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一章 大巫

第五十一章 大巫

  如月这丫头和我是出生入死过的伙伴,是小时候依赖我的妹子,是长大了叫我三哥哥,依旧能感觉到对我依恋的妹妹,说我对她没感情是假的。

  我对她不但有感情,而且是很深的感情,可此时我除了愤怒,还有失望,我从来没有想过欺骗会发生在我看重的,亲密的人身上。

  在愤怒过后,我的语气冷了下来,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眼光看着如月,只问了一句:“他们在哪儿?为什么要欺骗?”

  在我的暴怒之下,都只是害怕,没有流泪的如月,在我这种冷淡的语气和目光下,望着我,终于流了两滴泪水,她咬着下唇,任由泪水流着,只是恨恨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就倔强的扭过了头,根本不回答我任何问题。

  在这一刻,我和如月的关系几乎是降到了冰点。

  仿佛感觉到气氛不对,一直躲在如月背后的慧根儿跑了过来,一只小手拉住我有些冰凉的大手,说到:“哥,哥..你别生气,不要生气好不好?”罕有的,这小子没有说陕西话,而是说的普通话,估计也是被吓到了。

  慧根儿这小圆蛋儿就是如此的让人疼爱,看着他无辜的样子,想着他和我一样,师父都不在身边,何况他还是小小年纪,就要留在这苗寨,我一阵儿心酸,一把就抱起了慧根儿。

  然后用稍微平和的语气对如月说到:“别人骗我我无所谓,我一直当你是妹妹,你骗我,我会难受。但是,我相信你骗我,一定有你的理由,所以我会试着原谅。找人送我出寨子吧,我要去找酥肉和沁淮。不行的话,我就一个人走出去。”

  半个月,这是一个无法让我冷静的时间,在我看来,每一分,每一秒,沁淮和酥肉都有可能出事儿,何况是已经半个月那么久了。

  我陷入了一种不冷静之下的冷静这种奇怪的状态,不冷静的是,我一定要舍身犯险,救出酥肉和沁淮,冷静的是在做这个决定之后,我的大脑开始高速的运转,分析起所有的事情。

  我一早在昆明就收到了两种不同形势的传书,目的都是阻止我去那个寨子,但是也明确的告诉了我酥肉和沁淮危险,那么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个人说的话就极有可能是真的,不,应该就是真的。

  那答案就很明显,酥肉和沁淮一定是身陷魔鬼之寨,而魔鬼之寨要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我出现。

  只要我出现,我就一定能找到酥肉和沁淮,找到之后怎么样,我没有具体想过,脑中只有两个字——拼命吧。

  我不介意,以身引动大天雷,布下罪孽深重聚煞阵,和那寨子拼个你死我活,在完全不顾自身的情况下,道术不见得怕了蛊术!

  所以,我给如月说出了这番不容置疑的话,然后放下慧根儿,摸摸他的圆脑袋,说了声:“在寨子里乖,这个寒假完了之后,该念初中了,好好读书。”

  在刚才一路走来这里的闲谈中,我知道慧根儿和这里的孩子一样,在外面念小学,这寒假了,才回到寨子。

  说完这些,我转身就走,如果如月愿意安排人送我走,在我出寨子之前,就应该有人会找到我。

  就在这时,慧根儿一下子跳起来,挂在了我的背上:“哥哥,额要和你一起。”

  我一把扯下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慧根儿和我耍什么赖,我对这个孩子比较无奈,从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对我莫名的亲热,莫名的依恋,要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和他相处过多少日子,我不知道这份感情是哪里来的。

  除了我,他就是依恋如月了,同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原本我想问问的,可此时我哪里还有心情,只是虎着脸说到:“哥哥不能带着你,你要不乖,哥哥以后都不理你了。”

  慧根儿一下子就委屈的嘟起了嘴,两个大眼睛里泛起了泪光,我看得有些心酸,干脆不理,转身就走。

  可这一转身,我才发现凌如月拦在了我的面前,说到:“我不能安排人送你出寨子,可我自己可以陪你一起去,你一个人是找不到那里的。如果你被他们带去,同样没有机会救出酥肉和沁淮。”

  这话说的我心里一暖,刚才对她的失望瞬间就消失了,小时候是她好奇,变着法子教唆我和酥肉去饿鬼墓,然后我们经历了出生入死。

  这一次,是她要陪着我出生入死,我想魔鬼寨,她比我清楚,更比我了解,从一些情况可以推断出来,整个月堰苗寨的人估计都知道魔鬼寨。

  想到出生入死四个字,我的心就颤抖了一下,有些心疼起刚才流泪的如月,忍不住语气很温和的说到:“既然都舍得陪我冒险,为什么要欺骗我?”

  如月望着我说到:“就如你所说,有不得已的原因。你在寨子口等我,我带一些东西就来找你。”

  “嗯。”我点头,我也要去拿回自己的行李,因为里面有我的法器。

  我和如月三言两语决定好了寨子口见,然后就准备各自行事,却不想慧根儿闹腾开来了:“你们要带着我,必须要带着我。我很厉害的,我可以化身金刚,还会好几种伏魔印,你们要带着我...”

  我和如月对望了一眼,估计都有些无语,我们以为各自是各自领域中的天才,哪儿知道真正的天才是这个小家伙?!

  化身金刚,伏魔手印,全部是佛家大能才会的手段,这小家伙!我不敢想了...

  如月一咬牙,说到:“带着他吧。”

  我表示了认同,然后就开始和如月各自行事,小时候我们一起冲动的探寻饿鬼墓,这长大了,我们再次要冲动的冲进魔鬼寨救人。

  如月带着慧根儿去收拾东西了,而我则回到了那栋吊脚楼,我才来这里不久,行李都没来得及打开,就扔在了这里。

  进到这栋小楼,很安静,好像凌如雪并不在这里,我也懒得去管她到底在不在,背起行李就走了,这个苗寨地形复杂,道路交错,但下山的路并不难找,加上我记忆力惊人,这一路下山倒也顺利。

  只是这一路行来,我也忍不住嘲讽自己,总是这样吧,当年冲动的把晟哥带进荒村,这一年,我依然冲动的要去救酥肉和沁淮。

  我脑中仿佛响彻着在那一年我对师父说的那句话:“我,不放。”

  是的,我不放,一些感情我放不下,有的人是生命凌驾在感情之上,有的人是感情凌驾在生命之上,我是后一种,虽然我也爱惜自己的生命,可我无法挣脱被感情控制的命运。

  我如是,如月...应该也是如此吧。

  上山走了四十分钟,下山快了很多,只是二十分钟不到,我就已经来到了寨子口,那片山谷良田之中,然后随便找了一块儿干净的地方,坐着抽烟等如月。

  可能是内心不那么平静,我不停的抽烟,当抽到第三支的时候,我看见如月牵着背着一个小书包的慧根儿走来了。

  我心里一喜,三两步的迎上去,问了一句:“都准备好了?”

  如月点点头,然后笑着对我说:“也只有我们俩疯子,才有这种决定吧?可能也只有我们俩疯子,也才会带着这个小圆蛋儿。”

  我哈哈一笑,然后说到:“不止我们俩,你信不信,如果酥肉和沁淮在,一样会那么疯的。”

  如月毫不避嫌的一把挽住我,说到:“你是这样的人,你身边的朋友当然也就是这样的人。”

  是啊,物以类分,人以群聚嘛。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就是如此冒险,不靠谱的行动,却让我的心情莫名放松,莫名的兴奋,这是这么久的压抑以来,我第一次感觉到释放。

  我们仿佛不是去冒险一样,而是出去旅行,一路的欢声笑语。

  我甚至觉得我们不是冲动,在多少年以前的岁月里,在不同的地方,我那年轻的师父,慧大爷,加上凌青奶奶不也是这样吗?三个人一起出任务。

  我们三个又有什么不同?

  在兴奋的情绪下,我们走过了良田,走进了那片绿草坪,月堰湖就在眼前,只要穿过了月堰湖,我们就顺利的出了寨子了。

  如月挽着我,在我身边一路说,一路笑很是开心,只是走到这里的时候,这丫头忍不住担心的说了一句:“三哥哥,我总觉得我们这样就走了,太顺利了吧?”

  我不在意的说到:“什么顺不顺利的?我们又没对人要做什么,哪有人拦着我们啊,你们寨子又不是监狱。”

  可我刚说完,却发现如月停下了脚步...

  此时,我们已经走到了月堰湖边,那个美丽的亭子也就在我们眼前,风吹起亭子四周的轻纱,我分明看见两个人站在里面,正望着我们。

  一个是神色清淡的凌如雪,另外一个人被凌如雪扶着,是一个枯瘦的老头儿,他的样子因为长的太瘦而有些吓人,留着苗族男人特有的发型,只有脑袋正中有一缕花白的头发。

  他冲我一笑,仿佛是橘子皮儿裂开了一样。

  我身边的如月一下子抓紧了我的手臂,在我耳边说到:“三哥哥,糟了,他是我们的大巫,就是他阻止我们告诉你沁淮和酥肉的事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