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三章 圈内人与鬼市

第三十三章 圈内人与鬼市

  借寿?如果是以前的我,说不得就会答应,可是现在的我却绝对不会考虑借寿这一事的,原因很简单,我自己的寿命我都嫌不够,我心中的执念是昆仑,是我的师父,那样飘渺虚无的事情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的时间,我不能允许我的有生之年耗费在与别人的借寿上。

  况且,在我内心也不愿借寿给这个姑娘,那只是延续她的痛苦,这是我的想法,我当然不会说与刘师傅听。

  所以,只是沉默了片刻,我就开口说到:“我去鬼市,需要我做什么?”

  那刘师傅仿佛是预料到我的答案一般,回头说到:“去鬼市当然是最好的了,别人的寿命借给我的女儿,排斥的反应还是很大的,看看她吧,现在垫着那么厚的棉絮睡着,身上也疼。盖着那么厚的被子,也会觉得冷。还是鬼市换些东西回来吧。”

  我当然知道寿是不可乱借的,父亲接给女儿,倒还算好,毕竟父女之间的缘分因果纠缠颇深,这种付出还不算太违背天道的事情,别人的寿命岂是能乱借的?至少八字命格上是非常有讲究的,才能最大程度消弭借寿带来的不良后果。

  刘师傅虽说常年在这里做生意,但接触的都是道人,道人谁不知道借出10年寿,用在别人身上也最多只有1年的道理?抛开这个不说,真正道人的追求都是能够形而上,自己的寿尚嫌不够,哪里又会借给别人?

  或者真的有急事不得不借的,但这个选择范围也就小了,所以刘师傅哪有什么余地去挑别人的八字命格?所以,他的女儿才会在9年之后,就被反噬成这个样子。

  我猜他自己是不能借了,59岁的模样比风烛残年,还要风烛残年,他借出去,然后死掉了,他的女儿怎么办?想想这个后果就觉得很痛苦。

  最后,他也不敢乱借陌生人之寿,借不情愿人之寿,那样的报应大得惊人,除非他想他和自己的女儿十辈子为猪为狗,不得翻身!虽说这些事情飘渺,但只要是道家人都是忌讳的。

  就如我师父告诉我,对万事万物都要有一份敬,来保持自己的善良,又要对万事万物有一份畏,来约束自己的行为。

  我不知道刘师傅要换什么东西回来,我对鬼市的了解也只停留在多年前的那一幕,师父给我讲述的一些事情,所以我开口说到:“刘师傅,去鬼市没有问题,但是我只知道以前的鬼市就在你家门口,现在我不知道鬼市在哪里啊?”

  刘师傅听闻我这样说,脸上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惊奇的表情,沉默了很久,然后才说到:“你师父倒把你保护的挺好的,你这么多年怕是没真正接触过什么圈内人吧?”

  我一愣,刘师傅说的倒是事实,我回想自己这三十多年的岁月,除了知道认识部门的一些人,除了我们这一脉,慧大爷等等,我还真就没接触过什么圈内人,过的倒是挺孤独的。

  不过这也叫保护吗?

  我忽然觉得我有很多话想问刘师傅,因为我一下子也想起了一段往事,曾经李师叔在他的办公会内语焉不详的提起过了一些圈子内的规矩,那么这个圈子也是真的存在的。

  因为想问的太多,我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从哪里问起了,刘师傅却颤巍巍的站起了身子,说到:“罢了,罢了,到我房间去谈话吧,说起来你也算半个愣头青了。希望你师父别怪我,你我是缘分到这里,各有所需罢了。”

  这时,我走过去扶住刘师傅,终于忍不住问到:“为什么我师父会怪你?”提起我师父了,我没有办法淡定,所以忍不住急急的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刘师傅看了我一眼,嘿嘿的怪笑了两声,然后说到:“回屋再说。”

  终于,我和刘师傅又在那间屋子坐定了,依然是隔着桌子,但此时无疑距离近了许多,越和刘师傅谈话,我就越觉得我需要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这样坐定,一时之间反倒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你以为的道士是什么?”刘师傅是忽然之间打破沉默的,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以为的道士是什么?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要回答是匡扶正义的家伙们吗?嗯,如果我在10岁以前会这样回答,至于现在么,做了那么些年生意了,还真不是那么回事儿。

  但刘师傅他也不是需要我答案的,他用手指头缓缓的敲着桌子说到:“道士是什么?在没有得道超脱以前都是人,是人就有复杂的人性,那么道士们也有人的优点和缺点,所以说道士的圈子也就是人的圈子,既然是人的圈子那就一定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说玄乎点儿,有人走正道,有人走邪道,总之大道三千,都是道,只要得道就可。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懂。”我神情有些沉重的说到。

  “懂就好,你们那一脉都太正,走得是最正的正道,道心也就是最正的道心。所以,我说让你师父别怪我,让你接触了圈子,圈子里什么样的人没有?形而上,形而上,这个太飘渺,多活几年也总是好的,挺现实的一个目标。所以目标在那里了,手段重要吗?至少很多人认为不重要,简单点儿说,进了圈子,也就会让你知道很多道士的真面目也不过如此。”刘师傅淡淡的说到,说完这段,他忽然又嘿嘿的笑了两声,对我说到:“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像是正人君子吗?怕是比普通正直的人还不如吧?呵呵呵...”

  我沉默,或许师父真的把我保护的太好,如若不是这几年做生意的经历,怕是刘师傅今天这番话,就足以颠覆一些我的世界观,因为我会因为师父讲的道,说的道心就是所有道士的道,所有道士的道心。

  或许,这也是师父那一年匆忙让我在社会浮沉三年的用意吧,可惜我把时间用在了黑岩苗寨。他总是说时间不够,那个时候他的决定是让他时间不够啊,徒弟还那么稚嫩。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别人怎么样的道,影响不了我。”最终我说出了这句话。

  “但愿如此,你们这一脉都一根筋,你还是想好再说这些话。我要你去鬼市,你避免不到就会接触圈子了,我还是得给你打个预防针,不是?你问我鬼市在哪儿?我门口曾经存在那个,叫鬼市吗?”刘师傅说完又是咧嘴一笑,那笑容显得有些诡异。

  “那不叫鬼市吗?”我忽然觉得我很白痴,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普通人与普通鬼物之间的交易,叫什么真正的鬼市?在我看来,不过是有人求佛,有人求鬼而已的小把戏,我想你师父也是心知肚明。咱们圈子里人的鬼市才是鬼市呐,在那里只要你付得起价钱,就几乎能找到你想要的,荣华富贵也不是什么梦想。是不是觉得很玄乎?”刘师傅身子前倾,然后目光灼灼的盯着我,就像童话里拿着毒苹果诱惑人的巫婆。

  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找到我想要的,是不是我也能找到昆仑的线索?

  “别打昆仑的主意,鬼市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刘师傅仿佛看穿了我所想。

  我吞了一口唾沫,说到:“是很玄乎,鬼市在哪里?”难道还在天津。

  “在哪里?没有固定的地方,但一定都是远离人烟的荒僻之地,到时候看消息吧,你小子还算幸运,鬼市半年开一次,已经过了5个多月,下个月就会有圈内人的鬼市,你不用等太久。”刘师傅淡淡的说到。

  原来没有固定的地方,难怪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一个鬼市,我内心隐隐的有些期待,但我也不知道我在期待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怪异的被刘师傅称作七七的女人进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