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二章 强势

第四十二章 强势

  那个人出来的一瞬间,我产生了错觉,或者那是一种心理上的压力。

  如今正是5月晴好的天气,下午的阳光也很炙热,这个交易地儿虽然顶上蒙了一层白布,但阳光透进来是毫无压力。

  但这个身穿黑袍的高大身影一出来,我感觉到阳光都消失了,他如同一个黑洞一般吞噬了所有的光线,突兀的立在你面前,给你无尽的压力。

  当他几步走进我跟前时,我的皮肤感觉到了一股股干燥的冷,心里则感觉到了阴沉。

  在这种时刻,周围光线没了,我的眼中只剩下了那个高大的身影,感觉眼球都被压迫,而嘈杂的市场也变得安静了起来,仿佛只有我和他处在一个绝对静谧的空间,气场不断的彼此欺压。

  我咬住舌尖,心中不断的默念起静心口诀,好一会儿才感觉缓和过来。

  这时,我才感觉周围恢复了正常,阳光又出现了,嘈杂的人声又恢复了。

  站在我跟前的那个穿着黑袍的身影貌似也收起了那种惊人的气场,看着手表,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了一句:“很好,不到十秒就清醒了过来。”

  而我心中却震惊非常,这是什么境界,气场外放!!纯粹是用气势压迫人的一种功夫,说起来这在现实中并不奇怪,就好比两人打架,其中一方身材不怎么强壮,但就是有一种凶历的气场,会弄得另一方不怎么敢动手。

  但这种气场是随身的,更接近于一个人的气质。

  在修者中,才是真正的气场,能做到气场外放的无一不是功力深厚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更不要说更高一层的,就如我眼前这个人,他的气场根本就是收放自如。

  如果说这些,也只是让我有些惊奇罢了,远远到不了震惊的地步,毕竟我动用中茅之术,是真正感受过我师祖的气场的,只不过因为一脉相承,所以没有那么震撼的感觉罢了。

  真正让我震惊的是这个人是传说中的‘邪道’!真正的邪道!

  众所周知,修者练气,内练一口元气,外吸天地灵气,这样的修者不管行事如何乖张怪异,但他从性质上来说,是属于正道的,毕竟他的功法是正道功法。

  可是邪道呢?他们练功吸收的是阴气,甚至在必要的时候会需要尸气,死气!具体的我不太了解,就比如涉及到死气,尸气是什么样的原因,但是吸收阴气我却是能明白的,很简单,他们在走捷径,因为灵魂的本质是阴性的力量,他们懒得通过苦修,用阴阳调和的方式壮大,以为一口灵气补充元气满满滋养身体乃至灵魂,而是非常直接的就通过吸收阴气来壮大灵魂!

  灵魂壮大了,灵魂力的强大也就代表了某种极端的功力高深,而所有的术法他们用起来也威力奇大,因为没有一个术法是不牵扯到灵魂力的。

  但是阴气毕竟是阴气,中间蕴含的负面东西太多,吸收了太多,也就导致了这些邪道个个性格都偏激极端!

  要知道在这世间,一口纯净的天地阴气是何等至宝?大多的阴气产生都是依靠死亡,鬼魂聚集之地而产生,这样的阴气有多大的负面效果,可想而知。

  所以,面对这个人语气冷淡的‘赞美’,我可不认为是夸奖,因为下一刻他也有可能翻脸,邪道之人的性格都不可揣测,何况是一个功力高深到如此地步的人。

  “哈哈哈,那我就先走了。”林辰狂放的笑了几声,转脸又满带尊重的对那个黑袍人行了一个礼,然后就转身走掉了。

  我心中以然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只是冷冷的看了林辰一眼,便没多言,我太明白,就算和这个人有再多的恩怨,此时此地也不是解决的时候。

  “很好,对着我,你还能如此镇静。”见我沉默,那个黑袍人再次开口说到。

  “不然你觉得我该如何?”人不能有傲气,但不能没傲骨,师父曾说转身与跪下是两个概念,也就是说你可以面对一件麻烦不选择好勇斗狠,而是转身离去,但是不是面对麻烦跪下。

  我现在的情况是麻烦已经找到头上来了,我转身不了,那么平静的面对与诚惶诚恐的面对,是我唯一可以选择的事情。

  “好,不愧是老李一脉的人,又臭又硬,也当真够硬。刚才那讨厌的小子没有说清楚你是谁?那么,你可以跟我说说你是谁吗?”这人背着双手用一种对我颇感兴趣的语气说到。

  “陈承一。”我很简单的说明了,这种事情没有隐瞒的必要,因为他有心很快也可以打听出来,我的内心已经平静,回答问题的时候也在观察着这个人。

  他很高大,身高怕是有1米9还多,本人其实很瘦,但因为肩宽骨骼大,加上本身的气质,所以给人以高大的感觉,他的面目很干净,说不上是英俊,但就是五官简单干净的感觉,但一双眼睛却是有些阴沉和凶狠,还有一丝说不出来的邪气,他有心的压着这种眼神,可惜这是压不住的,毕竟修邪道,身上总是会有邪味儿。

  最后,他比较怪异的地方就是穿一件黑色的道袍,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新鲜事儿,黑色道袍倒也罢了,可这分明是道袍的衣服却是贴身型的,他随意用一根黑色的腰带扎了,下摆很是随意的塞在腰带里。

  这副打扮,倒颇像林正英扮演的道人角色没着道袍时的打扮,总之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处处流露出他是一个行事乖张的人。

  面对我干脆的回答,他好像很满意,说到:“陈承一,那也就是山字脉!听说医字脉的那个什么承心也来了,去,我和你一起,去把他找到。”

  他对我说话的语气就像命令一般,同时他眼睛微微了眯了起来,眼神也仿佛是习惯性的变得凶狠了一些,这是一个不容人拒绝的人。

  可我师祖是啥人?师父又是啥人?我们不惹事,但事惹我们,惹上了就是光棍,市井无赖型的,我能听他的?我双手插袋,故意歪着脑袋看着他,很干脆的说到:“我不!另外,我也不认识你。”

  “哈哈哈,好,很好...”那人笑了,然后上前走了一步,笑容一收,眉头一皱,样子配合他的气质就显得有些骇人了,看那样子,怕是一言不合,就想和我马上单挑了一般。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周围的黑衣人有好几个都围了过来,其中我还注意到有一个匆匆忙忙的离去了。

  我估计他们都快恨死我一滩血(恨,讨厌的俗语,指恨到吐血)了,就特么是个事儿精,刚才在那边和林辰‘热闹’了一番,惹得市场拥堵来看热闹,这会儿又在这边和这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人对上了。

  “什么很好?”我假装听不懂,掏了掏耳朵,然后转身说到:“没事儿我走了。”我就是赌他在这里不敢动手,既然不敢动手,我和他啰嗦个毛线(啰嗦个屁)。

  在我转身的瞬间,我听见那个黑衣人沉重的呼吸声,看样子是怒火攻心了,然后听见有人小声的说到:“师叔,算了,这里不能...”我用眼角的余光看见,说话的是一个黑衣人。

  看来这人还不是一个独行侠,应该是属于暗组织的人,地位还蛮高的,但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你总不能自己砸自己摊子吧?

  “好,我承认你很有勇气,也很有傻气,跟老李一脉别的家伙一样的讨人嫌!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把你的沉香手珠和虎爪卖给我,价钱好说,我还附送你一个交情。如果不卖的话...”那人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的心中一下子就怒火升腾,原来林辰是这样把我卖了,我身上有什么,他们那个组织通过和我们的几次接触,是非常清楚的,毕竟艾琳那时也是林辰的人,这样的小信息,林辰知道也不奇怪。

  可是我在转身之后的表情却异常平静,我问到:“如果不卖,会是怎样?”

  “如果不卖,你在鬼市的日子会很难过。出去以后,也许也就卖不掉价钱了。”那人很简短的告诉我。

  其实也就是威胁我,我不卖,这几天在鬼市会不好过,就算从鬼市离去也是没办法的,他在外面更好收拾我,卖不出价钱可以理解为他会动手抢,或许把这些东西变成无主之物,也就是说弄死主人,东西自然就是无主之物。

  简单的说,就是他吃定我了。

  “如果卖,你给什么价钱?”我笑呵呵的问到。

  “果然你还不傻,价钱可以具体谈,看你是小辈,我不会欺负你的。如果你喜欢钱,喜欢地位就更好办,我保证你走出鬼市就是一个荣华富贵的人。”那人的表情舒缓了几分,很是郑重的对我说到。

  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外面说话不方便,进来谈吧。”

  “哦,我就随便问问,我以前不知道这些值钱呢。谢谢你告诉我啊。”说完,我转身就走,这两样东西就算我死,也不可能会卖,它们代表的不仅是传承,还是师父的情谊,既然是死都不怕了,我又何必屈服于这个人?

  只是,师父....我的心一酸,终究低头红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