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四章 猫灵

第八十四章 猫灵

  看着不远处,与四面八方继续蜂拥而来的人群,想着不多的,如雪争取来的几分钟,我一咬牙,如果天道都允许这样的寨子逆天而行,而让我因这个阵法背上大因果,那么我也认了。

  阴玉入阵,步罡踏起,行阵之咒语也随着我踏出步罡而缓缓念出,这样的阵法还需要布阵人的法力加持。

  所幸,阵法本身为主,就像一包准备好的炸药,蕴含着无限的威力。而法力加持,就是点燃那包炸药的火苗而已,并不是太耗费力气。

  一分钟过后,随着我最后一步步罡的踏出,最后一声咒语的念出,阵法发动了,一般情况下,道家的阵法发动也不是如何惊天动地,除了一些特殊的阵法。

  可是这十煞阵,典型属于比较特殊的阵法,当阵法发动的瞬间,立刻就狂风四起,然后灰蒙蒙的迷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接着就是冷,不是感官上的冷,而是从心里感觉发寒。

  阵法已启,效果立现,就连我们三个都有一种冷而无力的感觉,多呆一阵儿,少不得诅咒的效果就要出来了。

  我举目一望,心里也暗暗心惊,这阵法就如不是我布置的一般,范围竟然越来越大,原本我的设想只是覆盖这一片小树林,却不想此时的范围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小树林。

  聚合而来的煞气太多了。

  我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这个情况为什么发生,可见这个寨子沾染了多少的血腥!

  “慧根儿,自己加持念力护身。”我急吼吼的吩咐慧根儿,阵法可不长眼睛,不会因为是我布的,就不伤害我们三个人,我只是知道该怎么走出这个阵法而已。

  至于我,则是开始默行驱邪咒,然后一把拉过了凌如雪,紧紧牵着她的手,这可不是我要吃她的豆腐,纯粹是因为在道家阵法面前,凌如雪并没有自保之力,我牵她的手,只是为了度一部分正面气场给她辟邪。

  慧根儿自然不用我担心,在驱邪避秽上,他比我厉害。

  而凌如雪被我牵着手,她冰冷的手也总算恢复了一丝温度,毕竟是女子,估计又是养蛊人,阳气自然能不是很旺盛,被这些阴煞之气第一时间侵蚀也是肯定的。

  “跟我走。”阵法已成,阴雾覆盖之处,我不会担心这些苗人追上来,所以不用急吼吼的跑了。

  而凌如雪也终于不用化身风一样的女子了。

  阵法之中,惨号之声四起,前人的罪聚拢的负面气场,后人来承担结果,这也算是这个寨子一桩小因果,我心硬如石,并不觉得这些惨号声听来,我需要心软。

  在我的指引下,我们步步前行倒也顺利,浓雾夜色之中,更不担心谁会看见我们。

  这是我耗尽心力布置的阵法,想当年在荒村,老村长仅凭一己的怨气,就令那个地方怨气化浓雾而不散,能灭了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侥幸。

  上一次高宁带我走的路,我还记得,那条路隐蔽而快速,几乎是利用到了视觉上所有的死角,只要踏上了那条路,我们也就可以安心几分了。

  如果行程顺利,今夜我们就能逃出这个黑岩苗寨。

  这样想着,我的脚步又快了几分,不过看似轻松的走路,对于我来说也很不清楚,行咒之时,一般要求全力存思,我又要引路,又要存思行咒,一心二用,其实在当时已经头胀不已了,再多一些时间走不出,估计我也要撑不住了。

  几分钟以后,我们总算要走出了这个阵法了,可这时,异变再生,我听见小树林里响起非常怪异的声音。

  是人的声音,可是这人的声音非常怪异,念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如癫似狂,又像是在唱歌,最让人不解的是,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很大,偏偏又轻松的传遍了整个小树林。

  这个声音我听见了,但苦于现在的处境,我根本不敢开口问什么,可是凌如雪被我牵着的手,却莫名的颤抖起来,她忽然低声说了一句:“糟糕,大巫在行巫术。”

  一听这话,我心中大急,咒语也被这样的情绪打断,瞬间,那股阴冷再次包围了我和凌如雪,我对巫术不了解,可我毫不怀疑,那个大巫的功力远胜于我,道术源于巫术,不同却又共通,这个大巫此时行术,那么就算他不能以正常的手段破了我的阵,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逮到我们。

  “慧根儿,别行咒了,跟我跑。”此时,就算有小小的阴气诅咒缠身我也顾不得了,必须快点跑出这片迷雾区,我一手拉着凌如雪,一手拉着慧根儿,闭目,冲开天眼,想也不想的就带着他们再次夺命狂奔起来。

  那鬼魅一般的行巫之声,始终如影随形的跟着我们,仿佛跑到了哪里,都能听见他那癫狂的声音,然后越来越急,就如打在心上的鼓点,让人喘不过气。

  一分多种以后,我终于带着如雪和慧根儿冲出了迷雾区,踏上了高宁上次带我走过的路,这个地点比较隐秘,终于能让人松口气。

  奇怪的是,离开了迷雾区,那个声音也渐渐的微小而不可闻了,我散去了天眼,倚着身边的墙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刚才的负担不重是假的,我要抓紧时间恢复一下。

  凌如雪从随身的包里很体贴的拿了一壶清水给我,其实水于道家之人来说是一件儿好东西,再没有那种逆天的恢复刺激精神的药丸之下,一壶清水,倒是可以暂时清明刺激一下精神力。

  我接过水壶‘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又倒了一些在自己的头上,感觉总算好受一些了,我知道我们只是逃亡的第一步,我不能使出太多的底牌,能这样恢复一下,已经算不错了。

  “他是在行阴毒的巫术,在阴气笼罩的范围内,声音聚而不散,遍布所有的地方,那是阴毒巫术的一个特征。”凌如雪在我喝水的时候,平静的对我说到。

  要说她身为白苗的蛊女,对巫术没有一定的了解,谁都不会相信。

  我不懂行巫术之法,但这不妨碍我对巫术的一些小了解,在我看来巫术总是神叨叨的,不可控的,甚至是冰冷无情的,因为它施术的代价特别大,但效果也特别强烈,而且一旦施展,总是不太受控,且不说受术之人的凄惨,就连无辜也会波及。

  听见凌如雪如是说,我一把把水壶还给了凌如雪,然后说到:“我们快跑。”

  我就是直觉我们必须快跑,可不想我的话刚落音,那片离我们不远的迷雾区,忽然响起了一个特别凄惨,让人心悸的声音!

  那个声音一点儿也不奇特,按照人们都应该很熟悉,因为只是简单的猫叫声音而已,可是让人听了就是那么的不舒服。

  就像猫儿发情之时,所叫之声,就如婴儿啼哭,听到的人都觉得难受,而这声音却比那声音还要凄惨,凄厉十倍。

  我脚步不停,可是脸色一下子变得沉重,在猫叫之声响起以后,我同时听见了人们更加凄惨的呼号声,在慌乱之下,人们呼喊的自然是苗语,我听不真切,可是那呼号声中的绝望与惊慌之意,我却听得出来。

  我的手心发汗,忽然就觉得我是不是太狠毒了,竟然布下了十煞阵,然后引出了大巫做法,如果因为这个我害了数十条人的性命,这因果背的不轻啊,而且又让我怎么忍心?

  这个想法就如心魔一般占据了我的思维,凌如雪不明白我心中的慌乱,在跟随我跑动的时候,她忽然第一次用极其不镇定的声音说到:“猫灵,猫儿蛊,那个大巫竟然召唤了这个!”

  我心乱如麻的问了一句:“那是什么?”

  “那是最阴邪之物,见人就会缠上,被缠上之人全身立刻就会流脓起疮,状况凄惨。你的阴气大阵是它的最爱,根本困不住它,而且....”凌如雪说到这里,脸色已经很难看。

  我不禁问到:“而且什么?”

  “而且被它盯上的目标,它会不死不休的纠缠,我们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施法之人一定有我们的气息之引,这些猫灵会一直缠着我们的。”凌如雪如此对我说到。

  气息之引是什么?我们什么时候遗落了这个东西?我心乱如麻之下,更添了一丝慌乱,仿佛为了配合我的慌乱,那片迷雾区里的猫叫声越来越大,而且听声音就如一群猫在惨嚎一般,而越来越多的人哭爹喊娘的声音也已传来,我生怕我会看见一群猫忽然就从迷雾区里逃出。

  祠堂背后的荒坟区也越来越近了,在此刻我已经不敢抱什么希望,这个施法的大巫会不知道我们的动向了,猫灵虽然可控性差一点,但我相信灵与巫一定是心神相连,猫灵追踪我们而来,那大巫也就自然知道我们的动向。

  快,此时只有快!

  而凌如雪仿佛也知道我的心思,给我说到:“气息之引,无疑就是沾染人气息的一些东西,就如体液,体毛,就算你的这些东西没有被他们收集到,可你的鲜血....”

  我的脸色一沉,一下子就想到了一直没机会见识的南洋降头术,至少从这点可以肯定它们源于巫术了。

  此时,没有别的办法,也没有别的退路,只有快速的找到高宁,争取几分钟,再做打算,高宁对这个寨子那么了解,说不定就有克制猫灵的办法呢?

  如此想着,我的脚步更快,而慧根儿和凌如雪显然也知道形式的严峻,跟着我,几乎是跑到了自己能跑的极限速度。

  原本这条路很隐秘,只要小心一点儿跑动,肯定不会被人发现,可是我们如此嚣张的大跑动,沿途已经有人看见了我们,并且开始喊了起来。

  可我此时哪儿还能顾忌那么多?只是跑,跑,跑....

  我们终于跑出了那条隐秘的路,跑过了祠堂,跑到了荒坟地,而身后却响起了成群的猫叫声,我不敢回头,对于猫灵这种东西,就算回头,不开天眼,我也看不见什么。

  但是,我能肯定,这些猫灵已经冲出了迷雾区,跟着我们追踪而来了,跑动的时候,我已经掐好了手诀,这是一个辅助的手诀,只是刺激功力瞬间激发。

  因为我知道荒坟那个地方,有4个大汉在守护着,我准备用道家的吼功,瞬间制住他们,毕竟我的时间已经是不多了。

  可是,跑到荒坟地儿的时候,我却惊喜的发现,并没有人在那里,待到跑近以后,我才看见,那4个大汉早已东倒西歪的在地上倒成了一片,在荒草的掩盖下,看起来就像没人一般。

  想也不用想,我就知道应该是高宁做的,高宁有这本事?我忽然觉得我有些看不透他了。

  同时,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可能注意到凌如雪的脸色微微变了一变。

  才踏进这片荒坟地儿,我就听见一个声音对我们喊到:“这里,快,快过来!”

  我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一个身影,守在那个地道的入口大坟处,不用想那就是高宁,我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就如我判断的那样,高宁果然是看见那串风铃,提前来到这里,接应我们了。

  夜色中,惊魂未定的心情下,我跑到高宁身边,也来不及打量他一眼,我先一把把慧根儿塞进了洞口,又把凌如雪拉了进去,然后自己再爬了进去,自然高宁是在我们的身后殿后。

  跟着我们的自然还有如影随形的猫灵,高宁一进洞,忽然就问到:“你们怎么惹上了这个?”

  而我一看高宁的打扮,也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