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九章 你徒弟说我帅

第三十九章 你徒弟说我帅

  又是咬舌尖?我都快哭出来了,在电视上,那些法师道士舌尖倒是咬得很潇洒,可事实上,咬舌尖很疼的,而且不干脆果断一点儿,舌头倒是咬疼了,舌尖血气却根本没有!

  我苦着一张脸,觉得师父传授的这个术法真的不算难,有点类似于魂魄暂时离体的术法,但是是建立在虎魄离体的基础上,更加简单,整个传术的过程不超过2分钟...

  却没想到,在施术完成后,竟然要用到舌尖血....

  “快咬,没看见那个傀儡已经过来了吗?”师父大喝了一声。

  傀儡?好新鲜的说法,不是怨母,婴灵吗?我天眼看到的绝对不会有错!虽然心中疑惑,可是面对师父的命令,我哪儿还敢怠慢,抬头一看,那傀儡已经恢复了过来,再次奇异的扭动着身体,慢慢的朝着我们这边走来,速度有越来越快的倾向!

  是不能再耽误了,我一狠心,闭着眼睛使劲咬破了舌尖,随着那简直锥心般的疼痛,一股子血腥味也在我口中传来,我赶紧含着这口舌尖血,朝着立于我身前威风凛凛的大虎喷去了半口,又对着虎爪喷出了半口。

  那威风凛凛的大虎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其他的人,除非也是有天眼的状态,不然是看不见大虎的,在他们的眼里,或许我就是像‘白痴’一样,苦着脸咬了自己一下,然后疼的呲牙咧嘴,接着怪异的朝空中喷了半口血,又神经兮兮的对着自己的项链喷了半口血。

  妈的,队伍里还有女孩子,我的形象估计没救了....

  舌尖血喷出以后,我觉得自己与那只警惕的站在院子里,时不时甩着尾巴的大虎仿佛建立了一种奇妙的联系,师父说到:“现在你可以用心念去控制虎魄攻击邪物了,但虎魄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强,你自己看着办,让它先缠斗着那个傀儡,接着引到指定的位置吧。”

  说完,师父拉着我朝后跑了几步,那里就是指定的位置,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不过现在怪物不是预料中的样子,也不知道计划会不会有变化?

  我用心念试着指挥了一下虎魄,果然很是顺利。此时,怪物已经毫不犹豫的朝着我们扑来,动作虽然怪异,但却轻盈无比,像是没有重量一般。

  它已经完全恢复了,所以动作又开始快若闪电,我哪儿敢怠慢,赶紧指挥虎魄迎了上去。

  师父在刚才拉着我跑动的时候,已经提醒过我,以我现在的功力,还有虎魄的状态,我们之间的脱离时间和距离都不能太远,否则我施术之后不能顺利的召回虎魄,而虎魄在外停留太久,也会消散,毕竟它不是完整的魂魄,只是师祖用大法力强行封印的残魄。

  所以,我很苦逼的不能退出空地,也只能站在指定地点控制虎魄,师父看了一眼已经被虎魄缠斗住的怪物,然后点了点头,对我说到:“让虎魄坚持一分钟,慢慢将它引过来,这家伙出现倒是让计划轻松了一点儿。我先出去布置一下。”

  说完,师父就背着个双手,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我欲哭无泪,只得一人面对这叫做傀儡的恐怖怪物...

  虎魄在我的指挥下,继续和怪物搏斗着,它本身就是虎妖的残魂,一身煞气比一般的老虎重了不知道多少倍,气场也强大了许多,倒也能勉强应付那个怪物。

  那么强大的虎魄,面对那个怪物都只能勉强招架,我不由得心中有些感慨,是啊,只剩下满腔怨毒之气的怪物,的确不是不完全的虎魄能招架的,除非它能成长为完全的虎魂,在和我共生的状态下,重新生出完整的三魂七魄。

  但那是不可能的,怕是耗费百年都不肯能,能长出一魂两魄,就算是我幸运了。

  就这样,我略微的走神,也不过半分钟不到的时间,抬头再看,虎魄已经黯淡了不少,一副很虚弱的样子,看得我大为心疼,要知道,我并没有刻意的指挥虎魄去进攻什么的,而是要它且战且退,慢慢的把怪物引到这个地方来,怎么就成了这样?

  在空地之外的地方,师父带着那7个有念力的特异功能者,正在紧张的准备着,师父要求他们站在特异的位置,然后再开始调动自己的精神力。

  就如我们不理解特异功能具体是怎么回事儿,就如怎么形成的,特异功能者也不太能理解道家的术法,只是听命于师父,师父让他们这样站,他们就这样站。

  其实这是一个阵法,是一个简单的,真正的合击阵法,可以把这些人各自为政的精神力集中在一起。

  只不过特异功能也不是像口袋里的糖,想吃就随时能摸一颗出来吃,这些人集中精神力,到精神力形成念力,有明显的效果,也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

  这也就是师父让我拖住怪物的原因,此时看着我那虚弱,黯淡的虎魄,我简直心如猫抓,这个家伙是与我共生的家伙,虽然平日里感觉不到,但这时却让我大为难过,看着它虚弱的样子,就像看着与我相依为命了十几年的宠物虚弱一般,我只盼望他们能快点儿,盼望师父能说一句可以了。

  虎魄支撑的越来越困难,怪物离我也越来越近,就在怪物离我不到十米的时候,虎魄已经虚弱到快要看不清楚了,我再不忍心让虎魄顶着了,毕竟它救过我两次命了,一次在荒村,一次在虫洞,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散去,我做不到,我赶紧施术让它回归了,我决定了,我自己去面对这个怪物。

  少了虎魄的抵挡,这个怪物一下子失去了目标,下一刻,它那看起来分外恐怖的眸子就盯上了我,朝着我飞快的扑来。

  这种所谓傀儡的东西,我从来不知道怎么应付,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退,一旦退了,我身后的人群,一切的计划就要泡汤了。

  我捏紧了拳头,喷了一口还带着血丝的唾沫在拳头上,我毕竟是一个道士,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知道面对这种至阴至邪的怪物,唾沫和舌尖血怎么都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带着这两样东西的拳头,多少会伤害到这个怪物。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至少自己能掌握主动权,反正也用不着我拖延多久的时间了。

  这时,怪物离我不到3米的距离了,我吼了一声,提着拳头冲了过去,面对我的主动挑衅,怪物似乎极其的愤怒,爪子毫不犹豫的就朝着我抓来。

  说实在的,我觉得那怪物的爪子上一定另有玄机,我可不敢去触碰,感谢师父从小让我习武,虽说和武家不同,我练习的大都是强身健体的玩意儿,攻击力不强,但这也让我的反应速度远超常人,我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怪物的爪子。

  还没有站稳,我的拳头就朝着怪物狠狠的打去,怪物的身子立刻凹陷了下去,我就像打在一团真的棉花上一样,但又有些许不同。

  而且那触感是冰冷的,可我觉得就是人的皮肤。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怪物被我打凹下去的地方,慢慢的又恢复了,那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我有些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却来不及思考,就就地一滚,避开了去。

  刚才之所以没站稳,就冒险挥出一拳,为的就是不在自己跌倒地上的时候,被怪物伤到,一拳至少能拖延少少的时间。我又哪有什么时间思考?

  我狼狈的滚到了一边,怪物紧追而至,它的动作太快,而这里因为虎魄被我收回,视线又被压制到了极限,它下一次的进攻,我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能躲过去。

  情况又再次陷入了险境,我看不见其他人,但这是集体行动,其他人就算想助我,没有师父的命令也不敢轻举妄动,看师父那边的情况,貌似那些特异功能的家伙还没有成功。

  就在这时,一声滚雷似的声音传来:“还是要额大和尚出手吧?”

  声音刚落下,一个肌肉男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他妈是用的轻功吧?我都激动的要哭了,下一刻,他大脚抬起,一脚扫过,就把那怪物扫到了一边。

  是慧大爷,看着好像与平日里有什么不同,但我已经顾不上了,我大喊了一声,慧大爷你太帅了!回应我的,是慧大爷一连串儿的故作谦虚的,却又得意的笑声。

  他喊了一句:“姜老头儿,你徒弟说我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