狠的打他们的脸!只是这样揭穿,显然不够让哥哥爽!得狠狠的踩他们一次。

于是,在我的授意下,保安哥决定保密这件事儿。

可酥肉不放心,他说:“揭穿了这件事儿,你们老板肯定要提拔你们,不提拔,奖金也是少不了的。所以真的别说啊。”

显然,酥肉的话要更贴近保安的内心,保安哥一口一个承诺,保证更不会说了,当然为了万无一失,我们还是和另外一个等在门卫室的保安说了,不然他第二天一声张,就不好解释了。

那个保安哥听完这一切后,呆呆的,最后才说了一句:“那道士我知道,挺有声望的啊!我们老板还透露了一些消息,成都几个挺有名望的古董老板,都找他们做了法事,非常相信他们,简直奉若神明,没想到,是骗子?”、

我在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到:“真正会施法除鬼算天机的道士都挺低调的,因为这些事儿都沾因果,损自身!不是万不得已,哪会轻易出手?要出手,没两条小黄鱼儿,可不行。”

我说的当然是我师祖老李。

那保安哥问到:“小黄鱼儿是啥?”

“金条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