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九章 黑岩传说(三)

第六十九章 黑岩传说(三)

  这世界上的缘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儿,它能解释任何巧合,但世界上的哪一件事儿又不是巧合呢?就如一粒麦子,做成面粉,包成包子,最后被你吃到嘴里,也包含了无数的巧合。

  就如我,仿佛陷进了一个紫色迷局,从出生,到遇见师父,一切的一切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那是我的宿命吗?

  我思考着这个问题,发现面对这个问题,我只有一个想法,既然是朝着这个方向前进,那就不要停止,一定要让我得到一个结果,否则不就证明了我的人生是一个无用功吗?

  凌如雪的讲述仍在继续。

  面对如此可怕的虫子,四个白苗寨子恐慌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从明面上来说,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逃!举寨迁徙,往山林的更深处,往人迹更罕至的地方深入。

  可是那样有用吗?且不说他们耗费了大量的汗水与辛劳在这片土地上,才能扎根。就说人迹罕至的地方一般都是环境恶劣的地方,他们能适应吗?说不定在迁徙的过程中就会死掉大量的族人,也说不定在适应的过程中,族人就会全部死光。

  虽然苗人号称是玩虫子的专家,可是这个世界上那么多昆虫,就算现代科学都探索不尽,何况是那时候的他们?穷山恶水的地方,虫子也特别毒,这就是迁徙最大的问题。

  好像是无路可走,等待着当奴隶的命运了,几个大巫都特别悲哀,而在这时,有一个地位仅此于大巫的蛊女站了出来,这是一个美丽而聪慧的女子,她算起来也是凌如月的先祖,这个女子曾经在外面游历过,所以思想也特别的开明,她提出了一个想法。

  黑苗为祸,毕竟也是在大明朝的土地上,为今之计,何不与汉人合作?

  自古以来,苗人都是排外的,特别是对汉族这个神奇,充满韧性又强大的民族特别的排斥,因为他们的族人总是那么多,总是扩张,而无论他们是处于怎样的劣势,他们也总能再次崛起,他们就像适应力最厉害的虫子那样,让人望而生惧。

  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汉族有一个很奇怪的特点,那就是无论如何民族遇见他们,都会不自主的接受他们的文化,接受他们的思想,甚至他们的生活方式,然后最后被同化。

  苗族偏偏是一个看重自己的文化,血脉的民族,甚至他们的生活方式也不想别人来改变,所以这一点是尤其让他们害怕的地方,可如今还有得选择吗?

  黑岩苗寨的崛起仿佛是一个警钟,已经在耳边敲响,容不得他们犹豫了。

  最终,大巫们妥协了,包括最为固执的大巫都选择了妥协,他们派出了使者,忐忑不安的等待着,等待着他们能在黑岩苗寨到来之前回来,也等待着汉人的皇帝能够插手这件事情。

  等待的日子是煎熬的,好在出行的使者也知道自己任何深重,快马加鞭的办事儿,竟然在一个月后就带回了消息,说是汉人皇帝已经承诺,会处理这一件事情。

  事实上,使者们并没有走进紫禁城,见到皇帝,他们只是见到了一个府的高官,而那高官感觉事态严重,等到那些苗人慢悠悠的见到皇帝时,怕事情已经晚了,当夜他就写了一本加急的奏折,然后用特殊的方式,连夜就呈了上去。

  而等了没几天,皇帝的诏令就传了下来,大意是要紧急的处理这件事情,让这些苗人只留下几人带路,剩下的就先回去交代一下事情。

  自古帝王身边就多奇人异士,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靠军队解决,这样的诡异事情当然是要靠奇人异士来解决,在后来,这四个苗寨的人就等到了一队百人的精英武士,外加十个带队的高人道士。

  接下来,就是一场对黑岩苗寨的征讨,那一场争斗不是凌如雪给我讲解的重点,重点是最终4个白苗寨子和汉人的合作取得了胜利,黑岩苗寨败了。

  凌如雪告诉我,在那个时候的道士是有大本事的,不是今天的道士能比的,但道士最可恶的地方就在于敝扫自珍,把自己的一身本事看得太紧要,如果不是这样,何以到了如今,道家的传承会断了那么多,以至于黑岩苗寨又有开始野心的征兆。

  这个说法,让我苦笑不已,其实道家从来没有敝扫自珍,可以公开的本事,哪样没有公开?健身的法门,医疗的经验,卜算的方式,只是这些东西一是要时间的累积才会有成果,二还需要一些天分和悟性。

  至于不能公开,口口相传的东西也是有自己的苦衷,首先修习一途,所耗资源甚巨,要是全民修习,可以想象那是多么惨不忍睹的一幅画面,有多少人会为了一点点资源被逼疯。再则,术法所需学习的条件更为苛刻,要求灵觉远远强于普通人,天分更是必不可少。

  试问,这样的条件,传承何其困难?

  古时候,环境尚未被破坏,资源尚且丰富许多,大本事的道士当然也就多了许多。如今却....要知道道人的一身术法,可是与功力有关,而功力则直指各种资源!

  不过,这些何足与外人道?我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听凌如雪继续讲述。

  这场胜利其实来之不易,那个精英的百人小队,死伤了近一大半,4个白苗寨子也失去了快一半的精英战士,十个道人死了4个,连波切大巫和蛊女都死了两个。

  可就是如此的惨胜,也不能彻底的消灭黑岩苗寨,只因为黑岩苗寨有一个老不死的大巫,功力参天,他自然也有一身预言的本事,他早就从纷繁不清的未来转折中,找到了一条明确的预言,他认为黑岩苗寨必有一场大难,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了后路。

  那就是他派出了一部分族人,潜藏在汉人的城市,这些族人身上都带着那神奇蛊虫的卵,而在他们身上,大巫早就秘密弄下了特殊的控制方式,总之黑岩苗寨一旦覆灭,这些卵都会被孵化出来,为祸人间。

  这简直是一个不可破灭的局,就算那大巫撒谎,也没人敢拿如此多,关系到国家命运的老百姓去赌博,所以黑岩苗寨就这样留存了下来。

  在那些有大本事的道士中,有一人也充满了智慧,他威胁那个大巫,不要小看道家,如果黑岩苗寨再敢如此为祸下去,天道一旦不容,给出提示,道家一定就有大本事的人,抓住这条提示,找出所有潜藏的苗人后裔。他告诉那个大巫,你不要不信天道!

  大巫自然是相信天道的,因为他自己也有一身预言的本事。

  双方谈判,在经过了汉人皇帝的允许后,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那就是允许黑岩苗寨的存在,但是寨子中的人始终不能超过3000人,而方圆数十里的村庄也允许提供给黑岩苗寨,但绝对不会往村庄里补充村民。

  大势总是无情的,为了大部分人,往往就会牺牲一小部分人,何况方圆数十里也不过就是十几个村庄,黑岩苗寨在这个问题上一点都不妥协,而这对大势来说,根本不足为道,所以这一协定就谈成了。

  在这之后,那位有大本事的道人回到了白苗寨子,很是忧虑的对白苗寨子的大巫和蛊女们说到,这黑岩苗寨在天下大势中,始终是一颗毒瘤,一旦散开,后患无穷。

  他要这四个寨子密切的保持和汉人的合作,不,确切的说也不是汉人,而是和天下得大势的势力合作,不管是谁!

  另外,他要这个四个寨子,密切的监视着黑岩苗寨的一切,和他们保持密切的联系,哪怕联姻也是可以的。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舒服了,难道如雪就是联姻的一个棋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