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章 窜起来的线索

第七十章 窜起来的线索

  如果说师父就如我的第二个父亲,那么我对慧大爷的感情也不比我对师父的感情浅多少,慧大爷对我的交代,我是一定要看的。

  接过信,我就看到了慧大爷熟悉的笔迹,如他本人一般,字迹是那么的狂放不羁,透着潇洒的意味。

  在信中,慧大爷没有多少离情别绪,只是说要陪我师父走到最后,也要证心中的一个道,说是要通过旁敲侧击,去证明,修佛一生,最终绝不是镜花水月。

  关于这些,慧大爷只是浅浅的带过,最多的是对慧根儿的安排,他说要我带着慧根儿去找觉远,以后慧根儿在佛道修心上的老师就是觉远。

  三年后,慧根儿在心境上成熟一些以后,再去找另外一个师父,这个师父是他所在师门的师弟——慧明,教慧根儿一些他来不及教导的法门。

  我第一次知道了慧大爷的师门,原来在一个偏僻的所在,慧大爷也说过,在那座佛寺里全是清修之人,不存在什么人间香火。

  最后,慧大爷还交代,慧根儿的一切生活琐事都要交给我负责,包括成年之前的文化教育,衣食住行,说慧根儿从小就叫我是哥哥,如月是姐姐,不是白叫的。

  嗯,如月也不能跑掉,在我负担慧根儿有困难时,如月必须帮手。

  他最后说,慧根儿的确是他见过最后慧根儿的家伙,他怀疑是佛家大能转世,他要把慧根儿打造成超级大和尚,他信中交代的事情,让我一定要做到,否则,他要死了,就不投胎了,变鬼来缠着我。

  最后,他威胁到,我身前是高僧,如果死后化作怨鬼,道行几何,哼哼哼....

  我放下信,有些无奈的笑了,这慧大爷的信中充满了某种欢乐的气息,但事实上全是对慧根儿的放不下,看他交代,就知在早些年他就一直在谋划慧根儿的以后了,这不是一封看似轻松的信能掩埋的情谊,这个慧大爷,你干嘛对我哼哼哼...?

  我随手把信交给了如月,说到:“你也看看吧,也提到了你。”

  如月点头,接过了信,安静的看着,大厅中气氛有些沉默,在如月看信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开口,我摸着慧根儿的圆脑袋,这小子以后就是我的责任了,那我就背负起来吧。

  如月看完了信,递还给了我,说到:“三哥哥,你以后要努力赚钱了,可别最后让我一个小女子当主力啊。”说完,如月笑了笑,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

  这一刻,我感觉很好,这才是我熟悉的如月,喜欢揶揄调侃我的如月,我明白,她也是用另外一种方式让我振作。

  我也跟着笑了笑,然后把信递给慧根儿,说到:“圆蛋儿,把信好好收着,一辈子都收着,你师父对你的情谊都写在里面呢,知道吗?”

  慧根儿懂事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收好了信。

  接着,我们大家由此打开了话题,开始了交流,一开始的内容都围绕着各自师父留下的信,但最终的结果都让大家苦笑。

  就如师父说的那样,他们是下定决定要斩断这个轮回,所以谁在信中都没有透露一丝半点儿的线索,相反,除了我师父以外,包括李师叔在内的几位师叔,全部留下了自己的编撰的书籍,看来在他们心中,真的万事已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们和传承。

  所以,各自留下了传承,然后潇洒的走了,也更加证明了他们不会回来。

  “怎么办啊,都没有一丝线索,师父他们做得太绝了,承一哥,我们要怎么找啊?”对于这个结果,承真最不淡定,撇了撇嘴,有些颓废的说到。

  可接下来她眼睛一亮,拉着承清哥说到:“承清哥,你是命卜二脉的传人,不如你开卦一算吧,只能靠你了。”

  承清苦笑了一声,说到:“且不说,失踪之人都是我亲近的人,卜算的结果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就说失踪之人都是功力高深,自身就是修者的人,修者是什么?是要摆脱天道轮回,命运定数的人,他们功力越是高深,命格就越如雾里看花看不清楚,且卜算出的结果如同万千岔路的迷宫,怎么解释都能解释的通,却怎么解释都不能确定方向。所以,我就是一个算命的,算运的,可你们见过那个算命的,会给和尚,道士这一类的修者算命吗?除非...”

  “除非什么?”承真眼睛一亮,仿佛逮住了什么希望一样的问到。

  “除非我有一天,功力到了师父那个程度,然后祭献寿命,伤本源动用秘术,或许能得一指引方向之卦。”承清哥这样说到。

  承真一下子就抓住了承清哥的手臂,说到:“承清哥,那可别了,我们这一脉就剩下我们孤零零的几个人了,你要活很长呢,按照李师叔的修为功力,原本是还可以活很长很长的...”说到这里,承真又有些哀伤了。

  在别人看来,李师叔接近90岁的寿命,我师父81岁算是很高寿了,但事实上,我们接触的长寿之人很多,知道的也不少,还不提有很多隐姓埋名的道家之人,李师叔这个年纪就去世,应该算是在真正道家之人中的早逝了,毕竟他不是忽然遭受劫难去世的,只是寿元到了。

  承清哥望着承真,有些感动的说到:“师父很满足了,毕竟和普通人比起来他也不算短命之人了,况且,姜师叔一张平安符,保我师父无病无劫,能安然去世,这是我们这些算命的,最好的结果了,还不满足吗?”

  两人间简单的对话道尽了同门的情谊,我对承清哥说到:“承清哥,我身陷苗寨时,你不惜动用本源为我卜算,再以后,我能力足够,一定也会亲自为你写一张平安符。”

  承心哥也说到:“别忘了还有我,堂堂医字脉传人,咱们就四个人了,谁都要健健康康的活着,活到老天爷都哭为止,哈哈...”

  “哈哈,就是。另外,承一也不必如此,我能算出你的事,不也因为你个小子功力不高吗?找到师叔们的事儿,就由你小子带着了,你还不勤奋一些?”难得严肃的承清哥也会调侃我,倒是弄得我脸红了一下。

  老一辈或许离开了,但是作为年轻一辈的我们,却因为这件事情牢牢的相互依靠在了一起,我们没有一起成长,可这一刻,同门的情谊却深深的刻在了我们每一个的心中。

  我们这一脉,只剩下我们四个了,在茫茫人海中,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所以,我们不能放开彼此的手。

  在说完这些以后,我觉得该是时候,把我的想法说一说了,于是我说到:“其实师父们的信也不是全无线索,加上我小时候见到的一件事,其实我有一点线索的。”

  我的话显然引起了每一个人的兴奋,但我却顿了顿,问到如雪和如月:“你们呢?想不想找到凌青奶奶,或者,你们觉得要遵循凌青奶奶的安排,不再追寻这件事情?”

  如月说到:“我对奶奶的感情一点儿也不比你对姜爷爷的少,为什么不找?她能够固执的陪着姜爷爷去,我也能固执的要找她,这件事不需要谁来说服谁,安排谁!奶奶的吩咐也不行。”

  如月有些激动。

  如雪淡淡的说到:“如果到了要出发那一天,苗寨有了新的蛊女,已经如我一般能守护寨子了,我去的”顿了一顿,如雪望着我坚定的说到:“我是一定去的。”

  我的目光在此刻和如雪交错,刹那间我们就读懂了彼此眼神的意思,轮回吗?又是一个轮回吗?

  至于慧根儿,他还小,等他大些了,我会询问他的意见的,我想,至少也要18岁的时候吧。

  这件事,不是说做就能做的,毕竟厉害如师父他们都花了一生来找线索,我们又要花费多少的时间呢?

  最后是沁淮,他说到:“承一啊,我是普通人,也许我去不了,到时候说不定家里已经上有老,下有小的了。可是我会无条件的给你们任何帮助,相信我。”

  人心就那么定下来了,说实话,我也没打算瞒着沁淮,酥肉我也不会。我其实排斥师父的做法,如果有一天,我也踏上了追寻之路,我会给我身边的人都交代清楚的。

  “这样说吧,信中其实都有一个线索指向我们的师祖,然后在我小时候...”我开始慢慢的诉说自己心里的想法,待到我说完以后,承清哥是第一个有反应的。

  他说到:“你说起昆仑..”

  承清哥还没说完,承真又说到:“是了,是了,说起昆仑...”

  我惊奇的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一点关于昆仑的回忆,我们开始各自交流意见,最后得到了一个统一的观点,一说起昆仑,老一辈的人就有些不对劲儿,不然就是说起师祖的年纪或者去向。

  承真在一张纸上写着,师祖,300多岁?去向?昆仑?

  这就是老一辈最忌讳,对我们最讳莫如深的事情,我一拍桌子大喊到:“对了,我们是有个现成的线索的,承清哥,你带来的东西,可是一封信?你还没给我那个?”

  承清哥有些迷茫的拿过他的行李包,掏出一个小盒子来,说到:“你说的可是这个?这是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