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七章 鬼市所在

第三十七章 鬼市所在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赶去了刘师傅那里,却不想沈星早就等在了那里,穿着一身野外服装,倒是显得很精神,很漂亮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不正常。

  见到我和承心哥,她落落大方的上来打了个招呼,说了一声:“你们好。”

  这样的表现倒是让我和承心哥很震惊,原本我们以为她应该是一个不好接近而孤僻的人,现在看来倒不是这样的。

  沈星热情的招呼,倒是让我和承心哥有些不知所措,但显然,面对女人承心哥比我适应的快,他问到:“刘师傅呢?我们还上去吗?”

  “不用上去了,我直接带着你们去吧。”沈星很干脆的说到。

  “那这就出发?”我总觉得有些太突然了。

  “没看见我穿的衣服吗?你们也去弄一身,哦,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要买。”沈星回答到。

  两个小时以后。

  我们一行三人去到了火车站,目的地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城市,这一次的鬼市就设在那里。

  但是沈星带我们去买的衣服,让我们得知,去到鬼市没那么简单,不然穿什么野外服装?穿这个就意味着就算不翻山越岭,也得爬山涉水。

  最重要的是,她带着我们一人买了一个面具,说这是非常必要的。

  这些行为更让我和承心哥对鬼市充满了好奇。

  那个城市只是一个小城市,加上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我们很干脆的就买到了软卧的车票,而且在两个小时以后,就可以上到火车。

  “这一次在5号地点,也不算太飘远,若是最偏远的十七号地点,那得提前半个月出发吧。”上火车后,沈星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对我们说到。

  然后就从包包里拿出一个软垫子,舒舒服服的靠在了卧铺上。

  面对她的开朗,我和承心哥的疑问越来越深,感觉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特别是从她拿出一个软垫的细节来看,这个姑娘是很注重生活质量的,怎么会甘心呆在刘师傅那间黑暗阴森的楼里呢?

  但那涉及到别人的私事儿,我们毕竟也不好发问,也就只有憋在心里。

  而沈星仿佛没有察觉到我们的疑问,或者是她根本不在乎,一路上倒很是开心的样子,热情的和我们打牌,说沿途的风景,甚至说笑话,银铃般的笑声飘满了整个卧铺的包间。

  承心哥悄悄跟我说到:“这女孩子说话开朗又聪明,见识也不浅薄,知识也很丰富。但又不轻浮,挺稳重的样子,要不是以前见识过她神叨叨的样子,我都想下手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愣的问着承心哥:“你要下手干什么?”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当然是下手追她啊。”承心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我说到。

  好吧,我是真傻。

  这一路的行程,因为有了一个睿智而又开朗的女孩子,倒也不无聊,在第二天的上午,我们恍然未觉就已经抵到了目的所在的城市。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城,依山傍水,风景倒也不错。

  到了这个城市,沈星带着我们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饭,买了一些方便的干粮,便雇佣了一辆当地的三轮车,一路载着我们到了市郊,一开始这里还有稀稀落落的村民屋子,到了最后,就只剩下连绵的山脉。

  三轮车的司机对我们到这里,倒也不算好奇,只是一边收钱一边对我们说:“别看我们这地方小,山好水好的,不然最近怎么会有好些像你们这样的人,要到我们这里爬上,搞野营呢?”

  我们笑着也没有解释,知道那三轮车司机走远以后,沈星才说到:“看来有一些人已经提前到了,鬼市是到了时间才会人鬼混杂的开,但提前到也可以和人交换一些东西。”

  “你倒挺了解的啊。”承心哥笑着说到,毕竟一路行来,我们之间也不拘谨了,说话也就随便了一些。

  “呵呵,走吧。”沈星倒也不多解释,这个女孩子可以和你谈天说地,但只要涉及到一点点关于她私人的事儿,她总会聪明的绕开。

  这是一段连绵的山脉,山势倒也不算难行,只不过这里的山好像很少有人来,并没有什么路,我感觉我们一直是在荆棘中艰难的前行,但偶尔也会发现别人走过的路,还有看见生过篝火的火堆。

  就这样,我们一路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一路前行,中途就停下来吃了一点儿干粮,一直走到晚上,还是深处在茫茫的大山中,我爬到一个制高点,看过地形,好像我们已经走到了山脉的中央一般。

  晚上,围绕着篝火,一边煮着简单的方便面,承心哥一边问沈星:“你说你一女孩子跟我们俩大男人深更半夜的在这荒山野岭,你就不怕吗?”

  沈星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拨弄着篝火,说到:“从那一年开始我就什么也不怕了,你们敢把我怎么样,大不了我就自杀呗。但听刘师傅说,自杀好像罪孽挺深的,轻易我还是不会选择的,你们可别逼我啊,呵呵...”

  她倒是笑得挺开朗,我和承清哥却很吃惊,哪有人那么轻谈一个死字的?哪怕只是用开玩笑的语气!可惜我们又不能问,一路上对她的了解让我们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于是开口问到:“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到地方啊?明天天一亮就是八号了,鬼市可是在九号就开市了啊。”

  “明天下午就能到,你们运气真好,这一次的鬼市是开在5号地点,我曾经就来过,其它地方还得刘师傅给我弄到详细的地图才能带你们去呢。记得那一次我来这里,一个人在这大山里,晚上听着到处都有的声音,吓得不敢睡觉,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说完,她轻松的一笑,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我和承心哥都沉默了,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按她和刘师傅所说的,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竟然敢一个人进入这茫茫的山脉,还在里面过夜。

  是要有多坚强,才能不哭出来?想到这里,我对这个叫沈星的女孩子有了一丝敬佩。

  吃过简单的晚饭,一夜无话,几个人轮流着守夜,很将就的就在篝火前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倒也不觉得这山林的夜晚特别难熬,就是头发上湿嗒嗒的露水,让人觉得有些凉。

  幸好沈星提前让我们买了野外服装,不然这一身都得潮呼呼的,一走热了,还不感冒?

  简单的吃了早饭,我们又继续前行,随着山脉的深入,几乎完全是看不到人类活动的痕迹了,承心哥一路上走得比较难受,大呼小叫的,因为这样的山脉里常常会发现一些药材,可惜我们不是来采药的,而且赶时间,他也只能大呼小叫的喊喊,然后遗憾的走过。

  并且自我安慰般的对我说:“老子这是为了给后人留下一点天才地宝。”

  沈星果然没骗我们,到了下午时分,我们爬上了一个山坡,站在山坡上,我们一下子就看见了,山坡下面是一个山谷,而山谷里竟然有一片连着的建筑物,远远的就看见,有好些人就在那片建筑里活动。

  “很吃惊吗?只是废物利用而已,这里以前是一个部队驻扎的地方,部队走后,就变成了现在鬼市开市的一个场所,我们是从背后绕过来的,加上在山中步行,才走了那么久。”沈星笑着解释到。

  而我和承心哥却望着山谷中的地方,心中震惊,怎么也想不到鬼市竟然会在这么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