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七章 活靶子的危急

第三十七章 活靶子的危急

  原来这些看似普通的人,竟然是传说中有特异功能的人,我一听就吓了一跳。

  原本我在进入这个部门的时候,就曾听说,这个世界上确实有特异功能一说,但真正能得到一定应用的是很少的,我没想到,我们这次行动来了足足七个。

  而他们所谓的特异功能都很统一,那就是念力,这是一种最常见,也在人们中间流传最广的特异功能,在我看来这个特异功能有着强大的现实基础,那就是精神力特别突出。

  这是值得道家人羡慕的一点,因为精神力在道家的术法中有着太大的作用了,但是精神力天赋高,并不意味着修习道术的天分高,毕竟道术另外一个更重要的要求,是要灵觉强大,简单说,就是沟通天地万物的能力突出。

  但这一次,部门中特意派了7个身具念力的人不是无的放矢,我深深的怀疑绝对是师父要求的。

  师父对他们的提问很怪,每一个人师父都是问的一个问题:“你如果全力出手,不动用念力,就是对一个人进行精神上的压迫,能把这个人压迫到什么程度?”

  这问题普通人可回答不了,但这些人还真能给师父一个确切的答案,就比如把人逼疯,让人短时间内大脑完全空白之类的,反正不是我理解的范围。

  其中一个看似非常幼稚,脸上还写着我是学生的小姑娘,回答最为惊人,她的回答是我能在一定的时间内完全的控制那个人,时间的长短在20分钟和35分钟之间。

  面对这些人的回答,师父思量了一番,然后点头说到,那也可以做到我要求的事了。

  师父刚说完,那个学生小姑娘就问到:“这个巫术是一个布置的,还是很多人布置的?为什么要我们那么多人去破?”

  师父微微一笑,看来这小姑娘还颇为争强好胜,但这也是与众不同人的通病,他回答到:“因为我们计较良心上的代价,有原则的底线,面对疯狂,是比较吃力。况且,在两人功力差不多的情况下,破术远比施术难。就如进攻永远比防守更耗费力量!”

  小姑娘似懂非懂,但此时可不是和她讲道理的时候,师父在选定人员以后,就告诉了所有人,我们要做什么。

  在这里,蛊术是不太能帮上忙的,而这种已经是偏向顶级巫术的黑巫术,已经不是普通巫术能破的了,除非有同样的顶级的白巫术可化解,但讽刺的,在历史的长河里,白巫术的发展永远都不能喝黑巫术相比。

  一番布置工作花了十来分钟,最后师父拿出了法器,那是一柄完全由铜钱组成的剑,对于鬼物的杀伤力,尤甚桃木剑,毕竟一根桃木的所含的阳气,是远远比不过很多枚铜钱的,而师父这把剑上的铜钱,可不是普通的铜钱,它们从文物价值上来说不珍贵,却是真正的万人钱,也就是说,一枚铜钱至少经过了万人之手,沾染的阳气之盛,用来对付鬼物,已经可以说的上是有伤天和了。

  另外两个道士准备的法器也是至阳之物,总之面对怨母的怨气,和婴灵之血那种污秽阴邪到极点的血,只能用大阳来压阵了。

  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只是扯开衣领,露出了虎爪,煞气破万气,能跟百年虎爪比煞气的东西可不多,管你阴气怨气,在煞气面前都是要退避的,而那鬼物的怨气也休想影响我,因为我已经含了一颗沉香珠子在嘴里,那可是我师祖的爱物,祛邪辟秽,保持灵台清明那可是再好不过。

  我不知道虎爪里的虎魂怎么才能唤醒,如果能唤醒它的话,怕是怨母也能抵挡一阵子吧,毕竟那家伙还能和老村长纠缠来着.....

  除了这两件东西,我还有一枚李师叔送的铜钱,但那个和师父上次离开留给我的法器差不多,和这两件比起来就算不了什么了,毕竟师祖出品,必属精品!

  这样想来,我身上的好东西还不少,至少大于一。

  当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之后,师父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进入大阵了,毕竟我是童子命的灵体,说白了就是最容易勾引鬼物那种人,也是最容易感受鬼物那种人,由我来引出怨母是最合适不过。

  毕竟,到了一定层次的鬼物已经有了天生的‘战斗本能’,一般人进去,说不定它会按兵不动,偏偏要等大部队进去,然后偷袭什么的,那样我们的行动就会陷入被动,有我这种‘活靶子’在,能让师父他们进入这个陷阱的瞬间,就能锁定鬼母,也能争取一定的施法时间。

  师父这样的安排是极其合理的,虽然对我这个徒弟忒狠了点儿。但换一个说法,如果不是我从小就佩戴虎爪,我很有可能就是个每天见鬼,过得不太愉快的人。

  我捏着虎爪上的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踏进了这个充满了残忍才布置的巫术陷阱。

  此时,我的虎爪已经被一张特殊的符贴住,这张符可以短暂的封闭一切的气场,包括我那虎爪的煞气与灵气,这张符的等级可不低,直接就是一张紫色的符。

  说起来,我跨入大阵的心情是轻松的,我曾说过,我怕虫子,却不怕那些阴邪鬼物,而事实上,这几步也走得很轻松。

  第一步,风平浪静,倒是在我身后响起了一片吐气声,那是人们见怨母没出来,下意识放松的声音,包括我的师父。

  第二部,依旧云淡风轻,周围除了偶尔的鸡鸣声,连风都没一丝。我回头示意没事儿,却看见人们神色一变,我师父几乎是脱口说到:“不要开天眼,那是严重的挑衅。”他反而成了最绷不住的一个。

  尽管这话他在行动前,已经跟我说了好多次,面对没有把握对付的鬼物,尽量不要开天眼,鬼物本能的怕被人察觉,开天眼是一种严重的挑衅,会让你压服不住的鬼物,特别是凶魂厉鬼对你不死不休。

  而师父在这种时候,又忍不住提起,可见他有多么紧张!

  我摇摇头,用眼神示意师父没有事情。此时,我不能说话,说话会泄了一口集中的气息,分散了精气神,会对突发事件的反应能力不足,也同时弱了气场。

  师父示意我继续,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不要回头提醒了,我点点头,然后继续朝前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一直走了很多步,都快走出这片空地了,都没有任何的情况发生。

  我不紧张,可是这样的情况却让我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师父的符没有用,没有封住虎爪的气息?或者是那个什么怨母太聪明,还在按兵不动?

  我不明就里,可是师父没有新的指示之前,我只能继续在这片空地上转悠,如果一直都没事儿的话,师父就要重新考虑一下整件事了。

  毕竟我这种特殊的命格,对于邪物阴魂来说,就如饥饿人眼中的蛋糕,根本没理由不出现,除非根本不是鬼物,而是妖物。

  就这样,我一直快走到了空地的尽头,在那里有一棵大树,过了那棵大树,也就算走出空地了。

  我继续朝前走着,望着那棵大树,一直不怎么紧张,平静的心里随着自己的脚步,却忽然变得不安起来,我不知道我在不安什么,只要师父没说什么,我就可以无视自己的不安,因为我是如此的信任师父。

  渐渐的,我离那棵大树越来越近,当还有三五步的距离时,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什么东西捏住了一样,一下子紧缩了起来,连气都喘不过来,我终于撑不住,转头想对师父说一句不对劲儿...

  但与此同时,我眼角的余光忽然瞟见一件怪异的事情,我一下子变了脸色。

  而师父大喊的声音也传到了我的耳朵:“承一,快退,我们上当了....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