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章 再临小巷

第三十章 再临小巷

  现世报体现在我身上是特别快的,我和沁淮出门的时候,我的额头上包着一小块纱布,脸也青了一块,那模样就像被沁淮打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沁淮用怪异的神情望着我,估计是想笑,然后故意不笑被憋成这个样子的,然后说到:“报应啊报应,应在道士身上可真灵验啊,你说是吧?承一?”

  我那个‘内伤’啊,我不就是吓了沁淮一下吗?结果那小子扑过来,打翻了茶壶,烫到我的腿不说,又碰翻了茶几,然后我被他扑到在地,那茶几直接就砸在我脸上,然后我就成了这副模样。

  “哈哈哈哈...”沁淮嚣张的大笑。

  我终于爆发了,一把扯过沁淮吼到:“你小子要提这事儿,你信不信我把你也揍成这模样。”

  “好好好,不提了,不提了。”沁淮努力忍着笑,我总觉得那小子的模样一点儿都不真诚。

  午夜,12点多一些。

  我和沁淮来到了我和师父曾经来过的‘鬼市’,在这里曾经是无比热闹的,我清楚的记得卖什么的都有,可现在还真成鬼市了,人影子都见不着一个。

  “我说承一呐,你记得没错吧?这还真特么是个鬼市啊!”五月的夜里多少还是有些凉,沁淮这小子为了追求风度,衣服穿着少,他一边搓着肩膀一边对我说到。

  这里虽然有了一些变化,但总归还是在接受的范围内,我望着沁淮说到:“我没记错,就是这里!可能这里的人搬迁了,但这里不是我的目的地,走吧,找找再说。”

  沁淮没办法,只能跟着我走了,就是不忘在半路上抢了我的外套来披着。

  我怕这小子感冒也就由着他了,毕竟我的身体底子比他好太多。

  感谢我那良好的记忆力,一路上东穿西走,在陌生又熟悉的景物间,我终究还是没有忘记过去曾经走过的路。

  我记得师父带我来这里的时候,曾经穿过了一条安静到几乎诡异的巷子,穿过巷子以后,就是一片接近郊区的空地,但如今这一条巷子,如果不是让我看见几个熟悉的景物,我几乎认不出来了,因为两旁都建起了楼房,但楼房与楼房之间的巷子还是存在,不同的是曾经凹凸不平的巷子,如今变成了平整的水泥道。

  巷子里只有一盏灯,在漆黑的巷子里发出昏暗的青白色的光芒,把走在巷子里的我和沁淮映照的像两个男鬼似的,沁淮抱怨到:“陈承一,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哥儿我‘貌美如花’,想趁半夜把我带出来拐卖了?”

  我用奇怪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沁淮,说到:“你如果貌美如花,那么这世界上的花应该是另外一件儿东西吧?我想想,就比如牛粪什么的。”

  “没事儿,你一个男人不懂欣赏我的美。”沁淮这小子完全没有自己是三十几岁人的觉悟。

  我懒得和他贫了,说到:“行了,以前我和师父来的时候,这里灯都没有一盏,你就满足了吧?”

  可沁淮却半天没有回应,我转过头去望着沁淮,沁淮却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动。

  我走过去,拍了拍沁淮的肩膀,说到:“你咋了?愣在这里干嘛?”

  沁淮一下子抓紧我的胳膊,然后一副被吓坏了惊恐的样子对我说:“承一,我可能开天眼了!”

  “啥?”我觉得我听错了。

  “真的,承一,我可能开天眼了。刚才我无意中回头,看见这巷子口有一个女人要进来,我想看看是不是美女,你一说话,我就被分散了注意力,然后我再回头去看的时候,那女的又不见了。”沁淮无比认真的对我说到。

  我从进巷子口就没有感觉到任何阴气的存在,沁淮忽然说看见一女的,还突然消失,意思就说是鬼,没有可能灵觉比他强太多的我感觉不到,他倒感觉到了啊。

  再说,能让普通人在清醒状态下,都能清晰看见的鬼物,一定是凶历非常的,所以,我只是略微想了一下,就对沁淮说到:“你长针眼就可能,开天眼不现实,走吧,兴许就是一个过路的。”

  “我跟你说,我真没看错,我...”沁淮急急忙忙的争辩着。

  可在这时,我不说话了,因为我也清楚的看见一个女的走进了巷子,手里还提着一包冒着热气的吃的,我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在离这小巷子很近的地方,有一个在晚上卖吃食的摊子,当时我还感慨这个城市建设的太快,曾经很偏僻的地方,如今都有夜宵摊了。

  看这女的这样走进来,我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可能人家要回去,但想着又转头去买了一点夜宵打包。

  我扯过沁淮,对他说到:“好好看清楚了,你说的——女鬼。”

  沁淮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个不远处,正朝我们走来的女的,半晌才叹息了一声,说到:“得,哥儿我有一次空欢喜了,这天眼哥儿我愿意用我的爱车来换啊,太好奇了。”

  “哦,那你肯定会后悔的。”我淡淡的说到。

  就在我和沁淮说话间,那个提着夜宵的女的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我本来无意注意她,可刚才我和沁淮还在议论别人来着,我就看了她一眼。

  可是就是这一眼,让我看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一般女的在这种小巷子里遇见两个大男人,不管怎么装若无其事,眼神绝对都是防备的。

  但这个女人不一样,她对我们根本熟视无睹,根本就不在意。

  如果说这个不够奇怪,最奇怪的是,她脸上带着一种奇异的笑容,如果这个笑容放在平日里,几个人一路,并不奇怪,更称不上奇异。

  不过在这种环境下,猛地看见,绝对奇异的很,奇异到让人起鸡皮疙瘩,因为那种笑容明显就是一个人在倾听另外一个人诉说,发出的淡淡的微笑,她一个人,怎么会有那种笑容?

  我闭上眼睛,仔细感觉了一下,我确定我没有感觉到任何负面磁场,也就是说没嗅到什么‘鬼味儿’,最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女人的脑子是不是有点儿问题?

  可在这时候,沁淮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上,那眼神又是激动又是感动,他说到:“以前和我一起看美女的承一终于又回来了!”

  我无语的看着他,说实在的,我刚才还真没去想那女人漂亮与否的问题。

  但沁淮已经向往的看着那个巷子口说到:“真不知道我们还会不会再遇见这位美女啊?”

  “得了吧,你是不是期待每一个你看见过的美女都与你重逢啊?”我无奈的说到。

  可沁淮一本正经的望着我,说到:“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然后,我就无言了,只得默默的往前走去,但在这一路上走着,我的心也忐忑起来,毕竟过了这么多年,城市发展到了如此的地步,穿过这小巷子以后,以前那个卖符人所住的房子还存在吗?

  我绝对不相信,我还能再次看到那一片空地,看到真正的鬼市,那种鬼市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或者已经搬迁到别的地方了吧。

  我只是来看看而已,我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可我不明白我此时的忐忑是为什么。

  终于,我们走出了巷子,果然那一片空地已经不存在了,取代的是一栋栋的居民楼,虽然不是多高的楼房,可也代表了这里物是人非。

  我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随意的张望着,可是下一刻我的心就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而我没料到的是,沁淮这小子终究说对了一件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