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七章 切肤之痛

第三十七章 切肤之痛

  在楼下,酥肉和沁淮经过了这么久的奔波,竟然躺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和承心哥站在一楼的大窗户下,两人有些相对无言,我有话想问他,不知道这么问出口,而他估计也是想和我说什么,我们是很默契的同时走到了窗户底下。

  这样的沉默的气氛让人有些难受,我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拿了一支叼嘴上,然后递了一支给承心哥。

  他还是那样温和的笑着,然后拒绝了我递过来的烟,说到:“我不抽烟。”

  气氛又沉默了下去,承心摸着自己的下巴,最终还是他先开口,他问我:“记得我们那次聚会,你提过一句我们师祖活了300多岁,是吗?”

  我点头,但不知道承心哥为什么问起这个。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徒孙来说,师祖无疑是一个全身都绽放着光芒的偶像,也是充满神秘的偶像,谈论起他,也并不奇怪,至少我虽然吃惊,但是没有多想。

  “承一啊,我觉得我师父有心事,不单是我师父,连同几位师叔,我也觉得有心事。特别这几年,感觉师父很不对劲儿,常常跟我说一些话,就像在交代什么一样,这种感觉不好。”承心哥忽然话锋一转,又说到了这个。

  没想到承心哥也有这样的感觉,他原来和我一样敏感啊!但事实上,又比我细心,他的话让我想起这几年师父的一言一行,的确,就像是在交代什么一眼。

  我说到:“是的,我也有一样的感觉。”

  “承一,你师父的事情不是我不想跟你说,我个人认为,我们几个小辈应该联合起来,‘关心关心’我们师父的事儿了,如果他们要做什么傻事儿,我们也得阻止是不是?所以,私下里,如果什么事儿,我是真的知情,我一定会跟你说,这至少是我的想法。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师父和几位师叔这段时间也是常常失踪,然后出现。就前几天你出事儿了吧,我师父其实挺着急的,可他偏偏有事抽身不得,后来我电话联系上他了,他说了一句,我们要全力支持你姜师叔,这事儿放不下,所以让你先去了。他也就说漏了那么一句。”

  我心里泛起淡淡的忧伤,忽然就有些害怕,害怕算上现在已经过去的半年,要是两年半以后,师父不出现在我面前怎么办?吐出了一个轻烟,我问到:“你觉得师父他们会做什么傻事儿?”

  “我不知道,总觉得和我们师祖有关,想起他们说那个寨子,全部是将死不死之人,我就联想到我们那个活了300多岁的师祖,会不会和那个寨子有关系?我忍不住胡思乱想,看他们凝重的样子,总觉得他们要做的可能是件傻事儿。”承心哥的眉头轻皱,眼中也罕见的流露出了一丝忧伤,那招牌似的,温和的笑容也已经不见。

  “如果说他们为了他们的师父做傻事儿,我们说不定也会为自己的师父做傻事儿,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师父就是自己的父亲,那么为自己的父亲搭上一条命又如何?”说完这句话,我朝着窗外弹出了手中的烟蒂,烟蒂在阳光下划出一个好看的弧线,然后落地。

  就如这话,一旦落地就会生根,就如承诺。

  “嗯,师父就是父亲。”承心哥也淡淡的说到,可话里的分量并不比我轻。

  我们这个时候猜测师祖的一切和那个寨子有关,可到了后来的后来,才知道这一猜测多么的幼稚,那一张惊天的大网,早在命运的初始就已经对我们这一脉张开。

  ——————————————————————————————————————————————————————————

  酥肉和沁淮去云南了,算算已经快一个月了,想起离别的时候,酥肉竟然嚷着两年以后,老子会重新回来当个有钱人,就觉得好笑。

  沁淮的表现也差不到哪里去,竟然亲吻了一下火车站的柱子,吼了一句:“大北京,等着哥儿我两年后回来昂。”

  我没想到沁淮的爷爷那么好说服,竟然一口就同意了沁淮去云南。

  我也没想到酥肉的父母那么好骗,竟然相信了酥肉要去云南做大生意,两三年不回家。

  相比起他们来,我比较难受,不管李师叔说什么规则,我终究是放不下我的父母,我不懂什么规则,也不想懂,我觉得我只有和他们避免接触,才能避免他们遭受到任何磨难,所以我在跟着陈师叔去到杭州之前跟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爸爸,从现在开始到93年冬天,我就不回家了,94年春节我看情况,会回来吧。”

  “为啥?”在电话那头我爸的声音陡然就高了,分明带着丝丝的怒火,接着还不容我说话,他就大骂到:“你个臭小子,是不是常年不在身边,心耍野了,不着家了,你师父都说每年可以和我们相处一个月的,你为啥不回来?你说我和你妈非得生你出来干啥?有儿子和没儿子有啥区别?你要不回家,别认我这个爸爸了。”

  我听着爸爸在电话那边骂我,没由来的眼眶就红了,是啊,生我这个儿子和没生有什么区别?最好不生啊,没尽到孝道不说,还给他们带来那么负担,思念甚至连累。

  接着,我听着爸妈在电话那头吵了起来,接着我妈就抢过了电话,然后对我说到:“三娃儿,别听你爸瞎说,跟妈说,为啥好好的不回家啊?不管出了啥事儿,家里还能不护着你啊?我和你爸一把年纪了,才不怕什么倒不倒霉,死不死的,有事就回来,妈给你做主。”

  听着我妈的话,我在电话这头,咬着自己的拳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拳头甚至被我咬起了一个血印,可是喉头的哽咽怎么压制的住?我拿开话筒,努力的呼吸,深呼吸...胸膛起伏,好半天才平静下来,我不想他们担心,我尽量用愉悦的语气对我妈说到:“妈啊,你儿子就那么没出息啊?出去就惹麻烦要家护着啊?不是你们以为的什么事儿,而是你们知道啊,我师父要出去三年,可是国家有任务啊,师父不在,徒弟得顶着吧?妈啊,这是国家的秘密,你们可别乱说啊,我这几年不能回家,是要去执行任务呢,我就怕你们担心,给你们打电话,都是违反记录了。”

  我妈在电话那头一下子就很紧张了,说到:“啊?国家的事儿啊,那我们不说了,不说了...”接着,我听见我爸在旁边不停的问,啥国家的事儿,然后被我妈骂了。

  我的心里稍微安心了一点儿,却听见我妈很犹豫的说到:“儿子,我还为你在哪儿上班发愁呢,毕竟和酥肉做生意又哪儿比得上国家的铁饭碗呢?你被国家招去了,是好事儿,妈支持你。就是想知道,你那个啥任务,平时能给家里打电话不?”

  妈刚说完这句话,就听见我爸在旁边嚷嚷:“让打啥电话?你想想我们儿子师父什么人?我们儿子学的是什么本事儿?这老太婆,咋一点儿见识都没有呢?别拖累儿子。”

  然后就是我妈和我爸吵的声音,我的眼泪一直流,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惹祸精,我赶紧用正常的声音大声说到:“妈,我不说了啊,这电话不能打太久,平时估计不让联系,但我尽量。”

  然后我简直像逃跑似的挂断了电话,当着公用电话老板儿的面,蹲下就哭了。

  那老板儿在旁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句:“这年轻人不管惹啥祸事儿吧,总得着家。要知道,这天下啊,谁会害你,父母都不能害你,还得护着你。”

  我知道自己失态了,也不多言,站起来,抹干眼泪就走了。

  我哪里是怕我父母不护着我,我是怕连累了他们,如果因为我的事儿,他们有个三长两短,我觉得我会发疯,说不定会去那个寨子拼命吧。

  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至今想起这个电话,我的心都还隐隐抽疼,这一个月我没和家人有任何联系,我很担心我父母挂念我的任务,晚上连觉都睡不好,无奈我却想不出来更好的理由。

  “承一,这西湖很美吧?”承心哥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也好,免得让我去想到三年不能和父母联系的残忍。

  一个八年,又一个两年,我的父母人生中又有几个十年。

  我强忍住心头的忧虑,尽量笑着对承心哥说到:“是啊,西湖很美,今天是最后一次上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