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章 杨大侠?

第二十章 杨大侠?

  我心里觉得不对劲儿了,赶紧悄悄的起来,我怕酥肉是梦游,梦游这一现象道家都解释不清楚,但有一点却是大家都知道的忌讳,那就是梦游的人,你一定不能把他惊醒或者惊吓到了,后果会很严重。

  我悄悄的起来之后,摸到了阳台,心说看看酥肉要做什么,却不想酥肉眼睛是睁开的,此时正目光烁烁的盯着我,用一口四川特有的‘椒盐’普通话说到:“何方霄小,跟在本大侠身后,鬼鬼祟祟,意欲何为?”

  我日,这小子是醒着的啊,我虚惊一场,对酥肉说到:“你小子半夜别扯淡了,快点回去睡了,白天还有事儿呢。”

  酥肉眉头一皱,对我说到:“你是何人?本大侠认识你吗?明日与你一起,是有何事?”

  “我日,你说我是谁?我他妈大名陈承一,小名三娃儿,你从小到大的铁哥们!得了,别扯淡了,我要冒火了啊。”我真的是火大,明明现在出了事儿,这小子还能这样和我扯淡,还是半夜,说话一副文绉绉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古代人呢。

  “陈承一?没有听过!怎么可能是我从小的兄弟呢?在下杨过,请求这位兄弟不要一再戏弄于我,否则别怪杨某剑下无情。”酥肉一脸严肃的跟我说到,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杨过?我觉得自己要疯了!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又是担心,此时我再笨也知道酥肉这时蛊毒发作了,开始神志不清了,我不知道云老爷子神志不清时是个啥模样,这酥肉倒好,直接把自己当成《神雕侠侣》里的杨过了。

  本来当自己是杨过也没什么,重点是这小子还能一本正经的和我对话,让我在感慨之余,不得不佩服苗疆的蛊毒简直是厉害无比,直接把人弄成了一个大疯子。

  跟疯子说话只能用疯子的方式,酥肉说他是杨过,我一大男人也不能假装小龙女,只能双手抱拳对酥肉说到:“杨大侠,在下只是久仰大侠大名,和大侠开个玩笑罢了。不知大侠可否注意到,此地诡异,小子只是提醒大侠,要万事小心。”

  我同时也佩服起我自己来了,竟然一本正经的配合一个大疯子说话。但是没有办法啊,谁叫站我面前的是我兄弟呢,我不能不管他啊,先哄他去睡了再说。

  我这样一说,酥肉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惊疑未定的表情,望了望四方,说到:“确实如此,此地到底是何处?比之绝情谷还要诡异,四方全是诡异建筑,隐见鬼火(灯光)闪烁,你可知道一些什么?”

  得,这小子神志错乱的够可以的,我只能说到:“杨大侠,此地是为南柯梦境,暂时无法可破,小子已经身陷此地二十三不得而出了。要从此地出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蒙头大睡,或可每日能出去几个时辰。”

  “此话当着?”酥肉一副焦虑的样子,然后长叹一声说到:“可怜我还要找寻我的姑姑,每日只得几个时辰,那可如何是好?”

  “有几个时辰可以出去,总比一直困在此处要好。我劝杨大侠暂且安歇,明日出去之后再想办法也未尝不可啊。现在时辰已晚,若杨大侠再不抓紧时间休息,怕是明天也出不去了。”我一副诚恳的样子,耐心的哄劝着。

  酥肉皱眉沉思了一会儿,长叹一声说到:“也罢,杨某这就去安歇罢。”

  我赶紧的把酥肉带到了卧室,让他上床睡了,果然不到一分钟,这小子又再次扯起了呼噜,我苦笑到,还他妈杨过呢,你就是变为杨过,本质还是酥肉,神经大条,那么好骗。真正书里的杨过可是一个心思细腻之辈,哪有那么好骗?再说人家杨过要来了这样的地方,哪有心思能睡着,你倒好,一分钟不到就扯起了呼噜。

  酥肉这小子是睡了,弄的我却睡不着了,索性点了一根烟,靠着枕头抽了起来,这还没去苗疆呢,酥肉就发作了,这一路上可咋办啊?

  而且这神经毒素还真厉害,把好好的一个酥肉给我变成杨过了,我日,这下可好玩了,这去了苗疆,万一他发作了,我要咋给别人解释啊?

  还有,我必须要去看一次元懿,可酥肉我又咋放心的下?难道带着一个神经病酥肉去看元懿?

  看来,只有找沁淮来帮忙了,这样想着,我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在很大的动静下醒来了,睁开眼睛看见酥肉在一本正经的梳着头发,身上还传着西裤,衬衣。

  我试探性的喊到:“杨大侠?”

  酥肉转过头来望着我说到:“三娃儿,你叫谁呢?”

  我问到:“你不是杨大侠?那你是谁?”

  酥肉一脸惊恐的朝我跑来,说到:“我日,三娃儿,你咋了?我是酥肉啊!谁是杨大侠啊?我说你小子平时起的比公鸡都早,说是要做早课,今天比老子还起的晚,一起来就神经不正常,你说说,你是咋了。”

  我的一颗心放了下来,这小子是酥肉,不是杨过,我苦笑着,摸出了两根儿烟,扔给酥肉一根儿,然后自己点上了一根儿,问到:“今天你咋起那么早?”

  “你忘了?今天云小宝请咱们吃饭,那可是高档的地方,我这不得收拾收拾,打扮打扮?”酥肉见我正常了,就不问了,这小子的神经估计有钢筋那么粗。

  我说到:“你刚才不是问我咋比你起得还晚吗?我实话跟你说了罢,那都是你娃儿昨天晚上给折磨的。”

  “咋了?”酥肉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于是,我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酥肉说了,酥肉听了之后,已经不是一脸不相信了,而是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了。

  我懒得多说,只是叼着烟说到:“你爱信不信吧!我估计是你的蛊毒已经开始发作了,就是搞不懂人家是神志不清,你小子咋会变成杨过。”

  酥肉听我这样说,倒是信了,苦着一张脸,很是烦恼的样子。到后来,他忽然就精神了,说到:“变成杨过也好啊!多威风啊!你知道我从小爱看武侠小说,最喜欢的就是杨过。”

  我无语了,有这样的人吗?也不想想,人家杨过威风是因为玉树临风,武功盖世。你酥肉除了一身肥膘,还有啥?还有啥?

  为今之计,怕只有找到那个陈大师了。

  这样想着,我起床了,洗漱过后,照例做了早课,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和酥肉一起出门了,在路上我告诉了酥肉我的想法。

  酥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我说到:“反正有你在呢,我担心个屁,你负责把我弄好就是了。”

  果然!可我能有什么办法,谁叫这小子是我从小到大的铁哥们呢?

  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拨通了沁淮办公室的电话,这小子上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这办公室的电话竟然没有找到他。

  我心里苦涩之极,回想自己活了23年,从来就没做过啥坏事儿,咋最铁的俩个哥们是这幅德性呢?无奈中,我只能拨了好几个沁淮可能在的地方的电话,总算把沁淮找到了。

  沁淮在我们一共同的哥们家里,电话一通,就听见沁淮说到:“土不土啊?打这电话找我,不知道哥儿我有大哥大了吗?”

  大哥大这玩意儿,我一点都不了解,只在电影里看过那些老板用过,沁淮这纨绔公子哥儿,果然够纨绔,我沉声说到:“我咋知道你有大哥大?”

  沁淮的声音一下子惊喜非常,说到:“承一,你终于知道给哥儿我打个电话了。”

  我没有扯淡的心思,很是严肃的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沁淮说了,然后就听见沁淮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他说到:“我在张铁军这里睡的,有个女的,不太好意思带回家啊。得,等我,我马上就去买飞机票,我们几个小时以后成都见啊。”

  “嗯,到时候你到酥肉家里找我们吧,如果不在你就等等。”我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心里一阵儿温暖,酥肉和沁淮这俩个家伙虽然德性不靠谱,可是人真的很靠谱。

  沁淮要过来了,应该事情就不会那么麻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