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章 师徒谈话

第五章 师徒谈话

  三年的时间并没有让我和师父有多生疏,到了我临时的住处以后,我就开始习惯性的烧水,泡茶,然后给慧大爷和师父一人端上了一杯茶。

  然后老老实实的和慧根儿坐在旁边。

  我那租住的房子不大,也就两室一厅,以当时的生活条件来说,更不可能有空调之类的东西,一把风扇根本赶不走夏日的酷热,慧大爷抿了一口茶之后,一撇嘴说到:“这生活质量不行咧,额说还不如在那竹林里当野人,这茶是什么茶啊,难喝。”

  师父也喝了一口茶,然后斜着眼睛盯着我,说到:“三娃儿,我留下的那些茶叶呢?你小子该不会是因为没钱,把老子留给你的东西,包括茶叶也卖了吧?”

  这就是我的师父,损起我来不遗余力,好在我习惯了,无奈的解释到;“你留给我的东西,哪怕是一个线头,我都收拾好,放回四川,让我爸妈保管着的,茶叶也在那边。”

  师父讪讪的,估计是因为没能成功打击我,楞了半天才说到:“别给老子找理由,三年了,你还喝这茶?你就没本事保持老子优良的生活质量,买点好茶?”

  我很无语,你喝的那些茶叶,怕是有钱都难买,还优秀的生活质量呢?你蹭吃蹭喝的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不过和师父争这些,吃亏的总归是我,我也懒得争辩,慧大爷很是得意的瞄了我一眼,然后得意的指挥慧根儿:“去,给额煮两个鸡蛋去?”

  慧根儿很小心的问到:“师父,额可以吃两个不?”

  慧大爷大手一挥,一副很大方的样子:“那你就吃两个吧。”

  我在心里欲哭无泪,刚才是谁抱怨我生活质量差的?是谁,一转头又用我的鸡蛋装大方?

  不过,这话当面我可是不敢说出口的。

  几分钟以后,我和同样苦逼的慧根儿都被赶到了厨房,慧根儿煮鸡蛋,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我又是一个悲剧的做饭人。

  一个小时以后,我顶着满头的大汗做好了一桌子菜,然后恭恭敬敬的给师父倒了一杯酒,破天荒地的,慧大爷也要了一杯。

  我一愣,问到:“慧大爷,你一个大和尚,咋也要喝酒?”

  慧大爷抿了一口酒,然后说到:“额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些小细节就不用太在意了。从额当和尚开始,到现在几十年了,额最想的就是喝酒。”

  我觉得好笑又有些心酸,夹了一片肉问慧大爷:“那你吃肉不?”

  慧大爷脖子一硬,眼睛一鼓,然后说到:“三娃儿,你敢消遣额?”

  我把肉夹到师父的碗里,然后很认真的对慧大爷说到:“不,我真不敢。其实这三年来,我很担心你,担心你的伤是不是完全好了,我很想师父,也很想你。”

  慧大爷愣住了,眼中闪过一丝感动,但很快,他就把酒杯一方,一巴掌打在了我脑袋上,大声说到:“你欺负额不会抒情是不是?不要给额来肉麻兮兮的这一套。”

  我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吓得旁边正在吃鸡蛋的慧根儿脖子一缩,却一不小心被鸡蛋梗到了,然后就一直咳嗽,我捏着慧根儿的脸蛋儿说:“慢点儿,明天哥给你买蛋糕啊。”

  慧大爷又一副火大的样子,对我吼到:“你就不给额买?”

  师父‘哧溜’一声喝了一口酒,很淡定的对我说到:“我要吃那种啊,新型奶油的,入口即化的那种啊。买不到,你就等着挨揍吧。”

  我无语,我谁都惹不起,只得把双手举过头顶,一副求饶的样子,说到:“买,买,买,都买...”

  ——————————————温馨的分割线————————————

  是夜,慧根儿已经安睡了,因为慧大爷才回来的原因,这小子一定要跟着师父睡,所以楼顶上就我和师父两个人。

  夏夜总是燥热的,我总是喜欢在楼顶上洒上水,铺张凉席乘凉,不同的是,今天有师父在身边了,我很安心。

  天空中只有寥落的几颗星星,不像我们在竹林小筑的日子,总是能看见漫天的星星,可是有师父在,哪里不是一样?

  我和师父坐上凉席上,沉默了一阵子,我摸出一根香烟递给师父,说到:“师父,我看见你没带旱烟杆子,不然抽根香烟?”

  “这种烟叶子没劲儿,不地道,不抽。”师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顿了一下,然后对我说到:“三年不见,你小子烟瘾大了不少啊,坏毛病学了一身,香汤也没见泡了。”

  “泡香汤,师父,那太奢侈了,一个星期能泡一次,我都笑了。反正也过了小时候打基础的日子了,无所谓了。你要求的功课我可是一点没丢下,我还学会了很多术法。”我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似的跟师父炫耀。

  我没问师父这三年去做了些什么,如果师父想说,早在三年前临走之前就会跟我说,再不济,在刚才也会提及一下,他一点儿都没想说的意思,我也就不问了。

  我相信师父只会疼爱我,没半分害我的意思,如果到了他觉得能说的那一天,我会和我说的。

  “学会了不少?你还差得远呐,功课不能丢,你知道的,功力这种东西只能靠时间的累积。”师父淡淡的说到,可接着他又说到:“你这个年纪比我那个年纪应该是强了一些吧,不然你也不可能从那个寨子里逃得出来,跟我详细说说吧。我这次回来,先去了一趟你李师叔那里,了解得不算太详细。”

  对着师父我当然没有任何隐瞒,把一切的来龙去脉,包括细节都告诉了师父,只是对如雪的感情,我不太好意思说的太详细,就是稍微提及了一下。

  师父听完了一切,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有意思,把我徒弟当喂虫子的饲料了。”

  接着,师父没有多说什么,在沉默了一会儿才对我说到:“这个寨子,其实我们部门早就想处理了,原本还想拖延几年,不过因为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不会再拖延了。这次,你能逃出来,比我预想的还要幸运点儿,如雪,你自己的进步,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那个高宁啊。”

  “师父,你知道那个高宁?”

  “你以为我真的是神仙,什么都知道?这个高宁恐怕会进入部门的名单中了,他哪里是抱走了一颗虫卵?他怕是抱走了一颗比原子弹还可怕的东西。”师父说到这里叹息了一声。

  “师父,你好像知道很多事情,你能不能很详细的和我说一下?”我很想知道这个寨子,还有那虫子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情,我觉得我师父知道。

  师父站起来,走了几步,然后才说到:“这一切,我肯定会告诉你的,你也准备一下吧,最多再在北京呆两天,我们就要出发,先去一趟月堰苗寨,然后就去处理黑岩苗寨的事情,所以,我没打算隐瞒你。在以前,我是太过保护你了,因为我以为可以陪你很久....”

  说到这里,师父停顿了一下,我的心却一下子被提了起来,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还会走?

  师父却不容我发问的摆了摆手:“我在哪里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你还意识到吗?我在哪里,你是不是可以随时找到我都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你要独立,你还要扛起一些责任。所以,我要让你独立。”

  师父的这番话,总算让我的心放了下来。

  可是师父却背着双手,转身对我说到;“寨子的事情先放在一边,我现在想和你说说如雪的事情。”

  我一下子就不知道说什么了,面对师父,我真的很难开口去说我的感情,我有些讪讪的说到:“师父,这有什么好说的,如雪她说她不喜欢我,我...”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她不喜欢你,能用自己的命来救你?能不惜放出本命蛊救你?你可知道,在苗女,特别是蛊女看来,有时本命蛊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师父瞪了我一眼。

  “你说如雪她喜欢我?”面对太过在意的感情,没有谁能做到不患得患失,也没有谁能做到完全的自信,我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如雪是如此坚决的拒绝过我,而且我也不知道如雪凭什么会喜欢我,喜欢到不惜本命蛊救我的程度。

  “是啊,她喜欢你,你也可以喜欢她,你可以和她两情相悦的在一起,这个没什么好逃避的。去追她,去爱她一些日子,是你应该给她的。但是只是在一起一些日子,接下来,要看你的选择,还有如雪的选择。你要知道,有时候,爱也是一种尊重,而你也...”师父说到这里,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往事,叹息了一声,然后就是长长的沉默。

  “而我也什么?”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师父望着我说到:“我说了,要看你的选择,也就是说而你也必须选择。但是,你记得,无论你做什么选择,师父不会干涉你的选择,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