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三章 信息

第四十三章 信息

  有些情绪是无用的,就比如,在此刻去思念师父,去想着有他的保护,我还怕什么?

  这些情绪就如同如果这一个词,通通可以抛弃,我只能带着同门们,不停朝着前路走,哪怕有一天走到粉身碎骨,至少我不会后悔,更无遗憾。

  再次抬起头时,刚才那强烈的泪意已经被我忍了回去,换上的是平静无比的表情,一双眼睛也再也看不出情绪。

  我在卖百年老山参那个摊位等到了承心哥,我问他:“如何?”

  “代价挺大,他要求用这人参炼制一些修炼需要的药丸,你知道人参的药性很大,更不要说是百年老山参了,修者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完全吸收。而且没有秘方调和,就算勉强弄个方子配合着吞服,也会吸收的不完全。”承心哥一说起药,就有些滔滔不绝。

  我有些头疼的抓了抓脑袋,直接问到:“重点,重点!”

  “好吧,重点就是他出人参,其余的辅药我出,然后炼制成的丹丸,他拿6份,我拿4份!这生意很亏,因为那些调和所需之药也不是普通货色,有的也是珍贵啊。”承心哥苦笑着说到。

  “那就拒绝呗。”我丝毫不在意。

  “算了,我拒绝不了!我还等着拿药给你呢,大师兄。”承心哥扶了扶眼镜,又露出了招牌似的温和笑容。

  我的心头一热,喉头梗塞,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山字脉的修习,需求的太大,小时候师父为了给我打底子,香汤,药材一样不少,但也是精打细算,颇为头疼,就算这样到后来也是支撑不住了。

  如今师父离开了,我的修习一直都是一切从简,毕竟现实是无奈的,没想到承心哥还如此记挂着。

  “好了,你可别感动,山字脉可是打手型外加灵异型的,我指望着你保护我们,还指望着你带着我们找到昆仑啊。”说完,承心哥又习惯性的拉着我。

  我推开他,然后换成揽着他的姿势,说到:“我感动个屁!这是你应该的,还有,我警告你,别拉着我,这动作太娘了,指不定这里面好多人以为我们那啥呢。”

  “怎么,你不喜欢我吗?”承心哥‘幽怨’的望着我,但是下一刻他自己就绷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在笑的同时,我敏感的感觉到有一道怨毒的目光盯着我,我笑着转头看了一下,不就是等着看我狼狈的林辰吗?可惜我笑容未收,根本就没理他,我们师兄弟的快乐,不想让他坏了心情。

  再过了一个小时以后,我和承心哥终于走出了市场,意味着1000块钱的价值也就到此为止。

  除了那颗百年老山参,承心哥也没收获了,那些有药草的摊主那个不是仗着‘奇货可居’,漫天要价?相比于人参对修者的价值,其它的东西倒也罢了。

  而且,在那个间隙,我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也告诉了承心哥,结果他连笑容都不带变的,说到:“没惹也就算了,惹上门了,也就这样呗,谁还怕谁啊?”只是说话的时候,他眼睛眯了眯,看起来真心‘阴险’,我真想扯着嗓子告诉喜欢他的姑娘们,看吧,这才是你们眼中温柔好男子的真面目。

  不过,这态度也才是承心哥的本色,事实上,我们哪里是老李一脉,我们根本就是‘光棍’一脉。

  走出市场的时候,林辰没有出来,那黑袍人也没有出来,估计是有未完的交易吧,我也乐得轻松,一路和承心哥说说笑笑的,根本也就不在意他们。

  市场外依旧围着很多人,见我们出来,有好几人上前估计想问我们点儿什么,却被吴老二挤开了,换来了几道愤怒的目光,无奈吴老二脸皮挺厚,根本就无视那些人。

  “怎么样,两位大哥,里面可有一些好东西?”吴老二这人倒是直接。

  “什么东西对你才算好东西?”我反问到。

  “嗨,我这人哪有什么追求?就想找一些好药,多活几年,碰碰机缘,你们也知道人也只有活着才能有机缘呐。”没想到这吴老二獐头鼠目的,说话倒挺有道理。

  见他这么问,承心就站出来把里面所卖的药材都给他说了一遍,最后说到:“那个百年老山参是我接手了,这东西不是医字脉的也和那摊主做不成生意,他会要你说一个配人参的方子,看样子,至少在药理上他的造诣也颇深。”

  吴老二叹息了一声,说到:“算了,别说什么百年老山参,就算其它的药材也不是我能买得起的,到时候再说吧。我所有的希望还是在鬼市上。”

  我们是一边走一边说的,看那样子显得我们和吴老二关系挺好似的,我想起了一件事儿,觉得有必要提醒吴老二一下,我们是不怕谁,但也不想连累其他人。

  于是我对吴老二说到:“你就别和我们一起了,刚才在市场里我貌似得罪了一个挺了不得的人,到时候牵连到你就不好了。”

  果然,听我这样一说,吴老二缩了缩脖子,看样子立刻就想走,但他终究是没有走,而是有些小声的问到:“大哥,谁啊,你说来听听,我别的不行,鬼市也参加过很多次,人还是认得不少,就是别人不认识我。”

  吴老二的表现倒让我高看了他几分,对这个人的好感也是直线上升,加上我其实也想打听打听那个人的背景,毕竟我们这一脉从小被师父们保护的太好,算是孤陋寡闻了,多知道一些,事情来了也好应付一些。

  不怕,但也不意味着莽撞。

  想到这些,我把那人的体貌特征跟吴老二详细的说了,吴老二越听脸色越沉重,到后来几乎是快哭了出来,待到我说完,那吴老二赶紧说到:“大哥啊,我可真佩服你,你咋把他给得罪了。兄弟我不坑你,你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第一赶紧去道歉,他要求你做啥你就做啥。第二就是今晚也别参加啥鬼市了,赶紧收拾包袱,求求明组织的人,放你们走,从此以后隐姓埋名,再不出现。”

  我和承心哥对望了一眼,微微皱眉?有那么严重?

  那吴老二背着手,转着圈圈,忽然又停了下来,说到:“你们认识明组织的人不?我还认识一两个,他们比暗组织的人好说话多了,不然我去牵线帮你说说?对了,这样还不保险,你们认识算命的大师傅不?让他们用秘法帮你们掩盖一下命格,也就是掩盖一下你们的痕迹吧,不然也会被找到啊。”

  这吴老二的心地倒真的不坏,要知道我只不过给了他两百块钱而已,他却是真心的在帮我们想办法。

  承心哥对他说到:“你别急,他既然惦记上我们了,我们也不是怕事儿的人,你把关于他的事情详细的跟我们说说就好,其余的你不用担心,不牵连到你也就好了。”

  那吴老二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缩着脖子看了看周围,小声说到:“我现在不方便说啊,你们说个住的地方吧,我晚上在鬼市开市以前悄悄来找你们。”

  我和承心哥很理解,200块钱的情意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是非常足够了,算是一段善缘了,我点点头,大概说了一下所住的地方,吴老二就要离去。

  我又叫住了他,我觉得有一个问题我必须问问吴老二,吴老二一副急冲冲的样子,但还是勉强装着镇定的停了下来,他也怕周围的人看出什么来,压低声音问到:“快说吧。”

  “我想来这里的人,有私人恩怨的也不少吧。我知道这里主事的组织禁止任何形式的打斗,斗法,当然只是在交易场内,其它地方呢?会禁止吗?”我快速的问到。

  吴老二说到:“如果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自然有可以打架的地方。如果一方不肯,那是不行的,这就是规矩!鬼市开了那么多次,其实打斗是很少的,毕竟没必要在鬼市解决。”

  “那有这样的事儿吗?”我追问到。

  “有当然是有的,晚上再说吧。”吴老二答完这句以后,就匆匆忙忙的走了。