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二章 补花与老李的故事(一)

第七十二章 补花与老李的故事(一)

  补花的出生是如此的波澜不惊,就算在她那个小小的家庭也没引起多大的震动,因为在补花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再多一个孩子实在不是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大事儿。

  甚至补花在家里是有点儿被嫌弃的,因为从她的额头正中一直到眉心,有一块大大的胎记,呈诡异的淡黑色,总让人看起来不是那么舒服。

  但不管好看还是丑,补花总归是自己的女儿,父母终究还是没有抛弃她,或把她过继给寨子里无子的老人,还是这样把她养大了。

  虽说,带着那么一点儿嫌弃。

  岁月流逝,一转眼补花就5岁了,而在她5岁这年发生了两件大事,这两件事改变了补花的命运,也让补花从一个平凡不过的小姑娘变成整个寨子的‘明珠’。

  第一件,是这一年,补花的哥哥姐姐都莫名其妙的去世了,一个是因为大病,一个是因为意外。寨子里的人都传说是因为补花的命太硬,克死了哥姐。

  这样的流言,就像于一把匕首,在原本心中就充满伤痛的补花父母心里又插了一刀,越发的有些嫌弃补花,在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因为补花已是家里唯一的女儿,父亲差点就把她赶出家门。

  补花的遭遇并没有让寨子里乱嚼舌根儿的人消停,本来与世隔绝的日子就无聊,家里长家里短倒成了他们的最好消遣,他们本就没人言如刀的觉悟,巴不得多看一些热闹,让自己的日子精彩点儿才好,哪里明白沉默和善言的可贵。

  流言越传越烈,到最后演变成补花的母亲不能再生孩子了,生几个被克死几个。

  这些流言无疑给补花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风暴,给小补花原本就不怎么温暖的日子,多添了很多的阴霾。

  却也因为这些流言,让补花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转折。

  是的,补花的父母再也坐不住,去请来了寨子里的大巫,想让大巫看一看补花是否妖孽附身。

  大巫在补花父母的恳求下,依言而来了,毕竟补花一家是黑岩苗寨的人,是黑苗人,是他的高贵的族人。再加上补花家的流言在这人数不算多的寨子里传得那么开,大巫也想看看是否真如人们所说,这个小姑娘是顺应诅咒而生的妖孽。

  小小的补花被牵到了院子中间,可大巫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这个小丫头,莫非她真的是妖孽?大巫不敢肯定,但结合发生的事情来看,大巫还是宣布了补花就是妖孽的宣言。

  他不会承认自己看不透一个小丫头,那就如同这个小丫头挑衅了自己的尊严。

  既然大巫都已经宣布她是妖孽,那就算她是黑苗人,也挽救不了自己了,她被宣判了死罪,会被拿去祭献圣虫。

  在黑岩苗寨,没有任何残酷的死刑,哪怕是真的罪该万死的罪人也不会面对死刑,生命可是不允许浪费的,他们的命运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祭献给圣虫。

  补花是黑岩苗寨的人,还是幼童,那多少有一些不同,她不用祭献给成熟的圣虫,她会被祭献给一只新进化的,还比较幼小的圣虫。

  但是必须当着全寨人的面,那是传统,为的是让寨子里的人看见这一幕,完全屈服于大巫的统治,不敢生出二心。

  那一天,又是一个早春,天空中徐徐的小着雨夹雪,分外的寒冷。

  补花的父母把一无所知的补花牵到了广场,小补花还带着微笑,因为父母是不怎么爱带她出门的,因为她长的丑,今天可真是好,父母都同时牵着自己,所以她带着微笑。

  或许是这阴霾的天气让人伤感,或许是补花的微笑让父母触动,或许不管再怎么嫌弃,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补花的母亲放开补花手的那一刻,终究还是流泪了。

  父亲也是一声叹息,可也只是叹息而已,他轻轻的拍了拍小补花的背,说到:“去吧,去大巫那里。”

  补花不明就里,有些怯怯的睁着天眼的大眼,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挪向了大巫。

  当她走到大巫面前时,大巫一把逮住了她的手,下一刻,一只怪异的紫色虫子就从大巫的手上,沿着补花的手臂,爬上了补花的肩头。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种经过了几次进化的圣虫,就算还是幼虫,也有了特别的能力,它会在爬到人的后脑以后,就伸出一根吸管,然后凭借那根神奇的吸管,吸净一个人的生机。

  而不是像真正的虫卵和幼虫,需要在人的身上温养很多年,才能慢慢吸取完一个人的生机。

  很多人带着狂热的眼神看着这一切,圣虫是如此的不可思议,被它吸取过的人都会神奇的变为一堆焦炭,然后化作飞灰,这一幕很多人百看不厌,觉得是神迹。

  但也有很多人于心不忍,默默的低头,补花只是一个小姑娘,何罪之有?很多人心知肚明,她是毁在了流言之下,有人甚至有些后悔,明明只是口舌之快,怎么会把一个孩子置于这个地步?早知道,少说两句又何妨?

  可是,没人敢挑衅大巫,更别提挑衅圣虫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虫子在补花的肩头转悠,眼看就要爬到补花的后脑。

  奇迹也就在那个时候发生了,补花忽然就呵呵呵的笑了,伸出双手,开始说话:“小虫虫,你到这里来吧,让我捧着你。”

  这是多么天真的举动,有些人不忍的闭上了眼睛,虽说这紫色发光的虫子是寨子里的圣虫,可哪个成年人不知道,这虫子最是无情?杀人的时刻无比的残酷冷血?

  有些修行巫术,天生灵觉比普通人强大的人还能感觉到这虫子对人类的不屑,这虫子怎么可能依照补花天真的语言,爬到补花的手里去?

  但事实让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只虫子真的就乖乖的爬到了补花的手里去,在补花的手心里,用触须触碰着补花的指头,仿佛是在示好。

  补花笑得更加灿烂了,她竟然伸出一只手去,轻轻的抚摸圣虫的后背,喃喃的说到:“你很想家吗?”

  “你真好,还有那么多兄弟姐妹,我哥哥姐姐都死掉了,但是他们还在的时候,也不和我玩。”

  有人想拿回补花手里的圣虫,毕竟每一只能进化到这种程度的虫子都是黑岩苗寨的宝贝,几百年来,黑岩苗寨根本就没有几只经过了如此转化的圣虫。

  大多数圣虫是在普通人身上培育成幼虫以后,再用特殊的方法吸取其中的生机之后,就死掉了。

  只有少数能不死掉的,才能进化为真正的圣虫,圣虫怎么能任由一个孩子把玩?

  可是大巫却阻止了这个人,他带着郑重的表情走到了补花身后,然后换上了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问到:“补花,你是在和圣虫说话?”

  补花捧着圣虫,带着天真的微笑,点点头,又开始自言自语,而那虫子触须不停的碰着补花,真的像是一人一虫在说话一般。

  大巫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寨子里蛊苗不少,对虫子痴迷,了解的不少,但是每一个蛊苗能控制圣虫,他们这些大巫也是通过一些特殊的办法,才能做到勉强控制圣虫为自己所利用,这个小姑娘真是太神奇了。

  他思考了片刻,然后忽然对众人说到:“补花身上的谜团差点蒙蔽了我的双眼,毕竟虫神的灵魂容易和狡猾的妖孽混淆,我需要一些时间去证明一些事情,大家等待吧。”

  补花被大巫带到了地下,带到了虫室,也让这些大巫们见证了真正的奇迹,她和每一只圣虫都能交流。

  偏偏普通的虫子乃至蛊虫,她却没有任何感觉。

  可以说,这个小姑娘是专为圣虫而生的!

  接下来,补花的命运就因为这两件看似毫无关联,却因为人言而窜连起来的事件发生了急剧改变,她不再是那个不起眼的丑丫头,她不再是那个在家里都受到嫌弃的不起眼的存在。

  她更不再是什么诅咒缠身的妖孽,她成了虫神附身的圣女,她是整个寨子最接近圣虫的人,是整个寨子除了那些不怎么见人的老祖宗之外,地位最高的人。

  补花,是黑岩苗寨的圣女!比白苗寨子里的蛊女高贵一百倍。

  ——————————————分割线———————————————

  时光流逝,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

  1933年,中国大地扔在水深火热之中,但黑岩苗寨却一如既往的平静。

  没有了当权者为他们提供人口,可战乱却给他们带来了最大的便利,围绕着他们寨子的那些‘牲口’村,村子里的饲料比前几百年都要丰富。

  补花在这一年二十五岁了,额头上的胎记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变淡了,化为了一个类似于黑痣的存在,小时候的缺点到了大时倒变成了别有一番风韵的存在,补花算不上倾国倾城的美,但自也有一番苗女火辣辣的风情在其中。

  可是她依然未嫁,这在寨子里是不可思议的,却也在情理之中,是谁都知道,补花是寨子里最冷漠,最无情的人。

  只是她身为圣女,谁敢对她议论半分?人命,在补花的眼里,屁都不是!

  因为此时,她已经长大了,小时候的遭遇她哪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