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五章 当年之人

第十五章 当年之人

  孙强说的是啥话?孙强的说的带着明显湘西口音的普通话,而且在荒村的日子里,我和沁淮没事儿就让孙强教我们说湘西话,那湘西口音,我是很有印象的。

  而且孙强不仅给我们说了湘西话,还告诉我们,苗寨里有自己特殊的语言,也有比较通用的苗语,说苗人说湘西话,和普通的湘西话是有区别的。

  孙强毋庸置疑是苗人,他告诉我的这些事儿,也被我无意中记下了,此时这人的口音不仅带着湘西味儿,还有特有的一丝苗寨人说湘西话的味道,我听出来了!

  都说湘西民风彪悍,毕竟山水颇为险恶,毒虫也多,加上苗寨的神秘,街上甚至都遇见带枪的人,光是普通的湘西人就这样了,有些苗寨里的人更加凶狠。

  这也就印证了那人的眼神为什么就如同饿狼一般,让我感觉如此危险。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再多想什么,在我的认知里,苗疆最危险的,无疑就是蛊苗,我很小的时候,凌如月只是施展了一个小手段,就让我被蚂蚁缠身,吃了一个大亏。

  面对蛊苗,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他们。可是,蛊苗一向神秘,甚至不太与寨子外面的人接触,而且以蛊苗在寨子里的地位,更不用在外面当骗子,我下意识的就认为这小子只是凶狠罢了,不可能是蛊苗。

  苗寨里会玩蛊的人也绝对算不上多。

  敲门声在持续,人们此时已经很相信我,隐隐的以我为首了,我说到:“先开门再说。”是啊,是人是鬼,总要看门见见再说呗?

  也就在这时,我有种奇异的感觉,那些骗子好像松了一口气儿似的,而且那个凶狠的人也没有再盯着我了。

  人们依然把这些骗子围在中间,外围倒出去了几个人,把门打开了,门一开,从外面鱼贯而入了十几个人,我还没看清楚,就有人把门关了。

  这十几个人的衣着看起来就很不普通,气度也不像普通人,他们走到人群中间,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原本已经像只斗败了的公鸡似的大师一下子就来精神了。

  又恢复了那副淡定高人的样子,对着那群人喊了一句:“无量天尊”的口号,然后说到:“让施主见笑了,今天有人设局害我。”

  因为离得远,又有人群挡着,我站在制高点也不是太看得清楚来人的样子,刚才之所以看见那个凶狠小子瞪着我,是因为他的目光太有侵略性了,瞪的人感觉皮肤都疼的感觉,不注意都不行。

  这些人没有那人那种骨子里突出的凶狠气质,倒不是那么引人注目了。

  就算看不清楚什么,可不影响我听见那大师的无耻话,我站在供桌上,说到:“大家都散开来,我看看哪路神仙到了。”

  人们此时已经非常的信服我,依言散开了。我对酥肉说到:“看吧,虽然我才比较像个小混混,可架不住哥哥我帅啊。”

  酥肉就说了两个字:“镜子。”

  然后我‘幽怨’的看了一眼酥肉,不再和他扯淡了。

  人群散开后,那十几个人站在中间就非常显然了,我原本和酥肉一人叼着一个香蕉在吃,可此时看见这些人我不禁愣住了。

  妈的,今天是啥日子?我身为一个道士咋就没看黄历?咋熟人打堆出现啊,这十几个人里,我起码看出了三张熟悉的面孔!

  云小宝,曹二,马独独.....这是在玩哪出?我的思绪忽然就跳到了很多年前,我师父因为想帮我爸妈,缺钱,然后带着我去卖玉的事儿。

  岁月不饶人,当年的曹二还是个刺头儿一眼的小青年,如此看样子,已经是个沉稳的中年人了。

  而当年正值壮年的云小宝和马独独,已经成了有些沧桑的老人了。

  如果不是我记忆力惊人,我根本不可能一眼就认出他们来!

  常听这里的人说,成都有几位有头有脑的古董大亨非常信任这位大师,原来是他们?

  酥肉不认识这些人,叼着香蕉坐在我旁边,嘟囔不清的问我:“发啥呆啊?你认识?”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三下两下吃完嘴里的香蕉,说到:“呆会儿你就知道了。”然后示意酥肉不要说话。

  毕竟有卖玉的情分在里面,我倒要看看,这个骗子是咋样把这些人成功的套进他的骗局的。我也想起师父说过的一句话,最容易相信那些骗子的,反倒不是啥也不懂,啥也没经历过的普通人。而是有经历,却对道家之事不是甚解的那些人。

  无疑,这些我的熟人们,倒是挺符合这个条件。

  他们没有认出我,因为岁月流逝了那么多,从一个小孩子到一个青年人,变化是很大的。他们没认出我,也是正常。

  我和酥肉沉默着,人们则是好奇的围观着。而那个大师却是一脸淡定,悲苦的在诉说着。估计是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敢胡编乱造,说的事情到也算公正,不过却听得云小宝眉头一阵儿紧皱。

  说实在的,只要不是傻子,谁听不出来,这大师在这些事情面前,确实就是一个骗子?

  可说到此处,那大师却话锋一转,说到:“云施主,你我相识已有五年,也经历过一些事情,我是不是骗子,我想你心里有数。今天之所以会身陷囫囵,辩驳不得,只是因为在场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见到灵体的本事,我这才是真真的百口莫辩。”

  说完这番话后,他抬头望着大家,高声说到:“相信大家都知道这里曾经还是有一个冤死的姑娘,而且这么多年来,哪一个地方,不会死几个人?有冤魂在的情况下,再聚集一批死掉的鬼魂是很容易的。我刚才确实是沟通了那个冤死的姑娘,我只能解释有人设局太过巧合,陷我于不义,无奈神鬼之事,从来无法向普通人证明。所以,我特地请来了云施主,云先生。以他如今的声望倒是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酥肉听到这里,悄悄对我说:“这些有钱人都是傻子么?别着骗子骗得那么厉害,还不辞辛苦跑来作证了?”

  我可不那么想,云小宝是傻子?当年就跟个人精似的人,咋会是啥子?而且那曹二小小年纪就混迹复杂的玉市,更不可能傻。嗯,要说傻点,马独独要傻些,还称不上人精。

  但无论咋说,要骗到他们可不容易,绝对不是这些简单的骗局可以做到的,这里面必然另有隐情,我压下心中的冲动,倒是想听听云小宝想说些什么。

  果然,听闻那大师的话后,云小宝很是礼貌的冲大家抱拳行礼了一下,这才说到:“鄙人云小宝,说在成都的声望不敢当,毕竟此地卧虎藏龙。只不过薄有家财,在本地的古玩界,玉石界有些不值一提的浅名罢了。我想说的是,这位陈大师是我的朋友,我今天来这里,不求大家给我面子,只是想以我的经历,证实一番,陈大师不是骗子。”

  酥肉听到这里,乐了,对我说到:“三娃儿,你说你干嘛和别人过不去呢?人家也姓陈啊,说不定你还打了自家人呢!”

  我斜了酥肉一眼,又抓了一个梨儿来啃,今天晚上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水果了!然后才说到:“管他姓啥?老子看不惯的就要说,就要打。”

  酥肉‘啧啧’了两声,调侃我了一句:“修道之人,咋那么没高人的形象啊?跟我一普通人似的,喜怒都压不住。”

  “滚,修道之人又不是神仙,一样是普通人!还不准有个喜怒哀乐啊?反正老子没那境界,连我师父都说我了,修心是我的难关,就这样随便修着吧。”我很是无所谓的说着,然后一边很认真,很仔细的望着云小宝,我倒想听听他是什么经历!有没有打假的可能。

  说实在的,我真的很好奇,这大师何德何能,能让云小宝这种人精,都能自曝家族秘闻,为他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