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三章 深山中的小村

第五十三章 深山中的小村

  那个寨子比我想象的还要偏僻,从镇子上坐普通的小吧车到某个乡,再从乡上坐三轮到某个村,再由某个村租马,一路骑马到下一个村,直到进到最后一个村子的时候,只能用走的了,那路偏僻,陡峭到连马都不能进去。

  怪不得在几年前,我遇见的那个怪人高宁会跟我说,后悔还可以再去找他,他说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没有人能找到那个寨子了。

  确实,就从我这三天以来辗转的路,都可以证明这寨子偏僻封闭到什么程度。

  可惜的是,高宁错了,原来这个世上知道这个寨子的人还是不少的,至少月堰苗寨的人几乎都知道。

  山路难行,特别湘西的这些山,看起来是如此的秀丽壮观,可走起来却是如此艰难费力,因为就没有什么很清晰的路,有的只是人用双脚踩出来的痕迹。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鲁迅先生说的一句话,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当然,我只是借来用于形容这里的情况,和这句话里高深的思想没有什么关系。

  山里寂静,除了我们的‘沙沙’的脚步声,就只有那不停喧闹的鸟鸣声与我们做伴了,虽然偶尔跃出的景色让人惊艳,可是看得多了,难免也会无聊。

  慧根儿毕竟是小孩子,经不起累,这样一路笑闹着的和我们走了两个小时以后,就耍赖不走了,我只得背着他,原本还有慧根儿‘呱噪’的声音,显得不是那么寂寞的我,在慧根儿在我背上睡着以后,走得也确实有些无聊了。

  于是我和凌如雪搭话:“喂,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寨子所在的,我感觉好像你们寨子都知道这个寨子的所在啊?”

  没办法,我觉得直接叫凌如雪很别扭,叫如雪我又觉得和她关系没到那个地步,结果我和她说话,一般都是喂过来喂过去的。

  不过,凌如雪根本就不在意我怎么叫她,这让我很失望,觉得拉不进和她的距离。

  面对我的问题,凌如雪回答的很直接,她说到:“我们月堰苗寨的存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制约黑岩苗寨的,所以他们知道我们在哪儿,同样我们也知道他们在哪儿。”

  “黑岩苗寨?”我是第一次听到那个魔鬼寨子的名字,不由得失声叫了出来。

  “嗯,黑岩苗寨。我们月堰苗寨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以前也并不是在那么封闭的地方,我们是属于白苗,而黑岩苗寨是属于黑苗,他们以前也不是在那么封闭的地方,这是有很多隐秘,才造成了这样的情况存在。”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凌如月的话显然多了一些,不过到底是什么隐秘,她却不愿意说出来。

  而我以前在上大学的时候,很是喜欢看一些杂书,特别是关于历史的,对于黑苗白苗这个说法我不是很认同,我不由得问到:“难道还真有黑苗和白苗?在我的认识里,黑苗就是现在的彝族,而白苗是白族,以前对少数民族的划分不是那么严格,所以把包括瑶族,白族,彝族在内的几个民族都划分成了苗族,白族一般聚居在云南的大理,楚雄,而彝族聚居在湘西,这....”

  凌如雪摇摇头,打断了我的话,认真的跟我说到:“这只是书本上的知识,也不能说是错的。但事实上,在以前,是真正存在黑苗,白苗的,而到了现在真正黑苗,白苗的传人和寨子已经很少,知道某些隐秘的寨子更少。黑苗寨就只剩下了黑岩苗寨,而白苗寨除了我们月堰苗寨以外,还有三个寨子。”

  原来有这样的隐秘?还关乎到历史?我扬了扬眉毛,心里在盘算着,我到底搅进了一个什么样的阴谋里?好像还牵涉到了历史,牵涉到了更大的隐秘,我怎么专惹这些事儿啊?

  “其实,我们白苗和黑苗比起来,很多地方是不如他们的,因为我们更喜欢的是安稳的日子,而黑苗人总是有着天大的志气,所以在某些地方,他们发展的比我们快。”如雪好像很喜欢说这方面的事情,我自己都没想到她能和我说那么多。

  “某些地方,是哪些地方?”我不解。

  “就比如巫和蛊的发展!战争不就是科技的最好催化剂吗?”说到这里,凌如雪忽然对我眨了眨眼睛,说了一句很现代的话出来。

  那一眨眼的风情,直接就把我看呆了,原本山路就陡峭,我这一呆,就不小心踩滑了,一个趔趄,一下子就半跪在了地上,我倒没事儿,在我背上睡的正香的慧根儿却被失手甩了出去,直接滚到了旁边的杂木丛里。

  我心里一紧,赶紧爬起来,去看慧根儿摔出了什么毛病没有,却不想凌如雪动作比我还快,已经到了慧根儿面前,慧根儿这小子这时已经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有些不清醒的说到:“是要吃饭了吗?有莫(没)有鸡蛋?”

  我心里一松,忍不住捏着慧根儿的脸蛋儿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一把把他抱了起来,可是在笑着的同时,我的心里又有些难过,说起鸡蛋,我很想念慧大爷了。

  看见慧根儿可爱的样子,凌如雪也忍不住笑了,只是轻轻的浅笑了一下,然后一闪而逝,可正好就被我看见,这一笑就犹如在我的心里扔下了一块儿石子儿,我的心真的是难以平静了。

  为了掩饰尴尬,我赶紧侧过了头,然后装作不在意的说到:“我还以为你是古代人,没想到你还能说出战争是科技的催化剂这样的话来,我确实惊到了,这才想起你原来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凌如雪已经恢复了平静的样子,说到:“苗人是聪慧的,不是你想的那么食古不化。而学习和受教育是每一个聪慧的民族都懂的道理。”

  这丫头的思想还满深刻,我不想与她讨论这个,哄了慧根儿一会儿,然后重新背起慧根儿,我忍不住对凌如雪说到:“原来你还会笑,我以为你是面瘫来着。”

  “嗯?”凌如雪斜了我一眼,不再和我搭话,仿佛和她就只能讨论比较严肃的话题,可我分明注意到她低头挽发的动作有一丝慌乱,原来这丫头也不是完全没情绪的人。

  可是这情绪来得太快,也太浅,总是让人抓不住。

  而我,却偏偏很想抓住这些,因为此时我已经很明确的知道,我很想接近她,很想。

  但是不是喜欢她了,我却不肯去想这个问题。

  相识非偶然,一见已相牵!这就是我和如雪的开始,多少年以后,再回忆起来,剩下的,反复在脑海中也只是这一句话。

  —————————————————————————————————————————————————————————

  山路难行,可总也有一个尽头,何况我们这次要去的这个村子,也并不是完全与世隔绝的村子,所以我们也没有在山里辗转太久,只是走了5,6个小时,就走了出来。

  “陈承一。”在走出山林以后,远远的看着村子的轮廓,如雪忽然开口叫到我的名字。

  “嗯?”看着这个村子,我只是惊叹在如此偏僻的地方还有人烟,却不知道凌如雪忽然叫我做什么。

  “围绕着黑岩苗寨,大概有十几个这样的村子吧。过了这个村子,再有一个村子,我们就要进入密林,穿过密林就是黑岩苗寨了。”凌如雪轻声对我说到。

  “你说过这个啊,干嘛又说起来?”我有些不解。

  “我是想说,这些村子其实上,都是黑岩苗寨控制着,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看见什么,克制,不要多问,好吗?”凌如雪忽然这样对我说到。

  我心里一下子就迷惑了,忍不住脱口问到:“莫非你来过黑岩苗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