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四章 突如其来敲门声

第十四章 突如其来敲门声

  保安的话引起了大家的一片哗然,显然这个骗局并不高明,但在特殊的时间(深夜),特殊的地方(厂区),偏偏就起了奇效,骗住了所有人。

  保安哥说完以后望着我,我大喇喇的坐在供桌上,啃着一根香蕉,香蕉吃完,我又开始啃苹果,为了这个骗局,我和酥肉饭都没吃,我可饿坏了。

  听见保安哥说完了,我随手扔了苹果核,拍拍手,望着大师说到:“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大师强撑着不屑的表情,‘哼’了一声,然后说到:“有人纯心害我,我无话可说。”

  那淡然的,带着一丝丝小委屈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我陷害他了,人们此时已经相信我了大半,当然还稍许有些动摇,毕竟那大师声名积威已久,要动摇也不是那么容易。

  另外就是,那大师的表演功力太到位了,连我都觉得他有些无辜,何况是这些普通人?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僵持,我无所谓,还有杀手锏没有用呢。

  果然,大师不说话,他那些徒弟倒是他完美的代言人,这时其中一个徒弟就站了起来,他大声说到:“你们要陷害我师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卷录音带,这个我们没办法。但所谓清者自清,这里闹鬼,是这些老板主动找上我们的,而不是我们找上门来的。再则,这里闹鬼,可不止一个女鬼哭吧?有人还看见了邪物,就比如那个骷髅,你要怎么解释?”

  我就知道。

  此时,人群又开始议论纷纷。确实啊,说是骗局,别人又没有亲自找上门来,而且那骷髅要咋解释?

  淡定的从包里摸出一支烟,点上了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当白色烟雾吐出来的时候,我才说到:“你们是不用找上门来,在人们惊惶无措的情况下,让有心人传播一下你们的名声不就好了?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人们一思量,的确是啊。普通人平日里哪里会认识什么道士?特别是在惊慌的时候,如果有个什么有用的消息,一定就会死命逮住啊!

  那徒弟知道关于这个事情,再辩也是枉然,直接咄咄逼人的问我:“那骷髅呢,骷髅你要咋解释?”

  如果说,两天前他们这么问我,我一定也解释不了。

  可是这两天,我就光琢磨这事儿了,和酥肉俩个臭皮匠,还真的想出了原因,试验了一下,的确也是如此。

  我大喊到:“这事儿,马上就给你们证明,酥肉...”

  我喊了一声,酥肉却早已经开始行动,这时,他从包里拿出一件让人帮忙做的黑色连体衣,上面用白色颜料加上一点儿荧光粉画了几根骨头的图案。

  翻出这件衣服后,酥肉直接穿上了,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被打裂了的黑色大馍馍,我强忍住笑意,然后喊到:“哪位哥们,帮忙把灯关一下。”

  立刻就有人行动,关上了灯!

  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穿上连体衣的酥肉根本就看见了,就看见几根白色的骨头凌空飘着,惨白中散发出点点绿色,猛一看还真有点吓人。

  “好了,开灯吧。”我淡定的说到。

  随着灯光的亮起,我摸了摸下巴,然后说到:“大家也看见效果了。我就想问,如果我在这黑色衣服上画一个骷髅架子,然后弄个黑色头套,上面画一个骷髅头。然后在大晚上的,让迷迷糊糊的人们惊鸿一瞥,你说会是什么效果?”

  其实,有些事情想通了就是这样,有些骗术揭穿了也很简单。可是人们往往就会陷在这简单的陷阱里,就如现在的大多数骗子,所用的骗术更加简单,可是还是有很多人上当受骗,不是吗?

  难得这些骗子,还布了那么大一个局!

  这就是我的杀手锏,我的底牌,他们的骗术我已经完全的破解了,我微微仰头,望着那似乎高高在上的大师,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可是那大师还强壮镇定,叹息一声说到:“我行走江湖多年,结下不少仇家,没想到有人竟然设这样的套子,让我钻了进来。利用我的善良,罢了,罢了.....”

  我心里一怒,站起来,指着那大师,义愤填膺的说到:“你这话啥意思?意思是有人故意弄出这些鬼事来,然后让人去请你们,让你上当喽?”

  那大师‘轻蔑’的看我一眼,说到:“你觉得呢?”

  “我呸”我直接骂了一句,然后说到:“既然是如此,你身为大师,难道没发觉到没鬼吗?刚才你不是亲自说鬼很厉害,沟通的很吃力吗?你不是亲自说,要自损本源,灭鬼吗?现在又说是陷阱了。你要脸不?”

  终于,那大师绷不住了,有些惊慌起来。自打耳光这种事情被他完美的演示了出来。这就是一个骗子集团!

  我看见那大师拼命的望着他的徒弟,估计是在使眼色,可此时已经尘埃落定,我的心情轻松,只是说到:“为什么咱们中国传承了几千年的道家文化会没落?就是被你们这帮骗子给糟蹋的,没啥好说的,报警吧。”

  这时,人们的愤怒也终于到了顶点,口口声声都嚷着报警。

  那群骗子徒弟忽然站起来,拖着大师,一边吼着:“我们师父是好人。”“我们不是骗子!”一边在人群中挤!

  这就是骗子的惯用伎俩,一旦骗局被破,就制造混论,趁机溜走。

  果然,他们是在往门边挤,只要今天他们跑了,然后人海茫茫,他们再消停一段时间,再到哪里去找他们?而且他们在成都经营了那么多年,肯定也有一定人脉,如果不是今天这种人证物证据在的困局,说不得他们就有什么办法脱困。

  不过现在的情况乱糟糟的,我一个人也阻止不了那么多人,我不时的听见人群中在吼叫:“谁踩了我的脚了!”

  “哎呀,别推我。”

  这些骗子!我恨得咬牙切齿,大喊到:“大家不要乱,骗子想跑!把门看好啊。”

  我一语吼出了骗子的目的,人们果然清醒了很多,很多人吼着:“大家不要慌啊,免得骗子跑了。”

  在大家冷静下来之后,果然骗子的突围就不是那么顺利了,只过了不到十分钟,那群骗子就被人们围在了中间,在重重的人影中,他们想制造混论跑出去,是不可能了。

  这时,局面已经控制住了,我一种非凡的成就感,我终于打击了一伙破坏道家名声的人,这比和酥肉出去赚钱赚很多的感觉还爽。

  我站在供桌上,居高临下的望着那群人,然后说到:“大家围住他们,拿一个人去报警吧。”

  那群骗子听见这样说,都有些绝望,包括那位大师,一个个神色都很颓然,只有一个人,我看见他恶狠狠的盯着我,不说话,只是恶狠狠的盯着我,那感觉就像是被一只饥饿的饿狼盯住了一样。

  在那人的目光之下,我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后背直起鸡皮疙瘩。说实话,那人我认识,不就那天撞到酥肉那个人吗?

  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成都本地人,成都男人大多比较幽默,温和。根本没有这种骨子里的凶狠,像是丛林野兽似的,他到底是谁?

  我忽然有这样一种疑问,可下一刻我又释然了,是谁都不要紧,反正进了警察局,一切就会真相大白。没想到那道貌岸然的大师,手底下还有这样的人。凭他的骗子本色,还能征服这种人?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那个盯着我的人忽然开口说话了,他只说了一个字:“你..”门外面忽然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听声音还挺嘈杂,这个时候会是谁来了呢?

  所以,那人说话被打断了,可我分明听出这人口音绝对不是成都话,他的口音让我想起了一个熟人——孙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