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五章 决战(一)

第九十五章 决战(一)

  高宁收了骨针,很是小心的一根一根的把它们放回了所在的盒子里,凌如雪看着这一切,忽然说到:“里面的药剂已经没有了,这套骨针从某方便来说,已经是废物了,你何必留着。”

  头一次,高宁说话没有带着他特有的狡黠,他很平静的说到:“奶奶的遗物,哪怕是一跟破线头,也是珍贵的。”

  凌如雪忽然就沉默了,看着高宁的眼神稍微有了一丝不那么抗拒的情绪。

  我此刻在平静的扣着衬衫的扣子,听闻高宁的话,手停了一下,忽然想起师父,接着我又继续扣我的扣子,忽然说了一句:“高宁,我以为你只有目的,没有感情的。不过,你完了,这种人对谁有感情的话,那就比谁都深。”

  高宁呵呵一笑,毫不在乎的说到:“我早就完了,除了我奶奶,我对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深情呢。所以...我早就完了。”

  我回头问到:“很多人是谁?”

  “你不用知道。”高宁依旧低着头,摆弄他的骨针,那样子像是对待珍爱的情人。

  我不问什么了,此时我已经扣好了扣子,披上外套,挂上背包,就准备出发。

  也就在这时,慧根儿也醒了,他打着呵欠,圆脑袋在我腰上蹭了蹭,说到:“哥,再(咱)接下来要干啥?”

  我笑呵呵的摸着他的圆脑袋,说到:“不用干啥,你跟着我,记得紧紧的站在我身边就行了。”

  “嗯。”慧根儿乖巧的点点头。

  这个小家伙,初见时,他只有我腿那么高,现在已经长到腰以上了,你还会继续成长的。

  ﹡﹡﹡﹡﹡﹡﹡﹡﹡﹡决战的分割线﹡﹡﹡﹡﹡﹡﹡﹡﹡

  再一次跨进虫室,吃惊是凌如雪,虫人,母虫底下干瘪的尸体以及母虫腹下躺着的老怪物都不是她吃惊的理由,唯一让她觉得吃惊的是母虫。

  她喃喃的说了一句:“这恶魔之虫已经进化到了如此地步了吗?竟然有双臂一样的东西了。”

  我安慰的说到:“它不会存在太久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慧根儿就说到:“这虫子让额觉得不舒服,它不是好东西。”

  我笑了笑,说到:“哥哥知道。”

  此时,我们站在虫室的边缘,高宁说了只要靠近5米之内,所有的攻击就会开始,我对高宁说到:“引雷的术法需要很多的准备时间,这之前,你帮我挡着,如果如雪和慧根儿出了一点点事情,我都不会配合你,你知道的。”

  高宁苦笑到:“怕是我一个人挡不玩,你不知道它们动作有多快,这位小师父帮帮我吧。”

  慧根儿拍拍胸膛,说到:“哥,你放心吧。”

  没有办法,我们并不是什么装备精良的大部队,也只能如此了。

  简单的商量过来,我们观察了一下,在母虫躺的平台前,有一大块空地,侧边的部分靠着石墙,我说到:“就那里吧,我们跑到石墙那里,也在五米的范围内了,靠着石墙,免得腹背受敌。”

  高宁和慧根儿点点头,而如雪则再次拔下了头上的发钗,那根乌黑的大辫子再次垂了下来,她用行动表示,在这种时刻,她绝对不是闲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到:“那就开始吧!”

  每个人都很紧张,我也是如此,高宁固执的以为我会引雷,可他哪里知道,引雷是大法,哪有那么简单,要知道元懿功力深厚,都只能燃烧灵魂力,动用本源功力来引雷。

  而我有过一次引雷的经历,那是在师父的雷火大阵配合下,才得以成功,这一次我没有退路,只有赌。

  但愿,我比元懿幸运。

  我内心苦涩,可是这一切绝对不能告诉在场的任何人。

  第一个走动的是我,距离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特别是在特定的环境下,我一步一步的朝着目标的方向走去,却觉得自己的每一步都好像踩在自己的心口上,每落一步下去,自己的心跳就快上那么一分。

  终于,我进入了五米的范围内,我一直盯着虫人的眼睛看见了可怕的一幕,我看见那些包裹在蚕茧里的虫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们的眼睛很奇怪也很恐怖,见过死人的眼睛吗?干涩的,没有了眼球的球形,只是平平的在眼眶里,更没有任何的感情,只要被这样的眼睛盯上一眼,整个人都会不自觉的起鸡皮疙瘩。

  是啊,被活着的死人盯上一眼,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仿佛是嫌弃我的心理负担不够大,大脑感觉不够恐怖似的,其中一个虫人竟然长大了嘴,露出了因为牙床萎缩而显得分外狰狞的牙齿,对我嚎叫了一声。

  那种嚎叫的声音,只要听过一次,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因为那嚎叫根本就不像是声带在起作用,倒像是喉咙的肌肉在摩擦。

  而且,那些虫人的肌肉和骨骼,仿佛已经脱离了人体生物学的范畴,进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因为它的嘴长大的弧度,根本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几乎快到了耳根。

  虫人们真的是很敏感,这才刚刚踏入五米的范围内啊,其中一只已经开始剧烈的挣扎,就快要破茧而出了。

  “快,跑起来!”我大喝到,如果没有及时的跑到石墙那里,我们被一群虫人包围在中央,那后果不言而喻。

  小小的虫室,不到2米的距离就会到石墙,这样说起来压力不是太大,我迈步就跑,石墙就近在眼前,可也就在这时,一团阴影扑向了我。

  我只来得及抬头一看,就看见一张分外恐怖的脸,是虫人!

  我几乎不敢相信,它们的动作怎么会那么快,我离石墙只有两米,它们至少是4米以上的距离,怎么会?

  我脑子里一团乱麻,面对忽然扑来的虫人,几乎做不出什么反应的动作,脑子里就只剩下三个字,怎么会?

  可也就在这时,一条黑影狠狠的抽向了虫人,那虫人惨嚎了一声,由于重心不稳,跌倒了一边,是如雪的辫子,抽开了虫人。

  “你小心,快去施法。”如雪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向了石墙。

  我撞到了石墙才停下,这时转身一看,四周的虫人都已经苏醒,而且我终于发现了虫人是怎么扑到我面前的,它们的行动方式根本就不像人类了,而更像野兽,它们是四肢着地,然后猛烈的弹跳。

  估计是因为身体都干瘪,而分外轻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些虫人的弹跳力惊人,刚才那只虫人是离这里最近的一只虫人,因为我在石墙的不远处看见一个残破的茧,然后在一跳之下,就跳到了我的面前。

  我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又一只虫人向我跳来,而高宁三人,各自都应接不暇,我也不可能只依靠他们,我狠狠的一拳砸向这只虫人,它怪叫着歪在了一旁。

  我又一脚狠狠的朝它踹去,竟然把它踹的很远。妈的,不要以为哥是软柿子,哥可是会功夫的。

  我狠狠的啐了一口那虫人,心里感觉奇怪,这虫人踹上去很有韧性的,而且轻飘飘的,我不知道怎么比喻这个感觉,只能说一个大家都明白的人物。

  就是说如果虫人长的可爱些,戴个草帽,我会把它当成橡胶人路飞的。

  这个紫色的虫子貌似有一种特殊的能力,改造人的肌体,我忽然想起了波切大巫那张光滑的脸,心里一阵儿恶寒。

  然后我紧贴着石墙,对另外三人大声喊到:“朝着我靠拢,我要开始施法了!快!”

  这一场决战,终于是开始了,我以为不会很困难,一切会朝着高宁安排的走,哪知一切都比我们想象的艰难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