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六章 请你振作

第六十六章 请你振作

  “起来了,臭小子,躺在这里像什么话?”在迷糊中我抬头,师父,是师父回来了。

  我很是惊喜,几乎是带着哭腔问到:“师父,你走哪儿去了?”

  师父沉默着却不回答,而是转身说到:“肚子饿了,去找点吃的。”

  “师父,你就在这儿,我去给你弄,你就在这儿。”我慌忙的起身,想要一把抓住师父,却发现自己抓了一个空,我一下子愣住了,在我眼前的师父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变成了那个消失不见的紫色小怪物在望着我。

  我一点也不害怕,我又是愤怒又是疯狂的冲上去,一把逮住了那个小怪物,大吼到:“你把师父还给我,还给我...”

  “还给我...”我就这样念着,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天花板,空荡的房间,我依旧是睡在昨夜倒着的那个地方,哪里有什么师父,又哪里有什么怪物?

  我脑子一片空白,有些麻木的站起身来,却听见外面沙沙的雨声,怕是没有几场春雨了吧?我在屋子里闷得发疯,索性走了几步出来,坐在竹林小筑的楼梯前,看着细雨纷纷,忽然觉得这个位置很不错。

  嗯,我就在这里等着师父吧。

  我一直不明白我对师父的感情有多深,就如现在我一直没有掉一滴眼泪,就是觉得呼吸仿佛有些困难,傻傻的坐着,我也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我总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可是我又放弃不了这里,因为我要等着师父。

  他对凌青奶奶说过:“我总在竹林小筑的。”放屁,你怎么现在也没有回来?!

  从早晨坐到天完全的黑下来,嗯,一天过去了,我觉得我是该去睡了,可是一站起来腿麻得要命,一下子就扑到在了长廊上,索性,就在这里睡吧。

  第二天早上彻底的醒来时,天上又有了阳光,有些晃眼,我记不得我昨夜是醒来了几次,总之在这一次醒来时,我总是有些恍恍惚惚,一摸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肚子饿,我只是觉得我很痛苦,需要结束这种痛苦。

  我冲到厨房里,找到了一个葫芦,师父总是用它装酒,看着我的心又开始痛,姜立淳,你怎么可以抛弃我?你可以像以前在北京时,跟我说你要离去几年,可以说你大了,别跟着师父了,甚至你可以嫌弃我,但你怎么能够抛弃我?

  你怎么能够——无声无息的走掉?

  想到这里,我一下拨开了葫芦塞,‘咕咚,咕咚’的开始给自己灌酒,然后就被这辛辣的酒水呛到,这老头儿以前是有些好酒的,可是我们师徒的经济状况后来也就一般般,这辛辣的大曲酒灌下去,不呛人才怪。

  可是下一刻我就好受多了,一股子热腾腾的酒意冲上了脑子,血一热,心一紧,我倒是能笑出来了,我在空荡的厨房里大吼到:“姜立淳,你出来啊,你出来我给你买好酒。”

  但能有什么人回应我?我冷笑了一声,索性抱着葫芦大喝了起来,踉跄的走到长廊前,再继续喝,酒水从我的嘴角流下,流到颈窝,流到胸口的衣襟,濡湿了一大片衣服,可我就是流不出眼泪。

  在酒的刺激下,我仿佛有了一些思考能力,总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太懦弱,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洗洗脸,然后下山去找师父,可是我恨得咬牙切齿,你怎么可以无声无息的走掉,你怎么可以抛弃我?怎么可以?

  接着,我的记忆开始模糊,我记得我吐了,吐得很难受,然后就随便躺在了个什么地反,在模糊中,我看见了很多影子,在深潭那边,小小的我在练拳,师父在院子里练拳,一边喝呼我两句,在长廊前,师父和我,一壶热茶,好像又在下棋,在大厅里,我们在吃饭......

  我不想再看下去,干脆闭上了眼睛,一阵天旋地转,倒也让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再醒来时,我睡在了床上,身体被擦得干干净净,就是掩饰不住一身的酒气,我看见我妈妈泪眼朦胧的坐在我跟前,端着一碗稀饭,我爸爸有些气恼的望着我。

  “儿子,你醒了?吃点儿?”妈端着碗,有些小心翼翼的说到。

  我推开碗,我没有胃口。

  “怎么回事儿,跟妈说说?”那边爸爸也投来了企盼的目光。

  可是,我沉默。

  我不是想故意气我爸妈,我不是不想吃东西,我只是说不出来什么,我也不饿。

  沉默中,我爸气愤了,一下子冲过来给了我一巴掌,吼到:“你看看你这样子?姜师傅带着你几十年,就是为了让你这样?你不说,我们也知道,姜师傅一定是走了,那天我们就觉得不对劲儿了。可你不想想,姜师傅是什么人,他总有自己的追寻的,人家对你这几十年,恩情已经大如海了,你这是干啥?你这是和谁发脾气?看老子打不死你。”

  说着,爸爸的巴掌又要落下,我麻木的看着,我妈连忙去拉,一边拉一边对我说到:“儿子,妈知道你难受,你就吃点东西,别让我和你爸那么难受,你爸把你从外面背进来,也不容易,你别气他了。你吃点东西吧,吃完了,妈陪你去找姜师傅,大活人总能找到的。”

  “哎...”我爸的手也垂下了,有些颓然的说到:“三娃儿,姜师傅在爸眼里就跟神仙一样的人啊,他们最讲究的就是缘分,缘分尽了,也就散了。可是你,你总是要过日子的,知道吗?姜师傅教你那么多,收你当徒弟,是要你继承他的东西,这是他给你的恩情,你得还恩呐。”

  我爸就是这样忠厚的人,我有些心酸,我很想哭,可我哭不出来,心仍然很痛,我只是端起碗,一口一口吃下了我妈给我做的稀饭。

  ——————————————分割线——————————————

  为了我,我爸妈索性在竹林小筑住下了,我是真不想我那么大了,还让他们操心,可是我就是压抑不住自己的难过。

  我没有去找师父,因为我知道找不到,我早就想明白了,他是存心要走,我也终于清楚了,那天他为什么会那么看我一眼,那分明就是眼中有泪。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以让他不辞而别,或许我这么大个人了,师父离去,怎么也谈不上抛弃,可是在情感上我真的难以接受,我固执的觉得这样的不辞而别就是抛弃。

  我拼了命想把原因想清楚,可我就是想不清楚。

  悲伤的事情总是窜连着来的,在我爸妈住下的第三天,承心哥找上了门,和我一样,胡子拉碴,他开口第一句话就告诉我:“我师父不见了,你别说了,看你那样子,我就知道你师父也不见了。但李师叔让我们在竹林小筑等。”

  我没多问什么,很沉默,承心哥同样沉默。

  而在那天下午,承真来了,哭哭泣泣的样子,不用说,是师父不见了,同样,得到了一句话,在竹林小筑等。

  接着,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我记不清楚了,是沁淮来了,拉着不停掉眼泪的慧根儿,慧根儿一见我,就扑到我怀里,大哭着说到:“额再也不吃蛋糕了。”

  沁淮有些悲伤的告诉我,在某一天,慧大爷牵着慧根儿来找他,说是慧根儿要吃蛋糕,他没沁淮那么有钱,让沁淮带着慧根儿去好好吃一顿蛋糕,接下来....

  我知道,慧大爷也用那么不负责任的方式消失了,我27岁了,可惜慧根儿才13岁。

  最后,是如雪如月来了。

  我从来都不想这么颓废的样子见到如雪,可是就是这样见到了,如雪什么都没说,在无数双的眼睛下,从背后抱住了我,她说:“别回头,你当是一个朋友希望你振作起来,给你的鼓励。我姑奶奶走了,我很难过,但是她跟我们提及了一些东西。她告诉我,恐怕按照你师父的性格,会不辞而别,她说你会很难过的,她让我来,让我告诉你振作。”

  这一刻,我没回头,可是我的眼泪终于从侧脸滑过,原来哭出来的滋味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