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六章 决战(二)

第九十六章 决战(二)

  我不知道是因为这些年我功力深厚一些的原因,还是因为高宁的兴奋药剂起了作用,我再一次动用下茅之术的时候,顺畅无比。

  当熟悉的冰冷感遍布全身,一股陌生的精神力量充斥在我的脑海时,那股熟悉的毁灭与暴戾的感觉也同样到来。

  这一次请到的灵比第一次厉害很多,我能感受的到。但是,由于心境的成熟,那股毁灭与暴戾的感觉,比起第一次,我已经能很好的压制。

  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看见慧根儿很狼狈,如雪很吃力,连高宁也气喘吁吁,这些虫人原本就打不死,何况一身肌肉骨骼已经被改造的很有韧性。

  那就引雷吧,我想也不想的,就要开始掐动雷诀,可是雷诀需要行步罡,这狭小的范围内,如何能行步罡?难道冲到虫人堆里去行步罡吗?

  而且行步罡,在这种封闭之地,接引星辰之力的效果并不好,如果不是必要的情况,步罡一般都会选择在开阔的野外踏行的啊。

  如果接引之力不好,我如何引雷?

  另外,我想到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这是是封闭之地,就算天雷集中在这一片劈下,如何能劈到这个密室?

  想到这里,我的冷汗瞬间流下,对高宁大喊到:“引雷之法不可行。不能踏步罡,雷也劈不进来啊。”

  高宁却不慌不忙,转头问我一个不太相干的问题:“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难道他有办法?我这样一想,下意识的就回答到:“准备好了。”

  “你等一分钟,然后只管引雷,踏步罡,我有办法。”说话间,高宁回头对凌如雪和慧根儿说到:“掩护我一下。”

  既然话已至此,我们也算临时的战友,我没理由不相信他,我立即加入了和如雪,慧根儿一起对抗虫人的队伍,既然高宁要求掩护。

  这时的高宁从他那大背包里,取出了一个骨杖,然后闭上了眼睛,表情神圣中带有一丝说不出的诡异,闭眼沉默了几秒以后,他陡然睁开眼睛,竟然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应付那些讨厌的虫人之余,我也抽空看了一眼高宁,发现这种手舞足蹈不是人们或我之前以为的那样,是抽搐般的发疯,而是暗含了一种我也不能理解的韵律在步伐间。

  然后高宁开始吟唱,和道家的咒言不同,道家的行咒,一般都是低调而内敛的,就算需要大声吼出来的咒语,也是极为快速而严肃,不像高宁的吟唱,表情,肢体语言和音调都到了一个夸张的地步,让人看见就觉得这个人已经全情投入了一种你说不清楚的世界里。

  高宁在全力行术,凌如雪却在我身边平静的说了一句:“原来他会巫术,而且很精通。”

  我丝毫不怀疑高宁会巫术,但是如何去判断他精通与否我却不知道,所以如雪说他精通巫术,倒是让我震惊了一下,怪不得他会穿一身波切大巫的服装来到这里。

  怪不得他会给我们解释,身上的骨链,骨环,脸上的图腾,都含有灵魂的力量,原来这身行头可以辅助行法。

  虫人的进攻越来越激烈,几乎是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又怪叫着冲上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它们的身体越来越灵活,仿佛使用一件东西越来越顺手一般。

  这样的结果,就是导致我们的防御越来越吃力。

  也就在这时,高宁终于停止了他的手舞足蹈,用一种诡异的角度望着密室的顶部,然后忽然大喊到:“出现,来,来...出现...来,来....”

  什么东西?我兀自惊疑不定,高宁是要叫什么出现,什么来?可是下一秒答案就出来了,高宁骨杖所指之处,一股震动陡然出现,密室的顶部晃动不止,像整个密室都在地震一般。

  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样的震动很奇异的让虫人有些东倒西歪,它们原本就不是正常的行走,是跳跃,震动之下,它们当然不能跳跃,没想到这些虫人没有任何的平衡能力,一旦不能跳跃,就连站也站不好?

  密室的上方,是泥土的顶部,因为这本就是挖在山腹中的一个密室。

  我不知道这顶部距离地面有多深,只是感觉到震动之下,泥土‘簌簌’的往下掉,我在想,高宁该不会是凭着这震动在牵制虫人吧?如果这般,我也是无法踏步罡的啊,因为步罡精确的要求了每一步,甚至是每一步的距离。

  这种震动之下,我如何敢踏步罡?况且步罡这种东西,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是最容易走火入魔的一种术法。

  “高宁,你这样我没办法踏步罡,而且我快控制不住了。”高宁让我等他一分钟,但是他施法足足去了快两分钟。

  对于动用了下茅之术,请鬼上身,压抑了力量在身的我而言,这两分钟是分外痛苦的,先不说下茅之术,请鬼神的力量是有时间限制的,就是光压制这股力量,也是不小的消耗。

  如果不是兴奋剂的作用,按先前虚弱的我来说,根本压制不了这力量两分钟。

  这是很危险的事情,不能自主的解术,请走鬼神,是极其容易被反噬的,反噬的后果就算最轻的一条,都是神志不清,在力量没动用完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可不想,我一睁开眼,发现如雪啊,慧根儿啊,高宁啊都被我弄残了。

  高宁面对我的着急,只是神经兮兮的竖起了食指,在嘴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用沉迷的表情说到:“它来了。”

  狗日的,谁来了?我简直无法忍受高宁这个样子,几乎暴走,要知道那力量中所带的负面情绪,也会使我受到影响,至少我会比平日里暴躁好几倍。

  这时,是如雪拉住了我,她说到:“你忍耐一下,行巫术之时,情绪会受很大的影响,特别是请灵之术,心神会和所请之灵相连,带有一丝所请之灵的特征。”

  对于巫术,如雪比我了解的多,她这样说,我的心里的焦躁总算好了一些,但同时望着震动越来越打的顶部,心里多了一丝好奇,外加骂娘的心情。

  我倒要看看,所请之灵是什么,力量竟然如此的大,我的脑中不可避免的勾勒了一副画面,一头壮硕的肥猪,拿着一柄锤子,在锤这个密室的顶部,我想看看高宁是不是请来了一头肥猪。

  同时,骂娘是我忍耐不住的,我真他妈想看看,是什么肥猪如此神经兮兮,让高宁也变成了一个诡异的神经病。

  顶部的泥土越掉越多,那剧烈的震动,让我们三人都站不住了,我很佩服那台子上的母虫和老怪物,在如此的震动下,它们竟然还能如此的安详...

  真是他妈的机械,看来不靠近三米之内,你们是不会动的。但也好,请你们继续安详下去吧,我实在不想这乱七八糟的局面下,你们忽然醒来搅局,最好他妈的安详一辈子。

  我对我自己也比较无语,一边抱怨高宁神经兮兮的同时,我自己的心理活动何尝又不是神经兮兮的,妈的,搞请神请灵的道士和巫师伤不起。

  不多时,泥土落下的已经很多了,我,慧根儿,如雪无疑成了泥人,那一脸兴奋渴望之色的高宁也好不了多少,可也在这时,我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我发现,整个密室竟然在一颗树底下。

  为什么要那么说?因为随着表层的泥土脱落,我看见密室的顶部,竟然出现了大量的树根,蜿蜒交错在这密室的顶部,而且我还发现一个问题,这树根的颜色,竟然也带上了一丝诡异的紫色。

  这是什么树?我有一种迫不及待,想爬上去一看的冲动,可也就在这时,随着一声巨大‘轰’的一声,我看见顶部龟裂起了好几条裂缝。

  接下来,是连绵不断的‘轰’‘轰’的声音,终于,那可怜的龟裂之处崩溃了,大块的泥土落下,甚至砸到了安详二怪组身上,然后我吃惊的看见一个脑袋钻了进来。

  看着这个脑袋,我实在是忍不住,骂了一句:“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